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親身經歷和親眼所見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6日】 我是東北地區的一名大法弟子,有緣於1998年4月份喜得大法,我被偉大深奧的法理所打動,像久別的兒女見到了父母一樣。大法教我做好人,以至做一個更高境界中的人,身心極大受益,萬分感激偉大慈悲的師父來救度我們。

在鋪天蓋地的邪惡迫害中,我與同修們在1999年10月27日進京上訪,28日去永定門信訪辦被抓,送到撫順駐京辦事處。那裏已有四十多位功友,他們讓我們坐在地上不許亂動,上廁所也受到限制。29日我們四十九名大法弟子被送回家鄉───某縣看守所。到了看守所,警察讓男女各站一排蹲著,開始一個個搜身,甚麼東西都不能留在身上。兩個管教還不時地打同修的臉,踢同修的腿。搜完身後我們被關進監室。為了證實大法,先後有兩個同修打坐煉功,被犯人打了九個耳光,然後被提出去戴上手銬和腳鐐,關進刑事犯的號裏。管教吩咐刑事犯折磨他們。張所長和管教們恫嚇我們說:「誰再煉功跟他們下場一樣」。後來大家絕食抗議,第二天張所長知道後問我們為甚麼絕食?我告訴他說:「還大法清白、還我們學法煉功環境!」張所長氣得罵了些髒話,把我帶了出去關到犯人的房間裏,管教吩咐犯人讓我背監規,折磨我。幾個犯人強迫我面向貼有監規的牆並蹲著背監規,我說我不會背,四五個人開始用腳用力踹我後背,我坐在了地上,他們罵我讓我重新蹲好,又繼續踹我的後背。還有人用拳頭打我喉嚨。牢頭讓我站起來並用拳頭猛擊我的前額及臉部,劈頭蓋臉地猛打。我由於當時理性上對大法認識不夠,沒有承受過去,答應不絕食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

幾天後有幾個女同修也絕食,要堅持學法煉功,被管教用電棍電,警棍打,殘酷地折磨。其中姓馬的女功友被趙管教提出去,用發電機電她,差點電昏過去,慘叫聲不斷。

有一個姓艾的男管教,年齡在24歲左右,打人更殘忍,打姓馬和姓陳的同修時,抓住頭髮往鐵門上撞,用手銬打她們的頭。邪惡的副所長姓任,揚言說:「誰再不老實就扒掉衣服讓她只穿三點式,再用電棍電」。

過了些日子,有的同修被送到撫順市武家堡教養院和瀋陽市馬三家教養院。馬三家教養院是邪惡的黑窩。他們為了轉化大法弟子,用盡各種殘酷的刑具:電椅、老虎凳、死人褲、電棍電手心腳心前後心、用針扎、灌食、灌鹽水等,而且還利用所謂被轉化者來打擊、轉化大法弟子。他們把十八位女弟子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讓他們強姦。

撫順市武家堡教養院仿照馬三家的邪惡作法來迫害大法弟子。3月11日我去探望親屬,他們告訴我已轉化的讓看,沒轉化的不讓看,就這樣我沒有見到我的妻子,也不知道現在她的狀況。在此我聽說他們不讓沒被轉化的大法弟子睡覺,用地板條打手、拽耳朵、打嘴巴、坐「飛機」、「騎摩托車」(一種體罰)等等。那些所謂的轉化者卻對來訪的家屬說教養院和管教如何如何好,來欺騙外面的人。

我為了證實大法,躲避清原鎮政府的抓捕,在外流離失所已經半年了。我呼籲各界人士關心法輪功真象,了解事實。關心遼寧省瀋陽、撫順等地區踐踏人權的行徑。停止對大法、師父及大法弟子的迫害!還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

(大法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