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的一點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1日】讀了師父的新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和很多功友的相關文章後,談一點我自己的體會:

一次睡覺前想:我沒有其他弟子精進,表面也很少有甚麼感覺,能有這個能力嗎?夢境中,天空中飄浮著很多像一塊塊黑色的雲一樣的東西,還在猖狂的飄來飄去。我站在那裏感覺到應該鏟除這些邪惡,消滅它們,這正念一動,遼闊的天空中黑色的雲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天空恢復了原貌,格外的漂亮……醒後悟到是師父點化我。其實這不就是對師父的話是否堅信的問題嗎?師父在經文中已經指出了,為甚麼還在疑慮呢?這不是人的觀念在障礙著嗎?這不是思想業力在阻礙自己昇華嗎?師父講過「佛多大本事啊,一個佛一揮手,全人類的病都不會存在。」「……一個神就足以安排整個地球所有眾生的一切不出偏差,……」,不是我們有多麼了不起,也不是我們有多大的神通,是因為我們是大法中的粒子,是走向未來的佛、道、神,我們就能夠做到這一切。

有幾天時間,每次上網,總有人在掃描我的端口,試圖登陸我的電腦,而且有時是同一個IP幹的。在發正念鏟除這些邪惡生命後,再也沒有發生過這種現象。

一次,有個親戚在我家中跟家人講很多反對大法的話,我在另一房間聽到了,心想她趕快閉嘴吧,她不知道講的話會造多大的罪業,而且會干擾影響其他人。她果然閉嘴不談大法了,雖然還在聊天,但沒提大法的一個字。

平時看到或聽到有關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惡事,我會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勢力和打人兇手等惡人。

聽有個功友講,她的孩子有段時間一直干擾她學法。有次把書給她藏了起來,好容易找到了,孩子發現後又哭又鬧,魔性很大,用手指著她的頭……這位功友認為孩子的這些表現根本不是正常人的狀態,是背後有邪惡生命在操縱。她想:我是修大法的,不允許這此邪惡的東西來干擾我的家人,要趕走消滅它們。過後,孩子長時間以來對她學法的干擾再也沒有出現。

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已經講過「……這一切我是不能承認的,所以要清除它,包括這場邪惡。」為甚麼我們有時在做一些事情時,總是用人的思想,人的觀念在想:比如這次被抓一定要判勞教;這件事它們發現一定要來找我;這件事肯定不能行;這件事會不會被發現等等,(當然,適當的謹慎小心這是應該的)這不就是默認了邪惡的安排了嗎?承認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了嗎?邪惡就可能鑽這個空子。師父在《道法》經文中講:「由於受這種意識的影響,你們認為這一切魔難都是必然的,就是這樣的,產生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所以,你們人的一面要明白,而更主要的是得了法的那一面要清楚。」

在一次煉功中,感覺身體周圍很大空間都被一個很大的正念之場籠罩著,非常純正。沒有一絲一毫的邪惡在思想中存在,邪惡一旦進入這個正念之場(在思想中出現),就會如飛蛾撲火般瞬間化為灰燼,邪惡不但不會肆意行兇,恐怕想躲都躲不掉。如果大法弟子人人都發揮自己正念的威力,時時事事保持正念,就會形成巨大的無堅不摧的正念之場,使邪惡無處藏身,無法鑽空子,真正的窒息邪惡,鏟除邪惡。

師父在《忍無可忍》中講:「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來順受。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偉大堅不可摧的金鋼不動的表現,是為堅持真理的寬容,是對還有人性、還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與挽救。忍絕不是無限度的縱容、使那些已經完全沒有了人性、沒有了正念的邪惡生命無度的行惡。忍是可以為真理而捨盡一切,但是忍不是寬容已經沒有了人性、沒有了正念的邪惡生命無法無天的敗壞眾生與大法在不同層次的存在,更不是對殺人放火的無視。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層次的體現,絕不是人所認為的人的甚麼思想與常人生活的準則。如果邪惡已經到了無可救無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採用不同層次的各種方式制止、鏟除。」我想對這些沒有人性的邪惡的鏟除不但衛護了大法,而且也使被操縱的常人少造了幾分罪業,使少一些人受到矇蔽,明白真象……這難道不正是大真、大善、大忍在不同層次的不同體現嗎!

當然,正如近來許多同修談到的那樣,在做大法工作遇到干擾時,既要想到其他空間邪惡干擾的因素、理智清醒地發正念清除它們,又要不忘向內找,找到自己心性/法理認識上的不足,趕快提高上來,讓邪惡沒有空子可鑽。一味地把生活、工作中的所有困難都當作外部干擾想用功能去解決問題只能帶來更多的問題,因為作為一個修煉人在任何情況下都有提高心性的因素存在。

以上只是最近一點個人體會。請大家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