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園何時寧靜

——記石家莊女子勞教所四大隊的大法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9月12日】 中國有個傳統美德叫「尊老愛幼」,所以我平生最不能容忍打罵老人、虐待老人的事,可最近同鄉回家探親回來,跟我講了兩件在老家發生的事(我的老家是河北省晉州市楊家營鄉),把我氣得夠嗆。說兩個年過半百的老太太因堅持煉法輪功,並進京上訪被鄉政府一群人毒打,一個被打斷肋骨,一個被銬在樹上遭到毒打,這種傷天害理的事竟發生在我們這個口口聲聲以法治國的國家,發生在我的家鄉,真是可悲、可惡至極!

現在誰都知道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善良、正直、剛強的人。就說我們鄉這兩個遭迫害的老太太,遠近聞名的兩好人,鄰里關係融洽、樂於助人,從不跟別人爭,家庭和睦,勤勞能乾等等等等,這樣的好人,本應人見人敬才對,可她們卻受到……唉!難怪這兩年天災人禍這麼多,而且今年尤甚,一會兒旱,一會兒澇,這有蝗災,那有霍亂,真是五花八門,真不知道喪盡天良的人就真的不怕日後遭報應?

我一介草民無權無勢,更沒甚麼本事幫我這兩位善良的同鄉,但我不想沉默,要大聲為她們鳴不平。聽說做壞事的人就怕被曝光,要不怎麼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節目組門前最熱鬧?當然了聽老人講陰間的惡鬼最怕見光。所以今天我把她們的不幸遭遇寫出來,讓全社會都來關注,也算我為正義與善良盡一點微薄之力吧。

宋小平,河北省晉州市楊家營鄉小沙莊村人,今年52歲。1999年7月20日,因國家不讓她煉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輪功,而進京上訪,半路上被鄉派出所抓回,在鄉派出所被非法關押7天。10月25日,國家又說法輪功是邪教,老人又想不通,又去北京上訪,在北京西客站被當地公安抓住,遣返回楊家營鄉,被鄉政府人員(姓名待查)關上門痛打,兇狠地將宋小平左肋打斷,就是在這種傷痛情況下,也沒讓她在家休養休養,就毫無人性地又將其拘押了一個月,罰款一千元才放出。在這期間,鄉政府人員又去她家抄家,想搶走人家經商用的傳真機,她老伴拼死跟他們講理,東西雖沒被搶走,可她老伴一氣之下病倒了。剛放出來的宋小平回到家看到這一切,實在想不通,這哪點像國家幹部做出的事?這不是一群強盜嗎?一生氣於11月29日她再次進京討個說法,不料在天安門又被公安抓上警車,又被遣送回家,因她是二次進京,被判刑事拘留,鄉政府又派人土匪般地到她家搶經商用的機器,由於這些機器也有別人的股份才沒被搶走,但她老伴因此事又驚又嚇,又氣又急,加重了病情,臥床不起,正因為她老伴病重,無人照顧,鄉政府怕鬧出人命,影響太大,於是讓在看守所呆了15天的宋小平家屬交了5000元所謂抵押金做保,才讓其回家照看病人。本以為鄉政府這些「人民公僕」良心發現了呢,誰知今年2月2日,這夥人突然又闖進宋小平家,搜走她兩本大法書和一些大法資料,接著又搜出她寫給國家主席的一封反映自己無辜受迫害以及還法輪大法清白的信,其實公民給中央領導寫反映信,這本身是我國憲法賦予每個合法公民的權力,是受法律保護的,可這些法盲(執法者)卻以此為藉口,又將宋小平關進了看守所。過了一個月,宋小平家裏擔心親人的安危,要求放人,鄉政府開出的條件是再交5000元「抵押金」才行,家裏無奈又湊齊了這筆錢,把人接回了家。真是禍不單行,她老伴因家裏發生的這一切不公,身心受到極度摧殘,在小平被保釋的第十天含恨離開了人世。

寫到這,我不禁要問,這還是人民當家做主的政府嗎?這些人把看守所當成了搖錢樹,找個藉口就抓人,根本不顧老百姓死活,搞得居無安寧,家破人亡,整個一幫子綁票團伙。有時想起來,中國人真的命苦,我們這是生活在怎樣的一個社會啊!政府怎麼了?這些人為甚麼變得這樣可怕?!

