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之行(三)--東倫敦、Cape城、後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2月29日】 南非之行(三)--東倫敦(East London)

東倫敦座落在南非的西南海岸線上。雖然城市不太繁華,然而卻很雅靜。東倫敦是我們停留的第二站。也是最長的一站。我們租了一幢別墅。主人Teacia到外地度假去了,所以她把整個房子提供給我們。在我們到來之前,她曾熱心地幫我們做了許多工作。如到郵局代我們取書和資料以及預訂開介紹會用的場地等。

在這裏,我們要用八天的時間辦一期九講學習班。為此,黑人M先生、他的妻子、女兒和兒子一家四口於26日從萊索托(Kingdom of Lesotho)驅車八小時來到東倫敦。他是兩週前在網上無意中看到法輪功在中國的遭遇後,而對法輪大法產生興趣的。當時他立即與大法弟子W聯繫上了。當他從W那裏得知我們要來南非的消息後,立即與我們取得了聯繫。根據我們的行程安排,他選擇在東倫敦與我們見面。他把全家的度假內容改為參加法輪大法學習班。在我們到達東倫敦的同一天,他們全家也到達了。

參加九講學習班的新學員中,還有從約翰內斯堡來的E女士和她15歲的女兒。通過與我們在約翰內斯堡的接觸,E女士對大法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並很願意做聯繫人。我們非常希望她能夠利用這次難得的機會,參加九講學習班,加深對大法的理解。她遺憾地告訴我們:「我很想隨你們去東倫敦參加學習班,可是我的確沒有錢買機票。」看到她那可貴的求法之念,我們大家給她買了飛往東倫敦的機票。

27日下午開班之前,大A和小A在調試電視和錄像機的頻道。一般說來,這不是一件難事。然而,在他們調試多次後,我們只能聽到聲音,卻看不到圖象。一位學員懷疑是不是我們的錄像帶與錄像機的制式不合。在來南非之前,我們曾特意對這裏使用的制式進行了確認。小A為此曾花了幾個晚上按歐洲制式轉錄這套新版的講法帶。如果在開班之際發現帶子的制式不對,可不是一個小問題。這是一個考驗。大A和小A很快地平靜下來。當他們再試一次時,電視上突然出現了師父講法的圖象。大A和小A相對著笑了,我們也笑了。雖然大家沒有說甚麼就開班了,但學員彼此心領神會。

第一講後,我們進行了交談和解答新學員提出的問題。此時,M先生對我們說:「如果明天我的妻子和孩子們不在學習班上出現,請你們不要感到奇怪,因為他們是陪著我來的。」學員M接著他的話順口說出:「如果明天你的妻子和孩子們在學習班上出現,請你不要感到奇怪。」M的妻子和我們一起都笑了。她那雙美麗的大眼睛流露出一種喜悅和聰慧的神態。我們注意到她與剛進門時的她已經不一樣了。

M的妻子不大愛講話。她是一位大學生物學教授。M先生是一個生意人。在前一段,他經受了一些經濟上的挫折。現在,他很樂觀。他準備到另外一個城市去完成他的經濟碩士學位。他們夫婦都非常喜歡大法。他們願意幫助更多的南非人了解法輪功。

在進行九講學習班期間,我們曾租用該市博物館的一個活動廳利用28日和29日兩個晚上舉辦了兩個法輪功介紹會。第一個介紹會對我們大家都是一次心性上的考驗。28日晚6點半,我們部份學員提前帶著各種大法資料來到了博物館的活動廳。然而,廳門緊鎖著,裏面空無一人。開始我們以為找錯了地方,但繞了一圈發現所有的門都是鎖著的。這時,參加介紹會的人陸陸續續地都到了。沒有人來給我們開門。經過商量,我們決定將介紹會改在我們的住處進行。當我們向與會者說明實際情況和我們的決定時,他們表示理解和支持。於是,一個長長的車隊來到了我們的住處。此時,學員M等已經及時地將樓上的大房間布置完畢。介紹會開得很成功。29日晚的介紹會是按計劃在博物館的活動廳舉行的。

12月31,我們觀看了第五講和第六講錄像帶。中國新年的零點正好是南非元旦除夕的18點。我們決定出去到海灘上煉功。17點30分,我們新老學員一起來到了海灘。天下雨了,而且越來越大。大家正在猶豫時,發現離我們不遠的地方有一個敞開式有頂廊廳。有幾個黑人在那裏避雨。這是一個很好的煉功場地。然而,廊廳的右側是一家餐廳,很響的迪斯科音樂從裏面傳出。學員L走進餐廳向一名管理人員詢問能否在廊廳煉功並簡單地介紹了一下法輪功。這位管開始表情嚴肅,但後來卻很柔和的說:「沒問題,歡迎你們在這兒煉功。」說完,他就將迪斯科音樂關掉了。我們提前一刻鐘隨著祥和的大法音樂開始了動功。當我們做第一個抱輪動作時,四週的雨點突然停了。小A後來對我們說:當時正好是18點。煉功結束後,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喜悅的笑容。

