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夏天印度洪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8月23日】 準備居住在瑞典的印度人R先生曾一直在尋找一種能幫助印度人的方法。直到一天,他遇到一位法輪大法學員,並介紹給他大法。然後他讀了《轉法輪》並非常喜歡。他希望能在印度洪法。於是他打電話聯繫一些瑞典和美國的學員,大家開始準備去印度洪法。

我們能否放棄瑞典涼爽的夏日而去炎熱的印度?我們收到來自印度的警告:

「今年夏天將是50年以來最熱的,你們真的能舉辦成講座嗎?」我們知道這是考驗,我們決心已定並且認為這個機會不能失去。我們一天也不想浪費。

最後,三位瑞典學員,加上一位居住在曼谷的瑞典學員和兩位美國學員一起同行。R先生也將在印度幫助我們安排日程。R先生和宗教人士、新聞媒體等有很多聯繫。於是一篇非常有深度和正面的文章刊登在了六月份的《積極人生》(一種新時代雜誌)雜誌上,我們在上面刊登了廣告,預告了我們即將舉辦講座。

第一次講座在6月25日星期日舉行。大約35人參加。我們首先自我介紹,並且簡要地介紹了法輪大法。然後開始教功。2小時後我們利用休息時間回答問題,然後又繼續了2個小時,我們也放了教功錄像片。

我們發現印度人非常感興趣,容易教,並且思想開放。他們很熱心,也很善良。他們中的很多人以前也嘗試過不同的方法。一位女士K醫生4個月前摔傷了膝蓋,她曾經試過幾種治療方法都不見效。但是參加了第一次法輪功講座後,她告訴我們,95%的疼痛沒有了。6月26-27日和29-30日,我們在租的大廳裏為新來的人舉辦了講座。兩位來自法國的學員加入了我們的小組,幫了我們兩、三天,然後他們去了尼泊爾和印度其它地區。

九天錄像班

九天錄像班從7月1日星期六開始,第一天大約30人參加了,後來漸漸走了一些人。最後有四、五個人一天不落地參加了錄像班全過程,另五人只缺席一、兩天。有些人聽不太懂翻譯,有些人提早回家。一些人出現清理身體的現象,有些人可能沒有真正理解這是怎麼回事。我們對此在第一天看錄像之前就解釋過,但是我們應該解釋得更清楚些。

我們決定在每天放錄像講座之前讀書,這對參加者幫助很大,他們真的很喜歡讀書,一位男士告訴我們,他弟弟力勸他參加講座。因為他弟弟自己不能參加。他不知道他是否參加九天錄像班,但是當第一天講座開始時他說:「某種事物讓我來了,雖然我在夜晚要騎一小時摩托車才能回到家。」在九天班結束時,他說,他知道如果這些天下雨他就無法參加了,這時候正是梅雨季節,但這九天從未下雨。有一天晚上,他騎車回家,天很黑。他突然看見路對面有一堆石頭,他沒辦法過去。他想停住,但是已經太晚了,他閉上了眼睛。等他再睜眼一看,已經安全地過到路的那邊去了。他安然無恙!他說:「我覺得老師在保護我。」這是法輪大法的奇蹟。

晨煉

每天早上從6點到8點半,我們在公園煉功。有時有20-30人參加。有些人是新來者,他們是通過別人說起,或者只是路過而知道了我們。印度人像中國人一樣習慣早上起來鍛煉身體。

一天早上一個小女孩來到我們煉功點。她九歲,住在這個公園附近。她父親有時早上也和我們一起煉功,她學功很快,對法輪功很感興趣。有時她和我們一起讀英文的論語。她說:「噢,佛法是中國上帝,對吧?」我們給她解釋了佛法的意思。她喜歡和我們一起讀書。她帶來了一些朋友,很快,她也教他們煉功了。

另一天早上,有五、六個小孩好奇地望著我們,他們又髒又窮。當我們中的一個人過去問他們是否想來學,他們害怕地跑開了。一些新入門的印度學員用印度語解釋說歡迎他們,很快他們就開始和我們煉所有的四套動功了。他們中一些人每天早晨都來煉功。我們問其中一個11-12歲的女孩煉功時感覺怎麼樣,她說覺得平靜詳和。

我們到德裏一週後,發現一個更適合洪法的新公園:尼赫魯公園。這個公園又大又美,很多人經常早晨來散步或運動。很多人來那兒學體操。他們在這兒從未聽說過氣功(甚至太極)。他們開始總是把我們和瑜珈聯繫起來。

