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正念 用好功能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七月二日】關於用功能除惡的問題,我是在修煉中逐漸的自己體悟到的,現在師父關於功能的經文下來了,我們更對鏟除邪惡充滿信心。我覺的有必要將自己對功能運用的認識談一下,與同修共勉。

二零零一年三月的一天,一位功友讓另一位功友捎信給我,說省博物館正門上方懸掛一幅很大的寫著破壞大法內容的標牌,應該設法清除它。得到消息後,我去博物館看了看,那標牌是固定在鋼鐵焊製的架子上,估計有二米寬、二十多米長。我曾經和兩位女功友大白天擦去了壞人塗寫在街牆上誣蔑師父的漫畫和文字,但這麼大的東西,又吊的那麼高,怎麼清除呢?當時,我聯繫了十來個功友,約定當晚九點鐘在各自家中煉「佛展千手法」。煉功之前,動念清除那個破壞大法的標牌,只想清除,不想具體辦法(以免動念不一致)。第二天下午,我趕去博物館看結果,見那個標牌還在,心中很是失望,以為是我們的做法或動念時有問題。可是後來那位捎信來的功友告訴我,那個標牌在我們動念的第三天換了內容。

師父新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發表以後,我用正念清除了一幅張貼在牆上的攻擊大法的宣傳畫,又和一位功友用正念清除了立在校園的一排攻擊大法的標語牌。有一位功友動念除了某單位院內張貼的一排標語。還有一件事,某幹休所兩位老年女功友,用正念清除了該所院內一塊黑板報上破壞大法的內容,卻又對自己功能所做的事將信將疑,你問我我問你:是不是你擦掉的?確信是自己正念的作用之後,她們又發現另一塊黑板報上也有邪惡的內容,便再發正念清除。第二天早晨七點鐘,其中一位功友出門買菜,見辦公室的人正在擦那塊黑板。她想,所裏工作人員八點才上班,他怎麼七點就開始幹活了?這一想,立刻悟到,這是師父在點化我,要相信自己正念的威力。

這一類事情,幾乎是做一件成一件。但是因為心性的問題,在直接制止破壞大法的人的行為上,效果卻沒有那麼好。比如,有一天,得知某劇團在進行攻擊大法的演出,大家發正念制止,結果沒有成功。師父的〈在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發表以後,我們找到了原因。師父說:「因為是一個偉大的修煉人才有這樣的能力。那麼你在發出這一念的時候就不能夠不是偉大的修煉人所發出來的。所以有的學員在用這個能力的時候,有的時候管用,有的時候就不管用,問題就出在這裏。」(《導航》)我們發現,當時我們在動念制止破壞大法的演出時,很多人都有憤憤之心。當然,動念讓迫害大法的人現世現報以示警告,這並沒有錯,問題在於那顆明顯帶有憤憤的報復之心。做壞事的人應該得到報應,但那是天理對他的懲罰,而不是人的報復;邪惡勢力在毒害毀滅眾生,而大法弟子是慈悲的救度眾生,大法弟子在高尚的清除邪惡,為一切正的因素負責、為眾生負責。報復之心當然不符合偉大的修煉人的標準,帶有這種人心發正念,那就不管用。

師父說:「你們在此時表現出來的方方面面各種正確狀態,在各種狀態下怎麼做都是留給歷史的,所以既嚴肅又關鍵。」(《導航》〈在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師父允許並指導弟子在正法中充份發揮功能的作用,這在宇宙歷史中是絕無前例的莊嚴、偉大,絕無前例的嚴肅、關鍵,既關聯著無比偉大的正法,又關聯著無限深遠的歷史。所以,在證實法中,大法弟子每一次正念的動用,每一次功能的發揮,都不是自己的個人行為,而是偉大的正法進程中的一個部份,必須嚴肅對待,認真做好,不可摻雜任何人的心。在這個問題上,許多功友遵循師尊教誨,做的很好,而且越來越好。而我最近卻因心生執著,掉以輕心,受到了本不應該出現的干擾和迫害。

六月十五日中午,我讀到了師父的新經文〈甚麼是功能〉,受到了極大鼓舞,但同時也產生了較重的歡喜心,心想師父把甚麼都給我們打開了,我們還把邪惡當回事嗎?由於生了歡喜心,竟將資料放在自行車筐內,就騎車去貼大法真相標語了。即將貼完的時候,發現有兩個年輕人正注意我,並向我靠近,我想到他們可能就是便衣,但仍然旁若無人的往水泥電桿上貼。心想,你們要是給我找麻煩,我就定住你們!很顯然,歡喜心和顯示心使我失去了理智,當時的狀態簡直和師父指出的拿著大法書「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大叫:有李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轉法輪》)的那種人差不多。但當時,我絲毫也沒有發覺自己心性上的問題。

當兩個便衣抓住我的車把,要我跟他們去派出所的時候,我心中又立即生出幾分氣憤,連我自己都感到當時心裏不穩。所以當我說「定」的時候,沒能定住他們。這時隱蔽在附近的四五個警察一擁而上將我抱住。雖然我堅決不配合,最終還是被他們關進了派出所的鐵窗內。夜裏,我幾次想利用上廁所的機會走出去,都因為第一次沒能定住壞人而心存一縷對自己的懷疑,這樣,幾次想定住看守人員都沒有成功。

當時,我認真的向內找了自己──歡喜心加顯示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對自己正念力量的懷疑,實際上是對大法的正信不夠堅定造成的。在鐵窗內,我愧疚的想,自己關鍵時刻暴露了這麼多漏洞!正像師父說的:「不是我說你不行,是你自己不行。」(《法輪佛法(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

當然,我沒因為愧疚而放棄走出去的努力。我發出正念:這兒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一定要走出去,一定能走出去!第二天早晨,派出所所長找我去二樓談話,談話期間,所長接了一個他認為重要的電話,讓我去對面會議室。我一看,會議室窗戶上沒有鐵欄杆,窗口下是一平房,由平房頂可以離開派出所,我心中一亮,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絕好機會,趕快走!於是我拉開窗扇,跳到平房頂上,又從平房溜到地面,跑過地段街道,打車離開。雖然離開了邪惡之地,但因暴露了自己,損失了正常的工作、修煉環境。

這是一次深刻的教訓,我重重的摔了一跤,這一跤使我清醒了許多,功友們也真誠的幫助我,使我從中得到了提高。

我悟到,我們必須更加清醒,牢記師父的教誨,「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每一天都要學好法,每一步都不要忘記向內找、修自己,在穩健走好每一步的同時,「修得執著無一漏」(《洪吟》〈迷中修〉),時時事事保持正念,隨時、隨地可發出正念,一次沒成功,絕不氣餒,保持正信,修正心態後再發。同時,我們還應該充份運用我們在正法中修煉出的智慧,比如,做講真相工作前,先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東西,再清除預定活動地域的邪惡因素;比如,可以指揮蚊蟲、野蜂驅逐蹲坑的壞人;對帶警犬行惡的壞人,可以指揮警犬反過去撲咬壞人……

我們的正念會在不斷運用之中越來越純,我們的功能會出的越來越多,越來越全面,威力越來越強大。大法弟子整體證實法行動做的越來越好,更多的世人才能得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