晚上,新老學員在一起吃了一頓辭舊迎新的晚餐。大家開心暢談。小A禁不住拿起了照相機。「Cheese」大家留了一影。來自兩國的新老學員愉快地渡過了一個非同尋常的辭舊迎新的時光。

在我們離開東倫敦的前一天,我們應房東的前夫H先生的邀請來到了豬背山(Hogsback)。其座落距離東倫敦120公里的山區。H先生、R女士、H先生的女兒和她的男朋友接待了我們。事先,他們只是想請我們吃一頓具有南非特色的午飯,而我們也沒有甚麼特殊的計劃。當我們談起法輪功時,他們非常感興趣。約半小時後,主人們和客人們都出房間。一個意外的法輪功法學習班在H先生家的前院兒開始了。午飯後,我們一邊散步一邊交談。散步回來,我們繼續教他們學習第五套功法。他們學得都很認真。R女士學得很快。不知不覺中,天快黑了。由於我們要開一段山路並且我們回去還要看第九講的錄像,所以我們不得不向他們告辭。我們走時,他們長時間地向我們揮手告別。

1月3日上午,我們做好了離開東倫敦的準備工作。此時,房東與她的母親從外地趕回來見我們。她們早已從那些參加過法輪功介紹班的朋友那裏聽到了對我們這些「好人」的讚揚。她們買了兩盒蛋糕,希望能與我們小坐一會兒。我們也想讓她們進一步了解大法。於是我們一起喝了茶或咖啡。我們給她留下了大法的書和教功帶。她表示她要讀一讀大法的書籍並與其它學習了法輪功的朋友聯繫。

告別了房東,告別了東倫敦,我們開車沿著海岸線駛向南非的西上方。


南非弘法之行(四) --Cape 城(Cape Town)

1月5日晚,我們終於來到了遊人盛多的Cape城。安頓好行李,我們開始分頭打電話,與三位有關人士聯繫。然而她們中,一個只是客氣的敷衍了事,一個雖對法輪功很感興趣但要去度假,另一個說她本人無興趣但願意將其他人介紹給我們。我們準備盡己所能,但順其自然。

第二天,我們來到了旅遊盛地Cape點(Cape Point)。此地被稱作「美好希望之點」("Cape of Good Hope")。那天晴空萬里,遊人很多。我們找了一塊寬敞的地方,以藍天和大海為背景,我們站成一排。悅耳的音樂和緩慢圓的動作吸引了許多遊客,他們紛紛到我們前面取資料。學員大A主動停下來,與那些好奇的人們交談並介紹法輪功。煉功時,許多學員感到心很靜。把大法帶到這個「美好希望之點」,我們都很高興。

回來的路上,我們接到一個叫Geven先生的電話。他是那位從說不感興趣的女士那裏得到我們的電話號碼的。他很想學習法輪功。他希望我們能通知他教功的時間和地點。雖然我們想租一個場地,但因為人生地不熟會花很多時間和精力。於是我們決定利用旅館的側樓廳。該樓廳是我們每天吃早餐的地方。我們向旅館的老闆表達了要租用該樓廳介紹法輪功的願望。老闆歡迎我們在供早餐以外的時間使用側樓廳並且免費提供給我們。我們取來一些大法介紹資料並希望他有時間來參加介紹會。

1月7日上午,我們先來到了一個市圖書館,向其贈送了轉法輪和中國法輪功以及一些介紹資料。圖書館的工作人員對此很高興,連聲地向我們道謝。隨後,我們找到了一塊較安靜的地方展示法輪功。人們有的來拿資料,有的駐足觀看。不久,法輪功的簡介資料只剩下了幾張。此時,附近的露天爵士音樂會響起了音樂。於是我們決定換個地方。我們邊走邊找能複印的地方。從複印店出來,我們選中了一塊地方。雖然在這裏休息和過路的人很多,但還算安靜。我們在此繼續弘法,直到兩個小時後簡介又被拿光了,我們才停下來。

晚18點30分,法輪功介紹班開始了。除了Geven和他的兩個朋友外,旅館的老闆娘也來了。她告訴我們她丈夫也想來參加,但他們中只能來一個人,所以她丈夫就讓她來了。由於他們中有很多人是練太極的,所以提出的問題大多都圍繞著法輪功的特點和法輪功與其它氣功的區別等。我們相互配合,對他們的問題一一做了解答,使他們對法輪功有了進一步的理解。他們都有要得到一本《中國法輪功》的願望。遺憾的是我們手裏僅剩了最後一本(裝有76本《中國法輪功》的郵件未到)。在旅館老闆娘的執意要求下,我們把最後一本「中國法輪功」給了她。她表示歡迎其它學員找她藉此書。學習了五套功法後,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們與Geven等人決定,利用明天週六的時間辦一個功法學習班。

