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回國上訪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11月6日】 我是一個在日本留學的大法弟子。10月初,我從互聯網上看到中國公安機關對法輪功弟子的殘酷迫害,對大法的肆意踐踏,獄中大法弟子們不畏酷刑,不畏生死,堅持學法煉功,在人間為大法樹立著威德,驚天地泣鬼神。我雖在日本修煉,可我們修的是一部宇宙大法,我們是一體的,大法在危難之中,我也要到中國去,我們弟子是人間的護法神,法難當前我要承擔我應承擔的一份,我要以我親身體會去向中國政府說明真實情況。

帶著這樣一顆護法,助師正法的心,我和幾個日本學員一起經上海來到北京。到北京後,遇到了許多外地來的大法弟子,他們懷著一顆法不正過來,誓不回家的心,一直堅守在北京,風餐露宿,吃盡了苦難,而且每天都有外地的學員辭了工作,拋家捨業,為助師正法,不斷地來到北京,每天的上訪弟子不斷。看到他們為了大法捨盡世間的一切,也引起了我的思考:在大法危難之際,我是否也應該捨盡世間的一切。當時北京的情況非常嚴峻,交流中得知有幾名清華大學的學生因堅持修煉大法而被迫遞交了退學報告。經過幾天交流後,又看到中央電視台不停地以捏造的證據在誣陷師父,攻擊大法,我決定一定要站出來向政府反映真實情況,於是我和另一個日本學員於10月22日下午來到了前門國務院信訪辦公室。從遠處就看見信訪辦的門前停著許多警車,大門口站著近百人,都是從各地來的便衣警察。當時我們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坦然前往。剛一到門口,呼拉一下警察都圍了上來,聽說我們是從日本來上訪的很驚訝,似乎他們是頭一回碰上國外弟子上訪的事。其中一個警察看見我胸前戴著法輪章很生氣,說你膽敢帶著這個東西在北京走來走去的。我說我從上海到北京一直戴著。他接著就說了一通誣蔑師父和大法的話,說你還敢來上訪。我就對圍觀的人群說,法輪功是好的,李老師是最好的人。一個警察讓我摘下法輪章我不摘,他一伸手扯了下來,摔在地上使勁地踩。我把踩壞了的法輪章撿起來,痛心又善意地跟他說:你不要再這樣造業了,這樣對你很不好。

我們被帶到山東駐京辦事處,從那裏我的同伴就被帶到山東去了,被扣留了十幾天。我則被帶到天津駐京辦事處,其間我的隨身物品被嚴格搜查了兩遍,法輪功書籍被強行拿走。後來用專車把我押送到天津我家所屬的派出所,那時已是夜裏1點半了,兩個警察(都是50歲左右)不辭辛苦一直不停地「教育」我,說這個功怎麼怎麼不好,害死了多少人,騙了多少錢,叫我不要太單純上當受騙,耽誤了學業等等。我說我煉功快一年了,我的師父沒要過我一分錢,卻無私地給我調整身體,我得到的太多太多了。他們要我寫保證書,說寫了就馬上放我回家。我不答應,他們看我很堅定,就不停地「教育」我,希望我轉變思想。聽著聽著我有些煩了又睏了,天目裏顯現出一些我最不喜歡的蟲子,我明白了我不應該煩,他們在幫我過關,讓我提高心性,我應該感謝他們才是,他們被國家的宣傳機器所矇蔽也很可憐。而且他們也確實是真心實意地想「幫助」我,非常負責。這樣到了第二天早晨,開始筆錄。警察沒收了我攜帶的三張10月2日在東京集體煉功及弘法遊行的照片,並詢問了遊行的經過,對遊行橫幅上的標語一一作了記錄,包括「法輪大法 真善忍」,「還法輪大法清白」,「釋放法輪功學員」,「停止虐待學員」等。我一看這也不錯,上訪不成,公安局記錄也一樣。警察說如果你再無悔改之意,我們只好取消你的護照,不能讓你回日本了。我平靜地說,我既然來了,就聽你們安排了。

我在天津工作單位的書記也被找來了(我不認識),她嚴肅的「教育」我,要我與政府保持一致,不要「執迷不悟」。我說做為一個公民有上訪的權利,我沒有做非法的事。他們又給我念7月20日以來發的通告和規定,說不許為非法組織鳴冤叫屈。我說你們堅持說我違法,我也只好聽任處置了。她又勸我考慮自己的前途和孩子的前途,說被關起來就甚麼都完了,只要你不煉功跟李洪志劃清界限就沒事了。我馬上回答她說:法輪功是非常好的功法,我不會停煉的;李老師完全是被誣陷的,他是最無私的人。她一看實在「教育」不了我,就走了。

因為我沒有書看,又不讓煉功,我只好絕食,要求讀《轉法輪》和煉功。沒人「教育」我時,我就在心裏背「論語」。晚上我的丈夫被找來了,因他是常人,看來很難理解我的所作所為,我知道我的家人因此而擔驚受怕,但我們煉功人有更高的理來看待這一切。一人煉功,家人要受益,不失不得,他們也得付出,承受一定的苦難。所以我的心是平靜的。看到我毫不妥協的樣子,他們也無可奈何了。次日早晨6點鐘,他們把我的東西還給我,從天津開車送我到北京機場,一直送我上了去日本的飛機。

這次上訪的經歷是我永遠難忘的,在北京的外地大法弟子們為大法付出一切的舉動深深地觸動著我的心,為了助師正法,護法我能捨盡世間的一切。這次上訪正是師父安排我過捨盡世間這一關。只要你有一顆堅信大法的心,甚麼關甚麼難都擋不住你。世間的捨盡對我們修煉人來說只是個時間問題。我深深體悟到師父所講的我們的修煉是跟正法是聯繫在一起的。在助師正法,護法過程中,也就是我們在重大考驗中修煉自己,提高心性的過程。師父說煉功人有心煉功無心得功,我沒想著自己的境界的提高,只是為護法而走出來。但該你得的你都能得到,無求而自得。其實這麼一個環境難道不正是給我們弟子們在磨難中儘快提高的最好環境嗎?

我知道在今後修煉道路上還要繼續助師世間行,勇猛精進。

一個日本學員
1999年11月6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