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廣場護法、正法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8日】2001年5月23日上午10點左右,天安門廣場我們幾位大法弟子打開橫幅並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們師父清白」等。黃色的條幅紅色的大字「真善忍」高舉過頭,在人群中格外醒目。當時天空是晴空萬里紅日高照,警察和便衣都躲到廣場上僅剩下的幾處陰暗處去了。大法弟子心生正念一身正氣,收起橫幅並在向周圍的群眾講明真相後,堂堂正正地向人民英雄紀念碑方向走去。

當走到廣場中部時,警車從後面快速追上,並強行將我們三位大法弟子分別拖上警車。後據群眾講有一個穿廣場攝影點標誌夾克的年輕人(暗線?),招來警車並告之弟子的穿著,致使弟子被抓。

 
幾位弟子被毒打的傷痕照片

警車將我們三人拉到廣場派出所後,又粗暴地將我們拖到2樓,分別銬坐在走廊的鐵椅子上,進行盤問是甚麼地方來的。其中有四名警察在逼問我們地址時對我們進行了拷打。三個是年輕警察。年齡分別在25~30多左右,在詢問時突然用腳踢大法學員的身體和腿並用手打耳光。被打的男大法弟子年齡59歲滿頭白髮,兩位女大法弟子年齡也在45歲左右。我們在遭受毒打時還不斷的向年輕警察講述真相,講述善惡有報的因果關係。使暴徒的魔性有所收斂。

另一個幹警大約40歲左右身高165上下有點胖,在傍晚七點多,來拷問我們。他惡魔附體失了控一樣,輪流瘋狂毒打我們三名大法弟子。他打人只用腳去踢去踹。踢頭、踹臉、踢腿、踢銬坐在鐵椅子最邊上的女大法弟子的腰背部(踢坐在中間的腰背部不方便)。大法弟子們向他善意的講他也不聽,越發瘋狂。他見踢踹不能使大法弟子講出地址,就從辦公室裏取出一個黑色瓶子,裏面不知裝的甚麼藥水,輪流扳揚起大法弟子的臉往嘴裏灌藥水,灌不進去,就往鼻子裏倒,往頭上澆。嘴裏還不停叫:我叫你長功,我叫你長功。藥水散發著濃烈刺激的味道,澆在臉上燒得嘴唇鼻子周圍火辣辣的痛、口乾舌燥……,當時的痛苦真是不能言表。

銬坐在鐵椅子一邊的女大法弟子被踢踹得坐在地上,頭上被倒得全是藥水,此惡警怕藥水燒傷手,用橫幅包纏住女大法弟子的頭,將她又從地上提了起來,繼續踢踹。就這樣在派出所走廊內我們被輪流毒打了近一個小時,一辦公室的門才打開,出來一幹警說道:算了算了,別打了別打了,此惡警才住手。

我們三位大法弟子始終不配合邪惡,不報姓名地址,抵制了邪惡的進一步迫害(如知道地址後,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現對法輪功的株連政策會連累到當地的政府、公安、居委會及單位和家裏親屬等)。第二天晚上我們三個就被分別無罪釋放。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安門廣場派出所犯罪警察及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分子即將受到審判和懲罰。(大陸弟子根據口述整理2001年6月7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