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難之中的生命的呼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9月16日】王大領,女,廊坊市文安縣蘇橋鎮民主村人,家庭電話:3016─5311275。因修煉法輪功,兩次進京上訪而被勞教三年,現關押在石家莊女子勞教所第四大隊二中隊四班。

通過修煉不斷地提高心性,王大領深深體悟到了佛法的博大慈悲:折磨她多年的頑疾不知不覺中不翼而飛;家庭關係更加融洽和睦,生活美滿幸福;鄰里之間更加互助友愛,從未與人紅過臉。為此,街道鄉親都說她是個好人。王姐也自知身心受益無窮,可在99年7月,政府中一些人完全違背政府「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突然瘋狂地抓捕迫害法輪功學員,不顧一切地將億萬好人定為自己假想中的敵人,一時間謊言漫天卷地,恐怖陰雲籠罩著中華大地。作為一名佛門弟子,她再也坐不住了,真不忍心眼睜睜看著善良的人之本性就此被邪惡所主宰……

1999年9月9日上午,她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草坪邊坐地休息時。被抓,關在天安門派出所,被本地派出所接回後,當晚戴了一夜手銬。9月10日關進看守所,拘留15天。到期後不放人,說怕她去北京,超期關押至第34天才釋放。

1999年10月16日下午,王姐再次進京。當晚8時許,在西長安街長椅上休息時被抓,同時被抓的還有一位60多歲的老太太,她被警察兇狠地一把拽倒,拖在地上,之後被扔進車裏。她倆人被關在天安門派出所。10月17日下午給王姐戴背銬(過去只有死刑犯才帶的),還用繩子捆住,在地上打。18日清晨5點左右,押回本地,關進看守所,拘留15天。1999年11月18日把她押到石家莊女子勞教所,勞教三年。

在勞教所不准學法煉功,沒有通信自由,同屋的大法弟子之間不能說話,坐在一起都不行,有時連去廁所也遭到「監控員」們的打罵。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她們每天都被強制勞動,從早晨6點半直到晚上11、12點,每天超強度勞動達十七、八個小時。有一次讓她們連續幹活3天,每天僅休息1小時。在這裏,人就像一架高速運轉的機器,幾乎沒有停歇的時候,由於不能煉功,再這樣下去,身體得不到很好的休息,只能越來越糟,大家按照《勞動法》規定,提出要八小時工作制的合理要求,不料大隊長公然宣稱,根本不可能!這是「執法犯法」的典型例子啊!

2000年3月12日,開始罰大法弟子們站牆根,每天從早晨6點到半夜12點(有時到凌晨1、2點,一直以立正姿勢站著,一動也不准動。十幾天過去了,一排排大法弟子的腿都浮腫了。3月28日,又加上強迫練隊,每天沒完沒了的走正步、跑步、做體操,每個大法弟子隨時都會遭到打罵,隨時都有可能被叫到辦公室「詢問」,辱罵、搧耳光、打警棍、上電棍、上繩……

有幾次因練隊時大家一起背法、煉功,許多人遭到毒打,王姐被揪住頭髮在地上拖著走,頭髮被一把一把地揪下來;鄭寶華幾次被打得鼻子出了血;白莉莉被打得昏死過去,有人見狀高喊:不許打人!也招來一頓拳打腳踢……有一次,王姐被叫到辦公室,這邊給她上繩,那邊同時就用警棍猛抽,疼得她死去活來,屁股都打成了黑色,而眾多隊長卻在旁邊看著無動於衷……當繩子鬆開時,她的胳膊已經麻木,根本毫無知覺,她感到心慌、氣短、噁心,幾乎就要暈厥……可它們見此毫不動心,還強迫她去練隊列,當天晚上睡覺時,疼痛難忍,睡覺不能翻身,只能趴著睡……沒過幾天,王姐又被叫到辦公室,問接不接受勞動改造,她剛說了個「不」字,警棍就劈頭蓋臉地落在身上還搧耳光,用腳踹……有一次竟用鐵錘子擊打她!

