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女子勞教所不法獄卒的犯罪記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5月13日】在石家莊女子勞教所,2000年4月22日,大法弟子趙雪平因拒絕強制勞動曾被三個警察輪流打過40多膠皮棒,在打的過程中曾因兩腿發軟而癱在地上,又被獄卒強迫站起來接著毒打,獄卒最終把她打昏了過去。後來趙雪平全身無力,小腿發軟,感覺遲鈍。緊接著腳開始麻木,逐漸發展到小腿麻木,整個下肢麻木,全身無力,感覺遲鈍。後來腿也開始麻木、無力,不能獨立行走,至今臀部還有被打後未消失的硬塊。大法弟子們在洗澡時,看到許多人的臀部被打的黑紫和上過繩的痕跡,。

獄卒不讓大法弟子寫家信,禁止我們存有紙和筆,不讓家屬接見我們,反而說我們無情無義,不管家、不要家。在這裏我們用各種形式爭取我們自己的人身自由,用各種方式證實大法,為了學法我們很多學員被監控挖苦、諷刺、漫罵、拽頭髮,挨嘴巴,擰、掐,很多大法弟子在沒任何自由的情況下,以絕食抗議監獄的暴行。 在勞教所裏,我們寫的上訴材料,獄卒用各種理由不給遞交或者拖延時間使之過了上訴期,我們沒有紙和筆的權利,獄卒不讓我們寫家信和接見,甚至我們上廁所都被規定時間,每天被囚在房間裏,坐在縫紉間的小凳上,時間長達十四、五個小時,我們之間都不允許互相說話。我們除了受到隊長的訓斥、打、罵、挖苦之外,還要受一些沒有正念、沒有人性的勞教人員的辱罵、打壓,有一個監控當著我們的面說:「我打你們,罵你們,就可以多減期,就可以早回家,否則就扣我的百分或內出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只能以絕食來抗議。除了忍受絕食帶來的痛苦之外,還得忍受被強行灌食的折磨。當領導找我們談話時,有的大法弟子說:「我們走出來是為了 證實大法,是為了講真相,使人們不受矇蔽,可我們在這裏沒有任何權利和自由,只有吃不吃飯我們自己說了算,我們就用生命來抗議邪惡的迫害。」

現在,勞教所裏買了撲克、象棋、乒乓球、羽毛球、電視等娛樂器械,以達到干擾學員學法煉功的目的。有的放錄像。在這裏有的寫了「四書」的猶大在幫助邪惡勢力在做思想轉化工作,這裏有幹警專門去北京看大法弟子的所謂轉化情況,他們要學那裏的「方法」,採取那裏的「經驗」。妄圖採取軟硬兼施的辦法「轉化」大法弟子。

在石家莊女子勞教所4月上旬的一天,晚飯前,我們因等待被獄卒帶走的同修一同吃飯,被隊長命令吃,如果不吃就強行帶走,說是去餐廳吃飯,直到晚上1、2點鐘才有同修回來,說獄卒寫好不練功的保證書讓我們摁手印,我們不同意,獄卒就好幾個人一起打,有的被膠皮棒打,電棒電,上繩,上銬(上銬時腳不讓挨地),在高壓下強迫寫,獄卒說這是第一步,下一步就是做思想轉化工作,寫「四書」,否則要強制寫。

在勞教所裏,大法弟子用各種形式證實大法,2000年正月初五,大法弟子李風芹因煉功被上繩、電棒電,(在那裏拳打腳踢是家常便飯)。上繩時,由於繩太緊,獄卒又往背後墊東西,致使她大便失禁、頭冒虛汗,差一點昏了過去,在這種情況下獄卒才把她解下來,這還不算,獄卒還讓她站在南牆根下體罰,並且不讓她穿棉衣,只穿貼身的毛衣、毛褲。至今她的胳膊還不能和平常一樣活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