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個人修煉的思想框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4月5日】 在網上看了多少大陸學員遭受殘酷迫害的材料已經記不清了。從趙金華之死到陳子秀之死,十餘位大法弟子的身影就這樣被從人間抹去了,他們憑對法輪大法頑強的正信,用鮮血和生命寫下了堅修大法矢志不渝的輝煌歷史,這樣可歌可泣事蹟的另一面是,他們被生生地剝奪了走完師父為他們安排的那條最好的修煉之路的權利。這不是大法的損失嗎?還有多少同修在遭受酷刑折磨?還有多少同修在面對暴虐者的淫威?毫無節制的瘋狂迫害,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逼迫大法修煉者放棄修煉並且做出反對大法的罪惡之事,以使屈服者難以回頭重修。酷刑的程度不在於學員個人有多少業力和多大的承受能力,酷刑的程度取決於施暴者的興致和被害者是否真正屈服。「惡者生存」--如此黑暗和邪惡,早已超出了正常的相生相剋的理,這是相生相剋幌子下泛濫的邪變,是宇宙中一切不正的東西對「真善忍」大法的瘋狂排斥和抵抗!

讀著同修們為法遭受迫害的經歷,我想起兒時讀過的一首詩,那是一位慷慨赴死的革命者留下的:

「為人進出的門緊鎖著,
為狗爬出的洞敞開著,
一個聲音高喊著--
爬出來啊!給爾自由!」

這不是也在說著今天的事嗎?那位革命者還說了些甚麼已經從我的記憶中淡忘了,可下面這句還在迴盪:

「我渴望自由,
但我也深知道--
人的軀體怎能從狗的洞子裏爬出?!」

是啊,正法修煉者怎麼能向宇宙中不正的勢力屈服呢?邪惡者看清了這一點,企圖通過不擇手段地從肉體上制服學員來達到破壞傳法度人、阻擋整個宇宙正法進程的目的,而師父的傳法度人是和正法同時進行的,關係到宇宙未來的安排。所以這難不來自學員個人的業力(雖然學員所受的難中有學員自身業力的成分),這難不針對學員個人而來(雖然這裏有學員個人的因緣關係),更不是我們整體修煉中有需要糾正的問題(雖然我們整體修煉中有一些需要被糾正的問題),而是宇宙中的舊勢力和邪魔對正法的破壞。從去年「4.25」至今,形勢表現出越來越嚴峻。在這樣的嚴峻形勢下,在這樣針鋒相對的正邪鬥爭中,作為一名正法修煉者,我應該如何順應歷史的發展、助師世間行呢?

去年「4.25」以來,隨著鎮壓的升級,邪魔表現出前所未有的猖狂。學法和思考一直在進行,雖然肉身人腦,想做任何一點小事也頗費手足的勞動,但我一直在盡力護法,雖然一時說不清道理,但心中總覺得這是修煉人的本份。在無法料想的複雜事態面前,也會想自己的修煉提高,但更多的是想作為一個修煉人自己還能為大法多做甚麼。也許有人認為這種心態太有為,可這種思路幫助我在幾次大是大非面前都做出了正確的選擇。盡心護法中,師父常常給我各種點化和考驗,使我逐漸更好地理解了「真善忍」法理、宇宙正法和大法修煉的真正內涵。這是思路侷限在個人修煉中時所無法發生的效果。

在近一年的護法實踐中,眼光和心胸在護法中也自然而然地開闊起來了,以前很難割捨的執著不知不覺放下了,一種想法越來越清晰:法正乾坤是個特殊的歷史時刻,積極參與正法進程、護法助師才是根本,這是超越個人修煉的,這很可能就是當初我們選擇這個時候得法的真正原因。而在本著強大正念護法助師的過程中,必然會越來越無私無畏(無我),個人修煉自然也就包涵在其中了。順便一提,人稱世間生命最可貴,可對正法修煉者來說,死亡僅僅意味著丟掉肉身,結束在人類這個空間的苦難經歷,走入真正美好、誠善的新世界,那是多麼可喜可賀的事啊!即便在未完成整個修煉過程時為正法獻身,結果也將是在謎的世界中輪迴造業直至業大毀滅所完全無法相提並論的,談何畏懼?死亡的恐怖只是無邊宇宙中一粒小小塵埃中的一粒小小塵埃中一個控制謎中之人的虛幻罷了。超越了這個虛幻,人世間還有甚麼難捨難離?

談到護法,弘法又何嘗不是護法?無論採取甚麼形式,結果讓周圍人認識到大法好,讓世界知道了大法的真實故事,讓有緣人聞法、得法,上訪,讓這個世界的任何一個部份支持和幫助大法學員爭取天賦人權,用科學和自己的親身經歷證實大法,同修之間互相鼓勵、互相啟發、堅持修煉、共闖逆境,等等,那不也就是護法和順應正法天象之舉了嗎?憑著對大法的正信和護法的正念,手捧一顆對自己負責、對社會負責、對大法負責的赤誠之心,師父能不安排這樣的弟子提高嗎?

有人說《轉法輪》裏沒有講過上訪,沒有講過辦因特網,沒有這個沒有那個。對此,我的想法很簡單:在當前這樣的形勢下,法正乾坤是第一位的,雖然正法之事是師父在做,但作為弟子應該盡力去配合,不拘形式。堅持修煉是配合,上訪是配合,辦因特網傳播大法正面信息是配合,走訪人權組織和各國政府機構等等都是配合,只要心中裝的是大法而不是帶著強烈的個人觀點認識,不是下意識地掂量著個人得失,都會在這個偉大的歷史關頭起到人間護法神的神聖作用。

有人說很多弟子寫了保證書後其實在家學法煉功從未間斷,也是好事。對此我曾經有過迷惑,以為這是保護修煉者的權宜之計。但護法中我漸漸明白了,在正法進程中這樣對待神聖的大法是罪過:很多人都做了書面保證(雖然絕非本意)並韜晦待時,才使得邪魔得以在輿論上宣告自己的「勝利」,得以更集中精力地對付以各種方式走出來護法的大法精英。這不是無形中站到那邊去了嗎?當然,修煉中的人在異常複雜的情況下也會犯錯誤,而且很多犯了這種錯誤的同修已經回到積極護法的群體中在加倍付出,成為護法的有生力量。這是後話。

曾幾何時,千百萬大法弟子挽臂同聲高呼:「不許打人!」「打人犯法!」在那樣的正義之師面前,邪惡失去了控制,打人者從內心深處感到發抖。如果每個大法弟子都成為大法在人間的一塊堅固磚石,幾千萬、近億個弟子就是能托起大法在人間豐碑的堅固基礎。風吹不動,雨打不搖,任憑電閃雷霹,我心巋然不動。那雲能聚多久?那夜能拖多長?萬眾一心,不拘泥於形式,大法在人間的豐碑將使膽敢來拼撞的邪魔頭破血流、聞風喪膽!

護法之心維護的是給予我生命、又在廣博無垠的宇宙中把我這個微不足道的生命從人世的執迷中解救出來的宇宙大法,是創造了宇宙和宇宙中所有物質及生命、萬古以來連神都不允許知道的「真、善、忍」根本大法。能為護法出力是我生命的造化,我不護法誰護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