勞教所對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是極盡所能地毆打,往往每次都是將人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真是生不如死。2000年4月28日清晨,從隔壁號裏傳來陣陣揪人心腸的淒慘的哭聲,原來是功友白莉莉遭犯人一陣毒打,頭昏目眩,耳朵都聽不到聲音了,相鄰幾個班的同修們聽了忍不住地落淚……為甚麼對無辜的修煉者們如此狠毒?論家規、論國法、論天理、論人心都決不能容忍人世間的殘暴和如此橫行,決不!大法弟子們再也不能坐視邪惡耀武揚威了,她們要不惜一切代價,向世人講明真象、證實大法,哪怕捨棄生命──也護法。

2000年4月28日(也就是白莉莉被打的同日)52名大法弟子開始集體絕食,希望能有一個合理的不受干擾的修煉環境。5月1日,他們把18名大法弟子(其中就有王大領)押送到勞教所三大隊,嚴密監控。這裏不准她們煉功,她們就高聲的背《洪吟》,大家盤腿坐著都被拉開並撕打,每天背法每天被折磨著。一次因煉功,王姐被許多人毆打,幾個人抬著王姐就往床上撞,然後把她摁在床上,用衣服捂住鼻子和嘴,不論她怎麼拼死掙扎,都無濟於事,差點昏過去,過了一會兒隊長制止才放開,這時王姐已呼吸急促,臉被憋得都發青,渾身無力,她感覺自己已無力支撐再一次的摧殘,這時她想到了死──猛地一頭向牆上撞去,有人抱住了她,過來幾個人把她按在地上,按住她的兩隻腳就拖,一直拖到一個僻靜的小屋,扔下她後給她戴上了手銬。由於拉力過猛,王姐的腰部嚴重受傷,連站立行走都特別困難,每走一步都心慌,渾身乏力。

2000年5月5日開始灌食。幾個人上來就拽著王姐往灌食房間裏推,然後強行把她按在床上灌,這時才給王姐鬆開手銬,管教在一邊說灌完不吃就再灌;由於被灌食的大法弟子太多,以至於他們都搞不清哪個該灌哪個不該灌。一次,功友鄭寶華早上明明吃了飯,不到中午就給她灌食,胃管插了幾次都沒進去,相反卻插到了氣管裏,吃的早飯都噴出去了,並開始大量吐血,生命出現了危機,犯人們都害怕了,不敢灌,管教還唆使他們,說沒事,死不了就灌。

在這裏,半夜起來打坐那就是挨打,修煉者甚麼時候不能放棄修煉原則,大法弟子們每天打坐煉功,那麼便每天被人打耳光、用鞋底抽、揪頭髮、騎在身上被人拳打腳踢,都是家常便飯。王姐的手指被人往相反方向掰,都已經換位了;鄭寶華的眼睛被打得直向下淌血。但無論怎樣用蠻力震懾,大法弟子一顆真修向善的心永遠不變,大家頂著壓力,照舊每天學法煉功。後來它們一看不起作用,就換了一種折磨方式,以達到不讓大法弟子學法煉功的目的──帶手銬:有的24小時被銬在桌子腿上,只能蹲著;有的帶著手銬吊在窗戶上。規定只要煉功就連銬7天,在幾天絕食絕水的情況下,功友范立新從中午一直吊到第二天8點多;功友朱紅被吊銬在鐵門上,腳尖僅能點地。

一次剛吃完晚飯,王姐和白莉莉挨了一頓打,之後把她倆吊銬在窗戶上還接著打。大法弟子便一齊背《洪吟》,這些人就瘋狂鎮壓:從廁所裏拿來用過的衛生紙往白莉莉嘴裏塞,往她們嘴裏塞牙膏、香皂,這還不夠,並用流氓手段侮辱學員,真是一群無恥之徒!對純潔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用如此下流的手段污辱,喪盡天良啊!

2000年7月3日,這飽經磨難的18位大法弟子終於活著回來了,但邪惡並未放棄惡毒之手。一天,她們十幾人背《洪吟》,隊長叫來一幫犯人們上來就用毛巾捂嘴、勒脖子,有的功友被憋得出不了氣,幾乎窒息;然後往嘴裏、眼裏塞辣椒麵,疼得功友張榮傑直蹦,好幾位功友眼睛直流淚。王姐高喊救命時,隊長根本不管,還說對她們太仁慈了。

種種傷天害理、喪盡天良的罪惡事件,這醜惡的一幕幕,還在這裏上演,而且是愈演愈烈,勞教所裏80多個無辜的大法弟子,正在用生命企盼,希望所有正直善良的人能伸出您溫暖的雙手,讓正義重現人間,使罪惡無處躲藏!

這裏需要陽光。
生命正處在極其危難之中,急切期盼!

大陸大法學員
2000年9月10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