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盤否定邪惡勢力的安排就能闖出勞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15日】我在今年8月份因在明慧網上登嚴正聲明而被當地公安分局的邪惡之徒非法抓捕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在非法關押期間我絕食抗議,可是在第十六天的時候,公安分局的邪惡之徒又把我送到勞教所。當時勞教所聽說我已絕食半個多月了拒絕接收,沒辦法他們只好把我帶回看守所並騙看守所的人說「勞教所投教的人不在,等明天繼續投教」並簽了字據。這在法律上是絕不允許的。第二天,看守所與分局商量決定暫時把我放回去,等身體好了再送勞教。(這是我後來知道的)8月17日下午看守所的惡警把我老伴接來接我回家。看守所的一個惡警還騙我說「你絕食勝利了。」

回到家裏沒幾天,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公安分局的邪惡之徒便打電話讓我到「610」辦公室拿身份證,說是給我老伴辦退休,我當時沒去;後來又讓團委書記到我家看看我。其實他們的這一系列作法都是為了穩住我。

9月10日我與老伴去市場買菜,因要過中秋節了,買的東西較多。這時公安分局的邪惡之徒開著車子到市場來抓我。我一看這也太邪惡了,光天化日之下,隨便抓人,我要揭露他們的邪惡行徑。我與老伴對著圍觀的群眾講真相,並念正法口訣,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四、五個邪惡之徒把我這五十多歲的人反背手銬帶上車。我的老伴還在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我被帶到公安分局,他們帶上事先準備好的材料,匆匆忙忙地將我送到勞教所。在去勞教所的路上,我大聲念正法口訣,令邪惡之徒膽寒。當時司機說:「你有能力叫車子出事呀?!」我說:「我看你們太可憐了,盡做壞事,我只鏟除你們背後的邪惡因素。」剛說完不一會兒,在一交叉路口就撞車了。後輪胎當時就爆了,車被撞進一個大坑。我看到他們的臉都嚇變色了,只好打出租送我去勞教所。這次我被送到勞教所的集訓隊。到勞教所我才知道,本來我是不應該被勞教的。邪惡的分局因上次送我勞教時,勞教所拒收把勞教所告到了省「610」辦公室,經過省「610」的同意這次才又把我送來的。當時集訓隊非法關押了三名大法弟子,到勞教所後我悟到這是邪惡勢力對我們的迫害,不應該配合他們。於是我每天都煉功,並絕食抗議這種非法關押。

一週後勞教所買來水果並勸我進食,我告訴他們:「我家有飯有水果,我沒有犯罪,不應該被關在這裏,這是公安分局對我的迫害。你們還助紂為虐,去年一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你們應該吸取教訓。你們既然敢收我,你們就應該做好準備。為了這個大法,我可以捨棄我的生命。」他們偽善地說:「你先吃東西,等身體恢復好了,再跟他們講理。」而且還用車輪戰與我周旋。但是甚麼也動不了我真修大法的心。以前在證實大法中自己做得不好,今後我要加倍彌補,我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去捍衛宇宙真理。我要堂堂正正地修煉。在集訓隊,我每天正常學法煉功。集訓隊的惡警氣得說這不是養老爺子的地方。但是我就是我,一切迫害我的東西我都不配合。

絕食到第十七天時他們給我插胃管,我也不配合。在此期間我曾經跑過一次,沒跑成。晚上他們把我帶到小號去,那裏有鐵椅子,有人還拿來電棍,又給我端來一碗麵條,想強行讓我吃。我不吃,同時我不准他們說我。他們不聽我的警告,我就把麵條一把劃拉到地上,幹警趕緊收拾乾淨,把地也擦乾淨,沒人敢吱聲。然後我又告訴他們我累了,我不站著,我坐在椅子上。

以前被送去醫院強制插胃管不帶手銬,自從我跑過一次以後,每次去醫院插管都被帶著手銬。在醫院裏我給大夫、護士講真相,並告訴他們給我插管是對我的迫害,這不是救死扶傷,而是在無知的情況下幹壞事。而每次在去醫院的車上我都跟車上的幹警講他們是在幹壞事,是在助紂為虐。我被強制插胃管後出現了拉痢疾的現象。勞教所裏,勞教人員都感冒了,吃藥也不見好,渾身沒勁。而我在絕食、拉肚子的情況下還能洗澡,一切正常,足見法輪大法的超常。

我在勞教所裏不配合邪惡的任何命令和指使,堂堂正正地給他們洪法講真相。邪惡之徒對我無計可施,在我絕食到第三十三天的時候,他們給我辦了保外就醫,用勞教所的車子把我送回了家。我從中悟到:作為大法弟子就應該正一切不正的,不能消極承受舊的邪惡勢力給我們設的魔難。在正法中應全盤否定一切舊的邪惡勢力的安排。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