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法聯繫在一起,做一個真正的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一日】我是北京法輪大法學員。我於97年5月開始修煉,修煉以後我逐漸地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否則不知自己在常人社會的洪流中離道有多遠了。全國許多大法弟子寧願捨棄自己的一切以至生命護法,令我非常感動,非常敬佩。以下是我個人的經歷和體會。

7月20日我知道了全國有法輪大法弟子被無辜抓走的情況。7月21日早上我又去了中南海國務院信訪辦。未到中南海府右街西北門,警察禁止通行,我說是法輪功學員要反映情況,他們把我推到了一輛公共汽車上(已有10多名大法學員),然後送到體育場,直到晚上8:00多被抓的學員仍沒有放。22日早5:00左右,在我散發反映法輪功情況的材料時被當地派出所帶走。在派出所裏,我告訴他們法輪大法不僅僅是為學員祛病健身,而更重要的是教人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直至返本歸真,最後修成佛道神。李洪志老師及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絕不會參與政治,絕不會反對政府,對國家、社會、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法輪功沒有組織形式,不存錢,不存物,沒有官當。當然法輪大法研究會更不是非法組織,而且早在96年就已經不存在了,也就不存在甚麼「取締法輪大法研究會非法組織」之說了。7月23日上午,單位來人說只要我寫保證不煉了就放我出去,我沒寫。下午2:00多讓我保證遵守公安部六條規定,我仍不保證。下午4:00多由單位把我接走。一共關押我35小時,早已超出了24小時。

7月26日上午,單位領導及三個派出所警察讓我交書和保證不煉法輪功,我說絕對不行。之後每天上午對我進行「教育」,讓我「提高認識,轉化、揭批」。他們讓我念報紙,我不念;讓我看錄像對我進行洗腦;讓我旁聽「揭批會」;我還是把弘揚大法的認識給了他們。通緝老師的第二天,我跟「教育」我的保衛處處長說應該撤消對老師的通緝。他讓我寫到認識中,我沒敢寫,當時我的怕心很重,因而更不能走出去上訪了。被「教育」半個月以後,我想這樣老「學習」下去也不對勁,不僅耽誤單位領導和我的工作,而且我也長期處於魔難當中。我找到單位領導說法輪功我一定要煉,單位可以給我處分或開除我毫無怨言,因為這是你們的工作,咱們誰也說服不了誰,人各有志吧。他們一看我態度堅決,也只好讓我多看報紙和電視。我也關心有關法輪功的報導,但我站在法上看,我知道李洪志師父為了度我們吃了無數的苦,從未收弟子的一分報酬。李老師的語氣善心、一言一行,他講的法理總是能讓我在身體上的痛苦、心性上的難受當中指引我精進。電視上有關老師的報導都是對老師莫大的人身攻擊與污衊,也是對法輪大法的歪曲。我悟到這是弟子們的難啊!結果都落在了師父身上。在單位,同事勸我放棄法輪大法未成,轉而罵老師把我「害」了,我馬上說不關老師的事,你罵我可以,但你別罵我老師,是他救了我。

10月27日晚上看新聞聯播,播出了人民日報社評論員文章「法輪功就是邪教」。作為法輪大法一分子,我與我妻子決定去人大反映情況。10月28日我拿著一封寫給人大的信與妻子坐上了出租車,當時我怕心出來了,我讓司機先找一郵桶把信發出去,司機說著甚麼急,天安門那裏有郵桶。到了天安門已有許多大法弟子來回走動,我們倆還是走到前門把信發了出去。發完後我當時就悟到我曾經笑過耶穌的弟子彼得三次不認師父,而我不也是這樣嗎?我更深地體會到老師的話「考驗面前見真性」,「人得在實踐中真正地去磨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我仍未敢去人民大會堂南門反映情況,我們準備在廣場溜達一會就回去。大約10點左右廣場上的警察問我們知道法輪功嗎?我們說知道。然後我們就去了天安門派出所,這時我悟到就是應該去上訪啊!中午被送到豐台棒壘球場。下午由於我帶頭大聲背經文,被警察打了幾耳光,鼻子被打出了血(曾患慢性鼻炎),當時我發蒙,打完後我說了聲謝謝。10月28日晚上9點被分局接走然後送至派出所。警察訊問時,我只說法輪大法是正法不是邪教,我還要煉,但未敢說拿了一封給人大的上訪信去天安門,未敢說要求撤消對李老師的通緝和釋放被無辜關押的法輪大法學員。在考驗面前我未能做到真,未能做到一個真正的堂堂正正的修煉者,實際上是我有一個保護自己的執著心造成的,我想我在今後的考驗中會知道如何維護大法的。

10月29日警察搜了我的家。10月29日晚我被送到拘留所。10月30日上午,預審官給我一張拘留票,判我擾亂社會秩序罪治安拘留15天,我填寫不服,我並沒有擾亂社會秩序,上訪是憲法賦予的權利,憲法是我國的根本大法。過了一會兒,預審官告訴我被改判為刑事拘留,雖然不服,我還是想任其處置,因為他們並未真正了解我們,我所做的一切也是讓他們了解我們法輪大法學員的大善大忍的胸懷,讓他們了解法輪大法是福益社會、福益人民的正法。在拘留所裏我發現我怕牢頭,因為他們也打我,我悟到應該對誰都一樣,從而去掉了這個意想不到的怕心。10月31日我被單位接走,當時放我的警官說,你受益了在家煉,別去上訪可以寫信,再上訪就是刑事拘留。我沒想到這麼快放我,但我今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老師在悉尼講法中說:「你要想返回去就必須具備這兩個因素:一個是吃苦,一個是悟」。我認為在家多看書多學法當然能提高自己的悟性,提高自己的心性,但是在磨難當中吃苦磨煉自己也是提高的關鍵哪!特別是在大法和師父遭到如此破壞和攻擊時,作為法輪大法弟子要把自己和法聯繫在一起,把自己放在法中悟一悟,看看自己該如何盡自己一份微薄之力維護大法和老師。大法開創了宇宙的一切,包括我們的生命,作為弟子應當挺身而出為大法說一句公道話。「自我做起維護大法同樣永遠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因為他是宇宙眾生的,其中包括你」。每一次發生針對老師或大法攻擊與破壞的大的事情的時候,在常人社會中修煉的大法弟子應站出來維護大法,也是考驗能否放下自我的好機會。但是維護大法又要通過正常渠道向各級政府、有關職能部門或國家領導反映情況,完全用善的一面給他們講道理,反映大法福益身心、福益社會的真實情況。

在如此複雜的環境中,對來自內部弟子的無意的破壞也要清醒,如「國際講法」「11月4日接見香港記者問答」等。對於大法資料一定要通過正常渠道流傳,否則要三思,要以法為師,從我做起抵制假大法資料的流傳。因為修煉是極其嚴肅的,要對自己負責,對社會負責,對大法弟子負責,對大法負責。

以上是我個人體會,不當之處請指出,共同提高。

最後以老師的「登泰山」與大家共勉:

登泰山

攀上高階千尺路,
盤回立陡難起步;
回首如看修正法,
停於半天難得度。
恒心舉足萬斤腿,
忍苦精進去執著;
大法弟子千百萬,
功成圓滿在高處。

北京學員 1999年11月28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