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淤泥而不染

——記河北大法弟子喬雲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8月19日】喬雲霞,女,37歲,河北省邢台地區任縣辛店鎮橋西村人。因修煉法輪大法而被勞教。現關押在石家莊女子勞教所四大隊二中隊四班。

她平時待人溫和、心地善良,忍辱負重,處處體諒別人。在號裏,對待犯人也無微不至地關懷照顧。她像一縷陽光能融化人冰凍的心靈,照亮了人心靈的航程,她是個法輪大法修煉者,但我卻從內心喜歡接近她。那段時間的耳濡目染,我了解了她,了解了法輪功,對她的評價我只有一句話,她就像蓮花一樣美,美得純潔,美得壯烈,美得神聖,美得偉大!

記得那是三月中旬,被拘「法輪功」學員提出要恢復8小時工作日(當然被一些人拒絕),這在勞教所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震動,但更令一些人害怕和惱怒的是,「法輪功」們開始大膽煉功學法了。於是她們遭到毒打、謾罵,被罰站牆根,連續15天罰站,每天站十七八個小時,而且必須保持立正的姿勢,一動也不准動,大部份人的腳都腫了,雲霞渾身腫得很厲害,走不了路,她就忍著,她說她甚麼時候倒下去了,也是為大法去付出,死而無憾,我聽了心裏很難過,但油然而升一種深深的敬意:為了自己崇高的理想,哪怕放棄生命都不足惜!

15天後,她們每天被迫練隊、走步、跑步,那段時間,不斷有大法弟子被叫到辦公室,上繩,打警棍,拳腳相加,打耳光,揪頭髮,受盡污辱。有一次,雲霞被叫到辦公室,7個人氣勢洶洶地圍著她,連打帶罵,還揪頭髮,頭髮被一把一把扯下來,有的用腳踹,將她一次次地踹倒在地,打了一遍又一遍,問她還煉不煉,她回答得反而更堅強:煉!再打,再問,她說:煉!煉!煉!煉!打死都煉!就這樣隊長說給她上繩,強行讓她跪在地上,用一條細細的繩子,從脖子繞一圈下來,同雙手反綁在一起,然後用力拽繩子的另一端,繩子拉得越緊,人就越喘不過氣來,同時兩手,胳膊隨時都有筋斷骨折的可能,很痛苦,但又不至於把人折磨死。當時她感覺繩子好像陷進了自己的肉裏,後來繩子像鑲進了骨頭裏,骨頭都幾乎要被細繩拉斷了……,解開繩子後,她四肢麻木,根本不聽使喚,他們問她還煉不煉,她還是說煉,緊接著又給她上第二次繩……,兩次上繩下來,儘管她身上到處是深深的血紅色的繩子印記,行走困難,可她始終堅定不移地回答說:"煉!"於是那些人氣喘吁吁又無可奈何,只好把她趕出辦公室。沒過幾天,正在練隊,她又被叫到辦公室,上來就被無緣無故劈頭蓋臉地用警棍猛抽,警棍帶著"呼呼"的風聲,落在身上"嘭嘭"的聲音傳出去很遠,大家豎耳聆聽,不少人擔心再打她會出事,只能心中默默祈禱,為她捏了把汗,堅強的雲霞卻自始至終沒吭一聲,只聽到"嘭嘭"聲及隊長的咒罵聲,打完後將她罵出了門,儘管渾身黑紫黑紫的,每走一步都如同萬箭穿心般劇烈,她還是被迫繼續站牆根、練隊,走正步,甚至跑步。很難想像,那段日子,她是怎麼一分一秒地挺過來的,可是這樣酷烈的非人待遇,她硬是挺過來了,前後共計47天!每當回憶起這一幕,那擲地有聲、鏗鏘有力的話語使得這個弱女子的形像瞬間在我腦海中高大起來,無論幾經風雨摧殘,她卻始終傲然屹立,用微笑善心去面對一切,生命那無價的永恆在此間被定格,被放大,如同幾經日曬雨淋的出水芙蓉,那麼燦爛奪目,那麼令人心馳神往。

2000年4月28日,為了能有一個合理合法的煉功學法的環境,她們52名大法弟子開始絕食,5月1日,其中的18位大法弟子被秘密轉移到三大隊,其中就有喬雲霞,在這裏,她們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被嚴密看管,甚至互相之間看一眼都不行,因為學法,用濕毛巾塞嘴再打嘴巴子是常事,有時,灌辣椒水,用毛巾勒脖子,喬雲霞嘴被打得血水淋淋,又用冷水澆,一直澆了兩個多小時,她始終高聲背法兩個多小時。每天早上煉完功她們就被毒打一頓,專打要害之處,頭髮被一團一團地揪下來;乳頭有的被掐壞有的被掐掉;大腿內側被揪得青一塊紫一塊;有好幾個人下身衣服被扒光,用鞋底抽(有個人把鞋底打壞了還不甘心,還讓她們賠);有個犯人把大口大口的痰用衛生紙包上,塞到她們的嘴裏……有個犯人專門掐她們的喉嚨,她說在這裏要把殺人的手練成,出去後殺人報仇,大法弟子們變成了她每天練習的靶子!在這裏,邪惡竟然被如此縱容,如此耀武揚威橫行於世;善良卻被埋葬,被吞噬,做好人卻成了慘遭迫害的目標,成了眾矢之的,難道就這樣助長邪惡,消滅善良,懲善揚惡?!

我耳聞目睹的這些事實,恐怕會令善良的人們目瞪口呆,可是,勞教所裏就是這樣,它就是一個黑暗無比的角落。還記得蓮花嗎?儘管生在黑色的污泥中,卻能衝破污泥破水而出,亭亭玉立,清香高潔,不帶一絲污穢,不摻半點泥濁,讓人尊敬,令人感歎……

知情者
2000.7.30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