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一切條件向世人說明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7月30日】 從中央電視台開始對法輪功進行誣蔑歪曲的反面宣傳後,所有的新聞媒體都在傳播著同一個反面聲音,無論你走到哪裏,聽到的看到的都是相同的內容。周圍的一切輿論都包圍著你,壓著你有種難以透過氣來的感覺。向外界說明真相成為十分緊要的事情。從此這就成了我修煉中不可缺少的一項內容,一有機會,我就會不失時機地根據具體情況告訴對方我所知道的事實真象。

在幾次乘出租車時,電台正在廣播關於法輪功的新聞,我就試探性的問司機,你相信電台說的嗎?法輪功到底是好還是不好?結果有這麼幾種情況:知道法輪功的司機都相信法輪功學員是好人,因為他們熟悉的人中就有法輪功學員。他們還會帶著疑問詢問事實真象。司機說,太深的我也不知道,不過法輪功對身體肯定是有好處,要不怎麼會有那麼多人學。這時我就會積極地、馬上開始澄清,說他們報導的都不是真實的,並且希望在有限的時間裏告訴他們多一些,更多一些。不了解也不想涉及法輪功的司機則往往避開話題,但同時也流露出對連續轟炸式報導法輪功事件的反感。每當這時我會非常苦惱,不知自己應該怎麼做,最初心中總是夾雜著一絲的怨憤,不知是針對政府還是針對不明事理的人們。

在中央台連續歪曲報導法輪功事件那段時間,我十歲的繼子來到我身邊與我共同生活,他親口對我說,"見你之前我相信法輪功就像電視上說的一樣,所以我心裏對你有些害怕,記得有一次你給我洗頭嗎?我當時心裏在禱告,不要殺我,千萬不要殺我,……後來我發現你不但不像他們說的那樣,而且對我又非常好,所以我開始懷疑,才問了你很多關於法輪功的事,"孩子在我為他說明大法真象和看到《轉法輪》這本書之後就表示要學法輪大法。一次在北京某賓館,我看見孩子在和兩個服務生交談,我問他,你在和他們談甚麼,他告訴我那兩個人在說法輪功的事,他在告訴他們倆電視上說的不是真的,法輪功都是好人。

今年初,我帶著師父的照片底片去像社沖洗,店主認出老師,她問我是不是法輪功學員,我說是。在沖洗期間,她詢問了很多關於法輪功的事,她說她以前不知道法輪功,我就不停地講了許多她關心和不了解的事情,講了學大法後自己各方面的變化,以及新聞報導的失實之處等。她和店裏的其他人一直耐心地聽著。有一個外地顧客,他加入話題說他知道法輪功,因為他們那兒有很多法輪功學員,他說他們絕不像電視說的那樣。離開時,店主友好地給我留下電話,說有事再過來。

政府對法輪功定性之後,我周圍的親朋好友就沒斷了對我的關注,在一一向他們表示了我堅定修煉的信念之後,也開始對他們循循開導、勸善。每次談話都有不同的結果,有時會使對方的話語很尖刻,越想讓對方理解和了解事實,對方越是排斥。前一段時間和三個朋友談到法輪功,聽到他們在滔滔不絕地講,尤其在說師父如何如何時,我當時氣得渾身發抖,眼淚就在眼圈轉。為甚麼會這樣,我開始從心性上找,肯定存在著某些執著。或許是我說話過於偏激,急於說明事情的真象,希望他們不單單是理解,更渴望他們能修煉。從他們的言語中我發現了自己強烈的執著心暴露無遺。於是我開始讓自己平靜下來,即使是我最不願意聽的話也靜靜的聽他們講下去,我也開始通過談話內容針對自己的心性去執著,心靜了下來,同時善念也出來了,也能平靜地與他們交談,並承認自己剛才有些話說的不妥當。結果事情有了轉變,他們的語氣緩和了許多,也能聽進去我說的話了。

讓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其中一個朋友說的一句話,你回去再學學法,然後再來引導我。這句話讓我醒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第二天我就看到了師父的新經文"走向圓滿",我一下明白了許多,你執著於甚麼,他就會利用你執著的東西攻擊你;不能只想為大法做事情而忽視深入學法,不能只單單為弘法而弘法卻不去從中修煉自己,這樣弘法的效果就不會好。

執著心放下了,事情也有了轉變,在我和朋友談話的第二天,說讓我」引導」他的那個朋友給我打電話,要看一看《轉法輪》這本書,我聽到後並不像以前那樣有種興奮感,我悟到弘法應該做而不求。

這一段時間我雖然沒有迫於社會的壓力不開口,也沒有因為怕周圍的人不理解而沉默,而是想盡各種方法,包括將明慧網上的文章、照片打印出來,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自己堅定修煉從沒有動搖過,但遇到問題和阻礙卻沒有想到要針對自己。師父的新經文「走向圓滿」點醒了我。目前還有很多學員不清楚上訪、護法、修煉的大法學員被殘酷迫害的種種事實,很多群眾不清楚真象,我感到有責任向身邊更多的人說出我所知道的一切。護法、弘法中放下人的觀念,不管做甚麼都要將自己融於法中,真正做到在法上認識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