第二天上午11點,參加昨日介紹班的Geven和Sheila以及另外兩個新學員來到了我們住的旅館。由於每週六旅館要做大掃除,所以老闆娘帶我們來到了附近的一個小花園。這裏非常安靜,很適合我們教功。2個小時很快地過去了。教功班結束後,他們隨我們來到旅館。我們將三本《轉法輪》、5盒煉功音樂磁帶和數份介紹大法的資料帶交給了Geven和Sheila並希望他們今後能堅持看書和煉功。他們表示願意幫助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

下午,我們驅車來到了Cape城的兩座山上,觀覽了該市的容貌和日落的情景。一下午我們玩的很開心。

1月9日是我們(除學員B和P夫婦以外)離開南非的日子。在整理行李的同時,大家將手裏所剩的大法資料集中起來。我們將這些資料留給了學員B和P夫婦。他們還要在Cape城逗留一個多星期。這期間,他們準備繼續與Geven等人保持聯繫並向其它有緣人介紹法輪功。

20天的南非之行結束了。我們帶著南非有緣人士對大法的渴求之心和得法後的喜悅之情以及我們自身修煉的新的體悟回到了瑞典。


南非之行(五) --後記

南非是屬於對有關法輪功的消息很閉塞的國家之一。無論是正面的還是從中國政府那裏傳來的負面的,南非的媒介基本對法輪功無任何報導。世界上還有許多類似像南非一樣的國家和地區還沒有機會聞到大法,還有許多善良的人仍然在尋求著、等待著和渴望著。

M一家和E女士等是屬於已經得了法的幸運者。和我們一樣,他們也擁有了一部通向圓滿和上天的梯子。然而能不能修,能不能修成,全看每個自己。在修煉的路上,考驗是必不可少的,磨難也是不可避免的。

M一家講法班結束後,興高采烈地驅車駛往萊索托(Lesotho)。他們的車在路上剛開了4個小時,突然就出故障了。他們費了很大的周折才把車送到當地的修車場。雖然那天晚上他們很晚很晚才乘一位朋友的車回到了家,但是他們悟的卻很好,知道這是一次考驗和一次還業的機會。在給我們的電子信中M先生說:法輪大法使他們全家人的身心都收益非淺。M的妻子說也告訴我們:她和孩子們經常談討真善忍,他們也常煉功。M先生現在Cape城的一所大學繼續他的經濟碩士學位。他給該城帶去了第1套講法錄像帶。他願意為更多的有緣之士得法而盡自己的一份力量。一週前,M一家寄來電子信表示願意參加4月份在瑞典召開的法會。雖然由於時間和地點的變化使他們不能如願,但是大法在他們心中的位置足以可見。

E女士現在正經歷著淨化身體和多方心性方面的考驗。我們不斷地通過電話和電子信箱關心和鼓勵她。E女士15歲的女兒則來信希望我們能給她寄去一套配有英文同聲翻譯的講法磁帶。

自從回到瑞典,我們每個人都以不同的形式與那些參加了介紹班和學習班的人保持著聯繫。南非之行是我們弘法的開始,而保持和他們的聯繫則是我們這次弘法的繼續。在解答他們提出的問題和鼓勵他們精進修煉的同時,也是在修我們自己。每當有人提出需要9講大法錄像帶和大法書籍時,我們都非常高興地將所需資料準備好,及時地給他們寄去。

在當今法正人間的歷史時刻,向沒有機會聞到宇宙大法的人和向還沒有真正了解宇宙大法的人弘法具有其特殊的意義和新的內涵。弘揚大法和證實大法更是我們這些有條件走出去的海外弟子義不容辭的責任。如果世界上能多一個知道宇宙法理的人,那麼就多了一個好人。即使此人修不成,那麼他也會進入到下一個新的世界。他今後的生生世世都會因此緣而深深受益。

近20天的南非弘法之行,對我們每個修煉人都是一個極好的修煉過程。我們都不同程度地發現了一些自己藏在深處的執著。雖然此行弘法效果很好,但不是一帆風順的。阻力有的來自我們本身的執著,有的來自對方的執著,還有的來自另外空間那些舊的勢力。然而,大法的威力是無比的。修煉大法的人畢竟不是常人。我們通過學法交流和自覺的正心正念,大家一起攻克了一個又一個的難關。每當我們出去弘法和做與弘法有關的事情時,我們的心都很齊。儘管我們每個人在這次弘法中的收穫可能不一樣,體悟可能有所不同,但是我們知道弘法是與我們的修煉緊密相連的。我們要在修煉中弘法,在弘法中修煉。

(完)
瑞典學員供稿
2000.02.25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