故事還沒完,專門製造不公與磨難的那些人似乎總跟宋小平過不去。今年4月24日,就因為她與另外煉法輪功的鄰居在一起說說話,就給她扣了個「搞串聯、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關進了行政拘留所,23天後又轉到刑事拘留所,2個月後又被送進石家莊市勞教所,最後宋小平被判勞教3年。

各位,當初我聽同鄉講完這個故事,沉默了許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真的,對於那些喪失了人性的人,我還能說甚麼呢?

另一個故事的主人公是某鄉某村61歲的周大媽,老人生性和藹可親,誰都知道她煉法輪功煉好了身體,可去年7月,當電視造了那麼多謠,大批特批使她受益良多的法輪功,後又說法輪功是邪教,老人想:那不等於說我也是邪的嗎?我學法輪功是為了做好人,怎麼變成了邪的了呢?她在家坐不住了,於去年11月29日去北京要證實法輪大法是利國利民的好功法,在天安門被公安抓進警車,遣回老家後被非法拘留了一個月,刑滿時,拘留所通知她家交2000元抵押金才能放人,村裏誰都知道周大媽家裏經濟條件非常差,但兩個兒子為了救出母親,東借西借好不容易揍足了2000元,這才把母親領回家。等老人回家聽孩子說自己是被花錢贖出來的,十分氣憤,說做好人還要罰款,這是甚麼道理?你這不講理,我去北京討個說法,於是在農曆臘月二十九,她又一次去了北京,在天安門她又被抓住。這一次她遭到北京公安的一頓暴打,接著被遣返回鄉,等著她的是看守所45天的拘留。當家人去要人時,看守所還是交錢放人那一套規矩,可家裏這次實在拿不出錢來了,跟他們講多少好話都不行。後來看守所一看在她身上實在榨不出油水來了,就把老人趕出了看守所。各位,別以為這些人又良心發現,實質上他們是在把關人放人當成做生意:關一個沒油水的老太太,掙不著錢還搭上飯錢,這對於掉到錢眼裏的生意人來說那還了得?

時間過得很快,周大媽本以為隨著時間的推移,國家對法輪功會重新認識,本來嘛,快一年了,越來越多的事實證明煉法輪功的人從來沒有一個反黨反政府反人類的,在巨大壓力面前仍在做好人,哪有任何政治目的?可電視新聞還是沒完沒了地造謠,想煽動那些不明真相的人。老人越看越覺得政府有些人在這件事上做得太過份,於是在今年6月1日,犟倔的老人又一次去北京證實大法,但又被抓住遣送回鄉,這次鄉政府可氣壞了,認為給他們丟了臉,氣極敗壞地把老人銬在大樹上用樹枝條抽打,一道道淋漓的血痕,一聲聲痛苦的呻吟,彷彿把人的思絮帶到了黑暗的舊社會,老人被打暈過去,他們就用冷水潑頭,醒了再打……(電影上慘無人道的鬼子打中國人的鏡頭,如今卻用在大法學員身上,凶殘無知的人……,好可悲啊!)

我就想,面對這麼大歲數的老人,稍有點憐憫之心的人是絕對下不去手的,除非他是毫無人性的冷血動物。幾天後,周大媽照例又被關進了看守所,這次時間長達2個月,後來鄉里叫她家人拿錢贖人,她家根本也拿不出錢,可「生意人」哪能做了賠本的買賣,於是鄉政府派人把她家的農用三輪車搶走,電視機、自行車,凡是值點錢的東西洗劫一空,都做了「抵押品」,人民的公僕搶人民的東西,魚肉老百姓,看來他們下狠心不讓老百姓活了,可我記得世間有個規律叫「物極必反」,他們這種窮凶極惡也真象知道自己活到頭了。

後來,我聽說周大媽剛被放出來,就被家人毫無餘地的關進了一間屋子,鎖上門再不叫她出去了,老人每天隔窗望星空,心裏平靜極了,她似乎看到了家園寧靜的那一天。

執法者可以知法犯法胡作非為,難道法律只是管老百姓的?我深信老天定的理是絕對公正的。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老天會鏟除殘敗的。奉勸那些還在迷中違心做惡的人一句:「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懸崖勒馬,好自為之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