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大法無限的內涵戰勝洗腦班的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5日】前幾天,我被強行抓進「洗腦班」。我用正念戰勝了邪惡,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洗腦班。現將個人體悟與經歷寫出來供同修參考。

一進「洗腦班」,邪惡之徒使用勞教所內、外的邪悟之人,盜用法理、斷章取義,歪曲事實對我強化洗腦。我當時發出純正的一念,我像一尊頂天獨尊巨大無比的神,我一念即成,一臂擎天。我打出我所有的功,並請求師尊加持,把我的雙耳封上,「聽而不聞」,「視而不見」。一切邪念、邪魔的干擾,不符合大法法理的話我一概不聽。正念發出後,邪悟者再說甚麼我一概聽不見。而且我義正詞嚴地告誡他們,你們在不堅修大法的前提下談的甚麼我都不聽,因為你們已不配談大法、談師父。隨後我在心裏反覆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

每天晚上,我除了對照大法在查找自己之外,我還運用大法無限內涵在歸正自己。師尊在《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中說:「這麼大的法在人類社會上傳,你想,要容一個人太容易了。我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說,一爐鋼水要掉進去一個木頭渣兒,瞬間就找不到它的蹤影。我們這麼大的法來容你一個人,消你身上的業力,消你不好的思想,等等等等,那是輕而易舉的。」我發出正念,把自己熔入宇宙大法之中,打開自身宇宙中所有間隔,清除所有眾生思想中的邪念,諸如怕心、想像、疑心、邪惡的魔的干擾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思想業力,人的觀念從微觀到宏觀無所不包、無所遺漏想它們死,反覆清理自己。然後用此方法除惡,清除自身宇宙間隔中所有眾生背後的邪惡因素。清除教養院、政法委等背後的邪惡因素等無所不包、無所遺漏,反覆默念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正念出來後,自己在無邊大法中去除了污垢,頓覺自己更加純正、純正、純正……,純似金剛,使邪惡無空隙可鑽,「令一切邪惡膽寒」,靜、靜、靜……靜似一潭死水,「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也三言兩語》)」

在被強制辦洗腦班中,我時刻不忘師尊《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說的:「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五天中我絕食絕水要求無條件釋放,五天中我就睡幾個小時覺。我自始至終有一念,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堂堂正正的從這裏走出去,讓邪惡之徒從我身上看到大法的威力。用我的生命喚醒被矇騙的人們的良知和善念,用生命告訴眾生法輪大法是正法,眾生都在擺放位置。

我絕食絕水三天時,無論誰來勸說我吃東西,我都不動念。我不時想起耶穌、釋迦牟尼為了度人被釘在十字架上和涅槃的無私無我境界。還有慈悲而偉大的師尊說的「我能最大限度地放棄我所有的一切,所以我能解開這一切。」(《在瑞士法會上講法》)。此時我悟到師尊為了眾生能放棄一切,我為甚麼不能放棄一切捍衛宇宙大法呢?而且我純正的一切都是大法開創的。第四天我仍沒有餓的感覺,但因不時地正法、講真相,嘴覺得乾,我就想起師尊講法中說:「神在人間度人其實他也吃東西,但是不吃人的東西。吃甚麼呢?大家知道我講過甚麼物體都有另外的體存在,他吃你那個食物的另外的體。」(《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我意想自己站在一顆高大的蘋果樹或者是梨樹下,吃了很多水果的另外的體,就一點不渴也不餓了。第五天仍覺得口乾,我又意想自己能喝到他們存水缸中水的另外體,但不覺另外空間自己很高大,我意念一想我可以喝了一湖水,吃很多西瓜、水果,想吃甚麼有甚麼(吃的都是另外的體)頓覺清涼不渴。

就這樣,我用正念戰勝了邪惡,運用大法無限的內涵,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洗腦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