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布拉蓋提.麥登的德裏書展洪法

——2000年8月12-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9月13日】 2000年9月4日

我們是美國法輪功學員,正在印度德裏洪法。現在,印度越來越多的人們逐漸知道了法輪功,洪法的機會也越來越多。

我們的洪法活動之一是參加一年一度的德裏書展。為使更多有緣人得法,我們與一位知名順勢療法書籍的出版人一起參展。此次書展展期是從今年8月12日至20日。許多人評價說,每年的展會都基本相同。而今年唯一新鮮的事物就是法輪功。

書展開始的這一天,我們在櫃台上掛起法輪大法海報,然後開始發傳單。一小時之後,一位實用能量療法的推銷員開始在我們旁邊擺起鋪位。當然,此非偶然。

隨著書展的逐日進行,我們注意到她擺書的方式與我們越來越相似。她似乎變的很有衝勁,越來越佔地盤。有時,當我們與詢問者談話時,她會打斷談話,將客人吸引到自己這裏來……「請問,你知道xx事情嗎?請寫下您的姓名和地址!」我們保持冷靜,面帶更多的微笑。有時,她甚至會坐在或站在法輪功海報前面。我們並不介意她為自己和自己的書籍多佔地盤。而是更靠近行人站著發放傳單。她很快也學起我們的做法。

我們意識到她勸了多少人在她的留名簿上簽名一點也不重要。大法是最有力量的。我們只要能發出正面印有「真善忍」三字,背面印有「希望所有人都了解法輪功的美德」的傳單,以使更多的人知道中國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就行了。當隔壁的推銷員使盡招數仍無法勸說人們信她時,也常有沉默不言的時候。到最後一天,她似乎耗盡了力氣……,她坐在牆角的椅子上,不像前幾天那樣使勁招呼人們。書展結束前,她走過來,坐在我們的椅子上。問如果煉法輪功是否能給她更多的精力,是否要每天煉。

第一天書展,我們帶去了約300份法輪功傳單,當天就發完了。我們又印了500份準備第二日發。結果還是不夠。我們中的一人只好去再印。還打電話讓一位新學員再送些傳單來。當他到達時,那位能量療法的推銷員遞給他一份業務通訊,要他在聯繫簿上簽名。他接過業務通訊,也簽了名。但是他說,「你知道嗎,我以前也煉過瑜珈和xxx,但是自從我煉了法輪功,我的血壓下降了……,我找到了內心的平靜和力量……,我在今後要一直煉法輪功。」至最後一日,我們已經發出去了約5000份傳單。

一位紳士對我們的功法不收費很感動,想在書展之後約我們會面。另一個人說:「法輪功真的到印度了嗎?」還有一個人說他自己在三年前已經聽說法輪功,但是只能從網站上印下資料。還有幾個人問是否能購買一套法輪功海報。

在書展期間,許多人登記參加錄像講座,並詢問何時<<法輪功>>和<<轉法輪>>的書能夠在印度買到。人們還從印度不同的地區打來電話,詢問有關書的事情。出版商最初曾通知我們書展時書會印好,實際上卻未能如願,因此我們計劃到出版社看一下印刷情況。在我們訪問時,出版商問及將此書翻譯成印度文的事。我們於是給他看了法輪功傳單。讀過之後,他跟我們說,他會來參加早晨的煉功。

也有一些人是從一本16頁的小冊子上得知的法輪功,這本小冊子是通過印度一份主要的新時代雜誌,作為一份禮物發放給此雜誌的兩萬名訂閱者的。這件事是怎麼發生的呢?我們曾約見出版商商談在印度印書的問題,可是會談時間好像是毫無必要的被推遲,一星期之後,我們終於見到了他。令人驚喜地是,當時他正與一位新時代雜誌的銷售主任會面,並邀請他一起參加同我們的面談。在談話過程中,這位出版商決定免費印刷小冊子,作為禮物發給訂閱人,為公司作廣告。正如事情總是安排好的一樣,法輪功成為該雜誌八月份的專題報導,而伴隨的小冊子也被發送到了全印度。

週日傍晚在印度門的煉功

我們來到人流眾多的印度門進行煉功活動。這是德裏的家庭晚上散步和欣賞夏夜的地方。我們得知,每天有上萬人到這裏來。當我們到達時,看到孩子們在噴泉處玩球,家庭成員們在野餐。我們自然就開始向公園裏的人們發傳單。但是,沒過多久,一些看似是旅遊者的男人走近我們,手裏拿著棍子。我們也給了他們傳單。他們倒也不是特別刻薄,但是我們不明白他們的語言。我們將這件事領會為不讓我們繼續在公園裏發傳單。於是決定停止發傳單,轉而煉半小時的動功。煉了一會之後,我們感到沒有風了。我們聽到周圍有些動靜 -- 有笑聲和吹口哨的聲音,而且有人在說「法輪功!」四套功法煉習結束之後,一睜眼,發現我們被約100個男人和男孩所圍住。當我們席地打坐時,我們不得不要求他們騰出些地方來。警察來了兩次,驅散看我們煉功的人群。煉功之後,一位新學員告訴我們,引來了這麼多人圍觀,他有些擔心。他在煉動功時,感到氣悶,警察來驅散人群時,他挺高興。他知道法輪功是好的,願意用印度語告訴人們他的經歷和感想。

就在我們與公園裏的人們交談時,幾個人走近我們說,「布拉蓋提。麥登?」他們認出我們是參加書展的人。有一個學生想學功法煉習,他次日要回家鄉。他學了動功。那位新學員幫助解釋了關於書的事情,並交換了聯繫電話。在沒人為我們翻譯的時候,我們就給他們看法輪功宣傳單,並對他們說,「Sachaie,Daya Drishiti and SahanShakt (真,善,忍)」。他們非常認真地聽著,我們留意到他們點著頭答到,「Acha(好)」……。不斷有印度各地發來的電子郵件,信件和電話,詢問法輪功的事情,特別是德裏。就此,我們決定在德裏多停留一段時間以幫助新學員開創一個修煉環境。我們不斷接到很多熱情誠摯的邀請,讓我們到印度其他地區訪問。這回,我們只能收集一下他們的聯絡資料以便通知他們即將在他們的地區或城市開展的法輪大法活動。我們邀請更多的大法學員加入我們在印度的洪法活動。

(印度洪法小組, 2000年8月)
(2000年9月12日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