大法賜予我神通,正念使我助師行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5日】我是一名政法幹部。我過去患心臟病,貧血病,輕度腦血栓等病。這些病攪得我一天坐臥不安,就連驚險電視片、體育比賽都不敢看,一激動就犯病。

97年,我經朋友介紹得法,但那時因為自己對法不了解,再加上有壞習慣,一有時間就忙於打麻將。一本《轉法輪》我看了三個月才看完一遍,雖然我只讀了一遍,但我的身心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知道了人為甚麼要活著,人應該怎樣活著,我去掉了壞習慣。那時我還沒有學動功,剛學會靜功,手印還打不好。記得我第一次做靜功,是在午夜子時,伸手不見五指,我只會單盤,剛盤上五、六分鐘就感到手心和十個手指肚都有法輪旋轉,40分鐘下來,睜眼一看,我驚呆了,只見我的兩隻手透紅,十個指頭就像十個紅燈籠,非常好看,這種狀況持續了幾分鐘。

之後我開始學動功,剛學了一遍,我就感到小腹法輪旋轉,整個身體都感到法輪在轉。在以後不管是上班在單位,還是在家幹活,常常從頭頂熱到腳底,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灌頂,淨化身體。在不知不覺中,我身體上所有的病不翼而飛,渾身有使不完的勁,皮膚變得白裏透紅,同事們都說我年輕了。

隨著學法煉功的深入,《轉法輪》中說的各種神通在我身上一一展現。我能聽到另外空間清脆悅耳美妙的音樂;大家坐在一起,我能知道每個人想甚麼;我能看到滿屋旋轉的法輪;我能分辨出誰是修煉人;能看到修煉人身體放射的各色的光和功柱……。

7.20以後,由於邪惡勢力的干擾,我一度對正法工作情緒低落,執著地等待著師父儘快清理邪惡,早日結束。

一天,我打坐時,老師讓我清楚地看到我的世界,它是那麼渺小、荒涼,只長著滿地小草。我思緒萬千,重溫《精進要旨》。師父在《為何不得見》經文中指出:「見者,即見有所不清,不清方可悟道。如身臨其境,無所不清,此人開功也,再不可修,其悟無存。」師父在《證實》一文中說:「那麼做為一名修煉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條件,弘揚大法,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是每一位修煉者為己任的。」我悟到,證實大法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責無旁貸的職責,我們就是要衝破邪惡的阻力,證實大法。我覺得自己的功能是師父恩賜的,我要珍惜這一切,走出去,放下名利情、生與死,步入正法洪流,我和功友們進京上訪。

隨著正法進程的發展,我逐漸地悟到了一些法理。師父在《再認識》一文中說:「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

我悟到,做大法工作時,心必須正,不能有雜念。師父新經文《忍無可忍》發表後,我悟到距離法正人間的日期不會太遠了,師父在關鍵時刻發表這篇文章,實際上就是點化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應該發揮出大法粒子的作用:助師正法。於是我和幾位功友一商量,大家動手,做了許多條幅,上面寫著:「法輪佛法普度眾生」等。我們每寫一個條幅都一字一字地念出聲來,加上正念。我們這些條幅掛在了公安局的大門上,圍牆上,街道的路上,電線桿上,立交橋上。各種顏色的條幅飄盪在整個城鎮的大街小巷。

我單位有個受邪惡矇蔽的常人,經常誹謗大法。一天他又在辦公室說大法壞話,並對大法弟子進京上訪發表謬論。我當即用法理向周圍人講清真象,並用事實證明法輪功好,揭露江氏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回家後我捧著《轉法輪》,對著師父的法像心裏說:「師父,對於經常誹謗大法的邪惡之人,我要用我的功能清除他背後的邪惡。這不是我不慈悲,而是它太可惡了。如果我做錯了,請師父懲罰弟子。」於是我靜下來,心裏說:「大法弟子某某心升正念,助師正法,清除邪惡,打出我的神通,窒息邪惡,清除破壞大法的一切惡魔。」正念發出,奇蹟出現了,我清楚地看到另外空間操控他的邪惡變成了一隻白鵝,兩腿癱瘓,趴在地上掙扎。我真興奮,我悟道這是師父點化我,鼓勵我,證實我做對了,同時我確信,我的功能能夠展現大法正念的威力,能夠窒息邪惡。一次,我在單位和同事們講大法的真相,那個邪惡之徒剛說出一句誹謗惡語,我心裏說:「閉上你的嘴!」他立刻把話咽了回去,坐在那一言不發。

當時我懂得運用正念神通之後,所產生的威力之大難以想像。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在發電,源源不斷向周圍放射。我向功友們介紹我的體會,我希望大家都這樣做,但因為那時沒有老師的明確經文指導,許多功友不相信自己有功能。

師父新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發表了,我真的高興極了,我進一步悟到:大法弟子人人都有神通,而且是威力無比的。在明慧網發布定時發正念,清除三界內破壞大法的邪惡後,我更加感受到了佛法神通的偉大威力。每一次發正念,我都能看到窒息而死的惡魔慘狀。它們的形體有的是人體,有的是動物,還有即不像人,又不像獸的怪物。它們有的被炸死,有的被車輪壓死,有的被水淹死,有的被火燒死,還有的直挺挺地跪在我面前求饒,我不理睬它們,繼續發正念,直到它們全部銷毀。

由於我天目開得低,看不到高層空間清理邪魔的情況,三界內的邪惡清理得差不多了,我所能看到的空間場裏已是天清體透,百花爭豔,鬱鬱蔥蔥。

我每次發正念,都毫無保留地把我的全部神通打出去,直至用我的生命。十分鐘的正念立掌下來,有時感到疲勞,但休息一會兒,身體很快恢復正常。

在講清真象的具體工作中,我和功友們出主意想辦法,我們不等,不靠,沒有真象材料,我們用粉筆寫,有油漆噴簡短的真象和警言,大街小巷張貼大法真象。雖然本地區邪惡較強,但因我們心純發正念,沒有出現任何意外。我深刻體會到:只有抱著純淨的心態發出的正念是有強大威力的,大法造就了我們大法弟子,我們要用正念去糾正一切,大法是神奇的,大法弟子是有神通的。我要加倍努力跟上正法進程,在揭露邪惡,講清真象,救度世人中發揮大法一粒子作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