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法會發言稿:我找到了正確的路(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5日】 我叫Walther Krickl. 五十四歲,從斯圖加特來。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一日我開始煉法輪功。那段時間我還記得很清楚。我們是一個很小的煉功組,一個中國女學生教會了我們五套功法。煉功時我感覺到內心的平靜。回家的路上在一個上坡時我的汽車沒油了。前面還有二百到二百五十米的上坡路,這之後我就可以順下坡路把我的車推到家門口。但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把車推過這二百多米的上坡路。一個半小時以後我把車推上來了。我很驚訝,是誰幫我了嗎?這個能量是從哪裏來的?我明白了,一件不尋常的事情發生了。一個內心深處的聲音告訴我,我找到了正確的路。

直到今天這條路也沒有讓我感到失望。我的健康狀況越來越好。我的高血脂明顯地降下來了。高出正常值很多的血糖也在兩年之內變得完全正常。我的私人醫生很驚訝,建議我檢查血糖。但我看不出有甚麼必要做檢查。這三年之內除了幾次腹洩和感冒的清理身體的反應,沒有任何其它的病。清理身體幾乎總是有規律地發生在法輪功聚會之後。

在我家我是唯一的煉功人。雖然如此家庭氣氛還是明顯地好轉了。我的兩個女兒雖然已經感覺到了點兒甚麼而且也幫著收集簽名,但是種子還沒有發芽。一開始我總是過份積極地向她們洪法,覺得這是自己的使命,最後當然毫無結果。

哪怕我只犯了一個小錯誤,我的妻子和女兒都會批評我。很快我意識到,我只有通過給她們做出榜樣才能讓她們信服。不久就有效果了。我越來越經常地發現,雖然她們沒讀過師父的書,但都越來越多地用真和忍要求自己。這也告訴我,我走在正確的路上。

1995年厄運臨頭,我的公司破產了。作為負有無限責任的經營人我把我所有的私人財產賠了進去,失去了所有的一切。最後只剩下五十萬馬克的債。我對自己說:「跌倒了不是恥辱,恥辱的是不再爬起來。」通過一個負債人諮詢處的幫助再加上一貫的儉樸的生活方式,我終於在年初把債還清了。我確信,如果沒有法輪功和師父的幫助我走不出這個困境。為此我衷心地表示感謝。這段生活經歷在我的生活中是很重要的,它對我的修煉幫助很大。

但當我回顧這兩年在中國的形勢時,我覺得我的厄運還不那麼糟糕。中國的煉功人要承受多少非人道的迫害。從失去工作,失去財產,到勞教所裏的巨大的精神壓力和可能導致死亡的殘酷的迫害。當我讀來自中國的消息時我非常悲傷。我所能做的,能給予他們最大幫助的是走出來洪法,正法,告訴公眾真相,給他們解釋中國發生的事情。

在過去的一年裏我們在斯圖加特辦了兩個洪法日。我們還負責兩個煉功點的煉功活動。在上一次簽名活動中我們收集了1500個簽名。在洪法和正法的初期我用舊的觀念衡量事物。但我們從來沒有為自己的利益而要求過甚麼。這不是參與政治。這是為了人間正義,反對人權侵害。這是對人的尊嚴,信仰自由的要求。

我懂得了,為了提高心性每天都得身體力行真,善,忍。我知道我離圓滿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有時候我覺得我剛剛開始修煉。當我又過了一關,又通過了一個考驗時,我覺得心裏很高興。當我對甚麼不滿意或壞思想出現時,我就馬上問我的心,每次我都能得到正確的回答。

我很高興我在這個最困難的,魔難最大的時期得到法。師父說:「不能掉以輕心,還要繼續深入地做好我們應該做的事情,在圓滿這條路上真正地走好你的每一步。」最後我想引用師父的一首詩。

心自明

法度眾生師導航
一帆升起億帆揚
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
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
堅修大法緊隨師
執著太重迷方向
船翻帆斷逃命去
泥沙淘盡顯金光
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
待到它日圓滿時
真相大顯天下茫

我祝大家清醒地、堂堂正正地走在圓滿的路上。 謝謝大家 。

(2001年3月發表於歐洲日內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