當我們在公園煉功時,遇到一位在使館工作的男士。他開始和我們一位學員交談並且每天早上參加我們的煉功。他告訴我們他以前不做任何運動,只是一個月以前開始圍著公園散步。最初,他告訴我們他肩膀疼,他僅僅想通過煉功來消除疼痛……他對教義一點也不感興趣。他還說他不可能在地上打坐,因為他的身體僵硬。直到有一天他和一位瑞典學員進行很深入的交流,他未加思索地和她一起坐下,突然他以單盤式坐住。他非常吃驚又非常高興!一天,煉完功後他告訴我們他打坐時的一個經歷:在一瞬間,他聽到肩膀裏發出一個大的裂開聲,隨之是巨大的疼痛!他想:完了!更巨大的疼痛即將降臨!!但是奇蹟發生了,疼痛幾乎全消失了。他非常激動,他讓我們一個學員搖動他的手來檢驗他復原後的肩膀力量。然後,他甚至去書店買了《法輪功》和《轉法輪》。

大眾傳媒

一位參加我們活動的男士是從中國政府的鎮壓中知道法輪功的。當他讀了《積極人生》雜誌的文章後,他決定參加我們的講座和九天錄像班。很多人感謝這篇文章。

一天晚上,我們見到了文章的編輯和寫文章的記者。我們送給他們最珍貴的禮物《法輪功》和《轉法輪》以表示感謝。

我們還會見了相當一些記者,一位《印度時代》(一家大的報紙)的記者訪問了我們。當我們的一位學員告訴他一些中國學員的故事時,他被深深地感動並且流下了眼淚。後來他打電話說:「我想再訪問你們。」刊登這篇文章後,他收到許多肯定的電話,他也想對法輪功有更多的了解。《積極人生》訪問了我們並為另一篇將在8月發表的文章拍了照片。《商業標準》寫了一篇文章並拍了一張我們在屋頂煉功的照片。《今日印度》(一份政治雜誌)寫了一篇關於中國文化的文章,裏面包括了法輪功。一天,一位路過的年青女士想學我們的功法。她是《印度時報》(另一家大報紙)的記者,後來她決定報導我們。見過我們之後,她開始參加我們每次看講法錄像之前的室內煉功。她覺得動作非常有效,學了所有的五套功法。「India.com」,一個因特網站,也訪問了我們。他們想在他們的網站上放入法輪功的消息。這次旅行好像是事先安排好的。

其它花絮

白天,我們通常在旅館自己的房間裏裏學幾小時的法。室外太熱,有時超過40攝氏度。有時我們分成兩個小組做不同的事,例如我們一些人去訪問各大使館。

有一天我們在尼赫魯公園見到一位男士,他邀請我們參加一個新的健康食品公司的開業典禮。恰好有許多各大使館的官員,一些政治家和一個著名的電影製片人也應邀出席了。令我們又驚又喜的是,一些參加過我們以前講座的人也到場了。典禮的結尾很有象徵性,也很有趣,因為那位製片人的發言使我們聯想到在印度洪法。例如他提到「源於小溪,匯成洪流」。在典禮的結尾,那位邀請我們的人指著我們,建議聽眾試一試法輪功,說每天早上在尼赫魯公園煉功。

典禮後一些對法輪功好奇的人走向我們。一位印度朋友說:現在,典禮之後,你們就屬於這大家庭了。無論法把我們帶到哪個地方都是重要的,絕非偶然。

錄像班結束兩天之後,清早就開始下雨,我們在猶豫是否照常去尼赫魯公園煉功。我們出門看一看,還好,不算太糟糕,於是我們叫了出租車。然後雨開始下大了許多。我們還要去嗎?會有人到公園煉功嗎?我們還是決定到那兒看一下。到那兒時,雨停了,空氣涼爽清新。結果這次早上煉功效果非常好,幾位新來的人和聽過講座的新朋友都參加了。

R先生的媽媽說:九天錄像班之後,每個人都打電話給她,感謝她幫助安排法輪功到印度,並說法輪功有多好。她曾給很多認識的人發信通知我們的活動。瑞典學員在不同的日子(7月9-14日)離開了印度。兩位美國學員仍在印度,準備做更多的洪法的事。我們發現了印度人的特點:他們總是熱心於互相幫助。例如一些人學好動作後,就開始幫助糾正其他人的動作,並且特別熱心地把法輪功介紹給更多的人。我們也驚訝於他們對精神的追求和對生命的深刻理解。即使只花了這麼短的時間,我們也與印度學員建立了很深的聯繫。我們在這幾個星期也學到了很多。在印度有很多人與大法有緣,還有很多很多的人還在等待著得法!大法超越語言、種族和宗教的限制。大法無邊。

印度洪法組 2000年7月

(2000年8月22日編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