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象也要打破思想框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2月7日】 長期以來,在我的心中,有意無意的形成一種觀念,一談到弘法,就想到辦九天班,到公園煉功,或是舉辦甚麼大型的活動,這些當然沒有錯,也是十分必要的,事實證明,很多的有緣人都是這樣結上緣的。但是近來的種種事實說明,我對弘法一詞的理解是有侷限的,以至於在面臨新的講真象需要時,感到心急、茫然、和莽動,而弘法、講真象的效果又往往不十分好。在這樣的情形下,我靜下心來學學法,找找自己的心,看看是不是有甚麼心在起作用。師父說過:「自己修得好,會把那一地區的法弘揚得好,學員們會修得更好,否則會敗壞法。」<<精進要旨>>(P87)
我在自我反省中,發現自己在兩年來的修煉過程中,不知不覺的從內心和形式上在自己和常人之間鑄起了一堵牆,平時只願和修煉人在一起,和常人在一起就不願說話。慢慢地,我在應付常人的朋友,而他們也就漸漸地離我越來越遠。雖說這種狀態在一定的時期對我個人的學法精進起到了好的作用,但在此時再用法來對照一下,卻發現在這種表象的後面陰藏著不好的心。首先是一種高高在上的顯示心,再就是執著於自我修煉圓滿的私心。那麼,帶著這麼不好的心,怎麼能談得上弘法效果呢?必然是談話間有意無意的玄之又玄;指責別人悟性太差;覺得和他們講話都佔用了自己的學法煉功時間;走出去做弘法的工作心裏想的也只是自己的圓滿,等等等等。其實師父早已指出:「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精進要旨》)(P102)。而這些東西,在目前的講真象中,也就顯露無遺。而只有在通過不斷的學法,不斷的去除自己的這些髒東西之後,我才明白,講真象的過程也是在不斷地破除我們在思想中形成的不同層次上的觀念和框框 ,不斷在法理上提高的過程。

此時,一篇網上讀過的故事再次陳現眼前。一位修行者被告知,必須在某一時辰趕到師父面前,那麼他就圓滿了。當他經歷了千辛萬苦,眼看成功在望時,他遇到了一個落水的人。如果他去救人,那就無法按時趕到。但他仍然去救了,當遲到的他終於來到師父面前時,師父告訴他,他已經圓滿了。

我理解,我們就如同那個修煉者,最終必須放下對自我的執著和對圓滿的執著。修出真正的慈悲和無私無我。明白了這一點,弘法一詞的內涵再次向外擴展。也知道了如何更好的去講清真象。

﹒ 我們平時所言的常人,是不是真、善、忍大法裏所生的生命,在他們的內心是不是也有善的一面?
﹒ 眾多的這種善心和正念在另外的空間來看,是不是一個強大的正念之場?
﹒ 在這樣的場中黑乎乎的邪惡還呆不呆得住?
﹒ 這種正念是不是能夠救度原本在走向毀滅的生命?
﹒ 向常人講出法中最低的人這一層的理,讓他們有法理來幫助自己抑制那些邪念。這是不是也在助師正法?
﹒ 在弘法時,真正心裏想的只是對方,用他最能理解的方式、語言,讓其懂得做好人的道理,啟發其善心,讓他對大法有一個正確的認識。這是不是一個修煉人必須具備的先他後我的正覺?

我明白了我該做甚麼,及如何去做,並在實踐中更加體驗到法的神奇威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