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西行洪法紀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8月26日】 八月三日,八位法輪大法學員從多倫多出發,乘「灰狗」長途汽車行程四十多小時,來到薩斯喀通省的Regina市。其中年齡最大的是七十六歲的老伯,他下車後精神十足,與前來車站接我們的素未見過面的當地新學員談笑風生。

當我們走進一家中餐館時,我們倍受注目。餐廳裏的人都盯著我們穿的T-恤上的字--「法輪大法」,「真、善、忍」。我們剛坐下,鄰桌的幾位中國人就匆匆離去。當地學員介紹說他們是中國學生會的,可能怕我們。原來在此之前中國大使已到此做過「工作」。因為受到中國政府的錯誤宣傳,該學員的父親(母親還在大陸)竭力反對兒子修煉法輪大法,並在我們到達的當天離家出走,揚言若兒子不放棄修煉,他就不回家。該學員後來找到他父親,提到自己的心臟病和幼年時就患的哮喘(家中雖有祖傳中醫密方,但只能控制,不能根除),經過煉法輪功全好了。老父親也是親眼所見,自然無言以對,就說可以在家煉,但不要出去弘法。該學員做為一位真修弟子當然不會答應做出這種自私的行為。

有一天我們在Regina市中心公園洪法,過來兩位中國姑娘,遲疑地站在大法宣傳板前面,一個說就是,一個說不會吧。當得知就是大陸打壓的那個法輪功時,她們接連倒退幾步,臉色都變了。她倆剛到加拿大一個多月,早在大陸已被不實報導嚇壞了。一位想和同鄉的北京學員交談,另一位找到了說廣東話的學員,經過交流,她們改變了看法,開開心心拿了大法資料走了。

在學員們的努力下,在不到一週的時間裏,我們給當地市圖書館送去了大法書和錄像帶,聯繫當地書店售書,在Chapter書店演示五套功法,向市長送書洪法。當地報紙在第二版以大幅照片對我們做了正面報導。第二天就有人到書店購買大法書。在Regina市的最後一天,CBC電視台也來採訪,並在當天晚六點新聞黃金時間播出。伴隨著大法煉功音樂,七位學員祥和的面容以面部特寫的形式一一出現在電視屏幕上,突然鏡頭一轉,我們看見天安門前正在做頭前抱輪的大陸大法學員,看見身穿制服的警察衝過去打學員舉著的手。接著又有渥太華, 多倫多中國領館前學員們煉功的鏡頭。最後以當地學員的證言「我的病全沒了」結束。

八月十一日,我們來到加拿大第三大城市溫尼伯。 人生地不孰,然而我們碰上了這裏大型世界民族文化節,並趕上了中國文化館的最後兩天。儘管有人投來怪異的目光,我們帶來的上千份大法報紙、傳單很快就發完了,中文報紙很受歡迎,以至我們不得不考慮保留一些以備後面幾天弘法用。

在與當地媒體聯繫時,有位記者問我們從哪裏得到資助,他難以想像我們都是自費花時間精力來洪揚大法。還有一位記者認為一年前對法輪功有過報導,現在已不再是新聞。我聽後深感自己沒能抓緊時機向世人說明真象。不管媒體是否報導,我們「做而不求」。學員們不顧路途疲勞,烈日炎炎,汗流浹背,蚊蟲叮咬(據說溫尼伯的蚊子世界聞名),背著行李,用行李車拖著洪法用品,從一個點趕去另一個點,大家都為取得最好的洪法效果各盡所能。

有位當地西人約翰遜在路上看到我們,對法輪大法的「真善忍」很感興趣。他常為自己說真話而不被人理解而苦惱,生活的磨難讓他感到自己的「忍」不夠。他還說自己一直在練太極拳,可是越練越沒感覺,就像做體操。第二天他一早就來到我們煉功點學功,學得非常認真。第三天他還要來參加,我們就告訴他我們的下一個洪法點,他也按時趕到了,並說他昨天學功回家後頭痛,他過去曾做過頭部手術,經常頭痛。但這次感覺不一樣,似乎痛完了就沒有了,所以他沒有吃藥,而且很高興。最後他買了大法書和教功錄像帶,還留下地址和電話,希望能與我們保持聯繫。

我們來到溫尼伯市最熱鬧的福克斯文化商業中心,所有活動都要事先申請。管理人員向上級請示後,說只能給我們二十五分鐘,因為接下來另有節目,他還主動為我們免費複印了許多大法傳單,很快就有七位西人前來跟我們學功。然後我們移到旁邊的草坪上,五套功法全部教完。有位保安人員看了法輪功簡介後說,他若不是在當班,他也來學了。整個下午有很多人來看我們的大法宣傳板:有人從來沒有聽說過法輪功;有人想知道中國政府為何打壓;對太極、瑜珈略有所知的人想了解法輪功的神奇特點。有一位來自多倫多的遊客說他在多倫多早就看到煉法輪功的人,通過這次了解後回去要學。還有一位在當地教武術的青年主動邀請我們去他所在的社區活動中心介紹法輪大法,時間就訂在我們啟程的前一天晚上。儘管由於準備倉促,來參加的人不多,但一個個都很認真。臨走時我們給中心留下了一些大法資料。

兩週的西行洪法很快就結束了。學員們在長途車上抓緊時間學法,停車休息時,有的煉功,有的給路邊加油站貼大法宣傳畫並送簡介。回到多倫多後,八位學員個個曬黑了,心卻更明瞭。

加拿大大法學員 (8/24/00)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