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在印度──班加羅洪法行(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2月1日】一個功友從印度回來說:「印度洪法需要會英語的學員。」聽到這話,我想:為了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我應該盡自己所能去洪法和證實大法。我會英語,假期也快到了,應該去。另外一個只會幾句英語的學員也願意去,她根本不知道我們要去哪個城市,也不在乎為她訂的返程機票比我晚一天,只是說:「有師父安排,不用擔心,我不怕。」出發前,各種常人的執著心都上來干擾,我有點擔心在印度到底會遇到甚麼情況呢?我最怕和人講話了,到時候人生地不熟,用英語去介紹行嗎?我想呆在家裏舒服地享受假期,又想完成學車的課程,又想去其他地方參加法會看看師父會不會到場,同時又希望來點甚麼事使我名正言順地取消這次洪法之行。但是,我心深處清醒地認識到:這是自私的執著的干擾,我要排除它們。

堅定了決心,我們提著大包小包的資料和用具,深夜飛到了印度南部有著「印度硅谷」之稱的班加羅(Bangalore)市。我們此行主要是為了開辦前面學員已經為我們安排好的三個九天班,一個是清晨在一個印度朋友家裏,用電腦放老師講法VCD,另兩個分別是十一點半和晚上五點半開始,是在兩個新學員的家,主要由她們的鄰居和朋友參加。早上來參加班的只有一對老夫婦,他們的英語並不好,可是卻能夠靜靜地聽師父的英語講法帶,並認真地向我們學煉。另外兩個班共有四十來人,最初以家庭婦女和自由職業的人士居多,他們大多數人都煉過許多種功法,對修煉很感興趣。我們在這三處地方來回跑,看到班上有新來的人便送上幾種不同版本的英語簡介和心得體會摘選,在空閒時與他們談心,回答他們的問題。起初,我們是觀看VCD和教功,後來由於有不少新來的人士不了解這是甚麼功法,加上許多人聽不懂英語翻譯,我們就加多了介紹,並改為教功和讀英語轉法輪,計劃等他們有了一定的理解後再組織正式的九天講法班。新學員大多對煉動作非常感興趣,而且許多人一上來就感到了能量、熱,感到放鬆和舒適,因此非常願意來一起煉。我們一方面為此高興,感到了大法的威力,一方面每天都要反覆強調學法的重要性,和他們一起讀《轉法輪》,並建議他們去當地書店購書。

九天下來,新學員們大多都有非常深的感受。有的人說:「我接觸過許多其他功法,無非是兩個功效:教人治病和健身,而且許多都要收一千多盧比。而法輪功更深,免費,是完全不同的,我想一直煉下去。」有一位五十出頭的太太患氣喘病三十年,要依靠噴劑,卻在早晚煉功兩星期後擺脫了藥物,令其他人感到震撼。還有幾個十一二歲的小學員,動作標準優美,天天堅持煉功,同時也注意學法。其中一個叫尼達的小女孩一次煉完功後走過來問我:「我可不可以在學校介紹法輪大法?」我真沒想到一個十二歲的小孩會說出這話,我高興地摟住她說:「當然可以,這是最好的事了。」我給了她一些簡介和大法的氣球,後來她說她第二天就向五個同學介紹了,並且向校長表示想在學校全面介紹。

在辦班之餘,我們也進行了其他方面的洪法工作,比如在當地朋友的熱心聯絡下,當地最有影響的報紙「印度時報」副報「班加羅時報」的記者採訪了我們,連續發表了兩篇介紹法輪功和我們這次教功活動的簡訊,兩次短文要點突出而又簡單明瞭,充份介紹了大法的獨到之處。報紙一出,我們的手機就響個不停,不斷有人來詢問情況和表示願意來參加班。我們便把他們介紹到那兩處住家,與我們一起煉功學法。這樣,每天都有新人前來。我們感覺表面看上去是我們和記者在做,實際這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和大法的威力。

為了擴大影響面,我們從第三天開始住進了市中心的一個小旅館,每天清晨六點半到八點半去附近的一個大公園煉功,旁邊掛著橫幅和大法氣球,擺放簡介。我們一人煉功,另一人發簡介和回答問題。在公園裏鍛煉的人非常多,他們好奇地看著我們,微笑地接過簡介,問:「這是甚麼?」也有許多人不由自主地停下來走到簡介架前,主動拿起簡介認真地閱讀,還有的人立即表示要學功。有一個年輕的電影導演在看了當天的報紙之後就騎著摩托車到公園裏來找我們,由於公園太大,有五六個入口,他開了半小時才來到大法的橫幅前停下,他說:「我想淨化我的心靈。」我們慶幸他在我們即將離開的一分鐘前到來,同時在心裏感謝師父的安排,正如師父所講:『法度有緣人』。

這期間,我們還在一位德裏來的功友的幫助下,非常意外地在班加羅市的國立精神健康和神經學院的神經學系為該系的所有職員和學生開辦了一個法輪功介紹班。這個學院是全印度同類學院中最有名的。我們想:向這些科技界醫學界的人士宣傳大法是很有意義的,他們可以在認識大法修煉的過程中用科技來證實大法。他們也是眾生,介紹班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在系主任的通知下,共有近四十名教授和副教授職員和研究生出席了介紹班。他們熱情地幫助我們掛洪法圖片和橫幅,並非常高興地接過了一個又一個大法氣球。我們向每人分發了大法簡介和心得體會彙編,用英語概括介紹了法輪大法的特點和在全世界的洪傳,然後播放老師教功的英語VCD,接下來由學員展示五套功法,最後回答了聽眾的問題。

我們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我們的一言一行代表著大法,也影響著周圍的人。在班加羅市的十天裏,我們經常租用一部出租車,便自然地與司機有了接觸。有時候看到他在外面等候我們許久,我們就為他買飯和水,後來乾脆讓他一起來參加班,向他介紹功法。他非常感動,他說他感到我們的功法與其他功法不同,說我們是非常好的人。在後來的活動中,他幫我們提資料袋,主動向行人發簡介,比我們還要積極,並用方言介紹大法。我送給他『法輪功』的英語本和普度音樂,希望他努力學法。一天傍晚,我們上了出租車,由於白天的奔走感到有點疲憊,車子開了,車內忽然響起了『普度』的音樂,我才意識到是司機在播放我給他的錄音帶。優美的音樂迴盪在車內,疲勞頓時消散。我聽著美妙的旋律,望著窗外:塵土,人流,車流和嘈雜。茫茫塵世,人們在為何而忙碌奔波呢?生命的意義何在?這個城市終於迎來了大法的清流。還有多少善良的人們在等待著大法。只有大法才能蕩盡世間的塵埃,才能蕩盡心靈的污垢。在普度的音樂聲中,我感到輕鬆美妙,我感到大法的偉大和師父的慈悲,我想起了世界各地在用不同方式洪法證實法的同修。我心潮起伏,卻又難以用語言形容。我也想起了一位加拿大白人學員在發言時說過:『我們應該遍布世界各地』。是的,這時我才真正理解了這句話。這需要我們的共同努力。

(新加坡法輪大法弟子報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