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自我中走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26日】 前言--

我曾像一艘超負的帆船,面對「風雲突變」,我佇立港灣,望著那洶湧的惡浪,我迷惑,我彷徨,我堅定,我吶喊!

停泊中,我不停顫抖,設想著外面的恐怖,誇大著邪惡的力量,進行著虛擬的「戰鬥」,也常運用變異思想斡旋於邪惡之中…。我以為這就是修煉了。我自是於自己的「悟性」,自大於自己的「智慧」,自滿於自己的「無私」…。

躲避中,我緊閉雙眼,希藉將一切罪惡拒之門外,沒成想,那思想業卻似遠勝外面的濤聲,更加洶湧,更加邪惡…。因為沒有跟上正法進程,不符合大法在這一時期對我們的要求,迷失的我時常被困在思想業的包圍之中,進行著沒完沒了的「撕殺」,可它卻好像越消越多,越排越猛,…最後,被假法身控制,走向邪悟。

正如師父所說:「因為舊勢力的目的就是破壞」「目前舊的惡勢力對大法迫害的最大的藉口之一就是說你們的根本執著在掩蓋著,從而加大此難。」「在過去的一年中,學員自身的業力、對法的認識不足、在難中還有放不下的執著、在痛苦的過關中不能用正念對待等等,都是邪惡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惡真正破壞法的根本藉口。」

因此,無論我停泊在哪裏,隱蔽得多好多深,只要我還有「修煉」、「回家」、「遠航」的願望,舊的邪惡勢力就會找來種種藉口利用迫害我們來迫害、考驗大法。

面對邪惡,我們必須作出選擇:是走出去「主動清除魔」、「鏟除邪惡」,還是躲起來「縱容和消極承受」、「容忍其邪惡對法的迫害」?!

邪惡破壞的第一年,面對一次次考驗,我總是選擇了後者。

為此,我還不斷找來種種藉口掩蓋自己的執著:「法這麼大,誰破壞得了?!」,「要符合常人狀態」,「路已經明瞭,進京、上訪、被抓、接回、拘留、勞教或判刑,沒有悟了,還算不算修?」「被抓被關後沒有法學了!」「與其被關後被轉化,出賣別人、出賣大法,不如…」「有許多大法弟子下崗,要安排,需要錢!」「我的層次還不夠!」「也許自己業力小,不需要這麼大的難?」……

有了這些堂而皇之的「為私為我」、個人修煉及誇大邪惡的藉口,我的心似乎「平靜」了許多!(現在看才知是麻木了許多!)思想業高興了,邪惡高興了,而我離真正的家又遠了!

正因為這樣邪惡就有了利用我破壞法的藉口,於是,我在家修煉竟遭報警,被行拘15天。經受了「是否堅修大法?」這一根本問題考驗的我,再不願在恐懼中停泊,也再不願在顫抖中等待,更不願「縱容、消極承受」、「容忍邪惡對法的迫害」!

當我這種護法的正念升起,猛然看到師父早已高高舉起的航燈!

是啊,為了這盞久久挺立的航燈能照亮我們「回家」的航程,師父,您為我們承受了太多,太多!!!

包圍終於衝破,靠著大法的力量和對法的堅定;帆船終於起航,沿著億萬同修用生命、用血肉、用痛苦鋪就的航線!

「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

一切都在師父掌握之中!

於是,再大的「惡浪」也動不了回家的航船,「惡浪」越大,其滅亡越快,而我們成長也越迅速!

配合「天象」我兩上天安門,向天、向地、向人、向邪惡,展開了橫幅,仰天發出真正的正義吶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我真覺得那喊聲直上九天、雲霄,那喊聲驚天地、泣鬼神,那喊聲讓邪惡破膽、讓好人振奮!

後面的關雖沒過得如意,但畢竟越過越好,更主要的是我終於跟上了師父的正法進程,證悟了層層法理,同化著金色法光!

經過這次靜心學法及提筆回憶,細看那爬過的崎嶇險徑,我終於明白了,明白了我們冒著天膽「同心來世間」時發過的誓約:「發心度眾生」,以及我們肩負的偉大使命:「助師世間行」!

我終於清醒了,清醒地認識到了一個事實:我們與師結緣後,生生世世就一直在期待著得這個法,並履行自己的誓約和使命。為此我們吃盡了「六道輪迴」的痛苦,受盡了人間冷落,歷盡了人間滄桑,但心靈深處那句呼喚永遠忘不了:「師父、大法,您在哪?」每當我們重複著這億萬年的呼喚,我們整個心都在顫抖,因為這是多少血與淚的呼喚啊!舊勢力為了破壞我們今天得法、助法,它們使出渾身解數,放進多少惡魔,用盡多少手段,想要抹去我們對師父、對大法的這點記憶!它們不但給我們生生世世設置了無數磨難,還強制灌輸了大量人的觀念、執著(如:「無神論」、「暴力革命」、「科學思想」、「拜金主義」等等),而有一種執著被我們帶著走過了生生世世(有的下來之前即有了)、最終走進了大法,這就是根本執著(我的根本執著:私)!包括名、利、情、變異思想等等人的一切,想要拖住我們,毀滅我們,讓我們滿足、享樂、自私、自大、自滿、自以為是、懶惰、虛偽、惡毒、殘暴、貪婪……,充滿魔性!沒想到我們竟然還能在今天得法,得到之後還能如飢似渴、不顧一切地堅定地去學去修!這就是大法的偉大!

從此它們費盡心思強加在我們心上的魔性的一切,像一層層死皮般脫落、融化,它們看到了大法的神聖、偉大,它們震驚、佩服!它們也看到了大法的嚴肅,它們悔恨:它們悔恨自己所幹的一切,悔不該不聽師父當時的勸誡!它們恐懼: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麼當時師父所說的後果…?!

然而最終因不敢下來,又害怕正法,而不相信這一切,孤注一擲,還要固執地走完這罪惡的一步:考驗!它們找來種種藉口「加大此難」、「加重迫害」,以「最下流的行為」、「最惡毒的方式迫害大法與修煉者。」

但是「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這一切只不過是利用邪惡的表現,堅定大法與去掉修煉者的根本執著,從而使修煉者解脫常人與業力的束縛。」它們已經無能為力,「邪惡再也沒有任何辦法改變大法弟子通過修煉對法真正認識與實修中本體昇華後佛性體現出來的堅定的心。」「最終將在可恥中收場,因為在正法過程中它們註定是被淘汰的生命。」它們只剩最後一招:搬石砸腳,「自己從黨內毀掉該黨與其政權。」「由於個人的私憤導致的後果也就成了擺脫不了的必然。」(《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正法修煉已經到了這一步,慈悲的師父還在等待。我們不能因為一時的私心(包括執著和平修煉的形式),一時的怕心,一時的執著,而使我們近萬年承受的苦難,付諸東流啊!

遠征的戰艦,需要維護、給養(靜心學法、找差距);久泊的帆船,應該起航、衝刺。讓我們儘快匯入正法修煉的洪流吧,「上萬條脈連成一片,達到無脈無穴的境地。」形成一個「一帆升起億帆揚」的局面,構造一個「金剛不破」的整體,配合「天象」「協吾轉法輪」,共同企盼那「天清體透乾坤正,兆劫已過宙宇明」的新宇宙吧!

願天下有緣人都來得法,願更多的「有希望圓滿的」弟子能從自我中走出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