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正法遭拘捕 正念闖關獲自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6日】2001年9月24日,我和23名同修一起去天安門正法。我們早上8點多到達天安門,當時天氣不太好,陰沉沉的,遊人不多。我們一行6人,在天安門前轉了一圈,遊人漸漸多起來。由於種種原因,當時心態不是很穩,所以在打橫幅時,我和其他三名同修被抓。(另兩名當時沒有行動)。在天安門前派出所我們被關一天,一天裏又有各地大法弟子被送到這裏。在被關期間,這裏的惡警往我們潑水,並辱罵我們。說些不堪入耳的低級下流話。

晚上大約7點左右,我們全部被帶走,不知去哪裏,我們大約五個人一輛車,在行駛的路上,我們車上兩名同修遭到惡警毒打。

後來,我被北京郊區一個派出所接走,便和其他同修分開了。當天夜裏兩名惡警看著我,他們換班睡覺,不讓我睡覺。開始時,我向他們洪法,後來我便發正念要求他們放我走。在發正念時,請慈悲的師父加持,這時身體的丹田往上,雙手、臉感覺到一股強大的能量。

大約午夜1點半左右,一種念頭湧上來,我要離開這裏。這種念頭好像不完全是自己發出來的,有一種潛在的力量在帶動著我。因此,在上廁所的時候,我躍牆跑了出去。當時牆很高,我沒有多少信心脫身,所以抱著試試看的想法,我一次試著往上跳,身體很沉,在短時間內想跳過去,幾乎是沒有希望,然後馬上請師父幫助,這時,瞬間一躍而起輕鬆翻過牆頭。緊接著不一會兒,又翻過一座高牆。當時,我下身穿著厚毛褲,外面套緊身褲,行動非常不方便,可以想像,沒有恩師的幫助,我是無法脫身的。派出所附近是玉米地,我跑進玉米地繼續奔跑,這時天下起大雨,四週一片漆黑,為了躲開惡警的搜尋,我開始按橫的方向跑,自己也不知道要走向哪裏。只是不停地奔走。迷路時,慈悲的師父給我領路,天漸漸亮了,我竟神奇般地來到公路旁。

這時雨早停了。我看到不遠處有警車、摩托車,在各大小路上搜尋我,車燈晃來晃去。我沒有勇氣到公路上去搭車(這時過往車輛較少),原因之一,自己滿身泥水;原因之二,惡警隨時會發現我。這樣,只好又躲進玉米地,沿著公路方向走。走著走著,前方出現一大片沒有隱蔽的空地,只好又向後退回玉米地,此時是早上6點多,我停下來休息,一身泥水,赤著腳(跑出來時皮鞋就脫下拎著),一天一夜沒吃沒喝。我坐在泥地上雙盤發正念,請師父幫助趕快脫身。8點左右,我穿過沒有隱蔽的空地,進到另一片地,這時自己感覺比較安全了,便沿著田間小道向前走。大約近9點,我來到公路上想搭車,可是由於自己怕心太重,沒有成功並被警車發現。我又躲進玉米地,同時向公路的同一方向奔走,累了歇一會兒,再走。最後在一小片玉米地隱蔽下來,準備天黑以後再走,那樣會安全些。

天黑以後,我開始行動,這時在不遠處的公路上,一輛警車停在路邊,前面的車燈射向我將要經過的大片玉米地,由於天黑,車燈顯得特別刺眼。惡警吹著口哨,叫囂著。我沒有理會他們,繼續往前走,也許他們已經猜到我的意圖,所以我每到一處,警車隨後也趕到那裏。夜很寂靜,車燈把田間小路照得又遠又亮。我心裏開始憤怒了:我又不是逃犯,為甚麼要這樣無休止的堵截我,太邪惡了。我決定放棄原來選擇的路線,並向相反方向走,這樣,我離邪惡越來越遠,離村莊、燈火越來越遠。茫茫原野,只有月光和我作伴。這時,飢渴、疲勞使我雙腿發軟,沒有力量,幾乎每走幾步都要停下來休息一會兒。

我整整又走了一夜,天亮前我開始向有燈光的地方走,天亮時,正好走進有幾戶人家的小村子,為了安全,我又躲進玉米地,渾身被露水濕透,身體上冒著熱氣,冷極了,雙腿、雙腳腫痛難忍。過度的疲勞使我不顧一切地躺倒在潮濕的地上,昏睡一會兒,我被凍醒了,全身不斷地打顫,這時,我真想找一戶人家暖和暖和,換換衣服,但是,不知道這種想法是否正確,因為在昨天白天,我曾3次求助都失敗了。請師父幫我決定吧。這個念頭一出,一縷陽光射進地裏,照在我的臉上和身上,暖和了很多,我頓時有了勇氣和信心,我能挺得住,陽光一會比一會強烈,身體也一會比一會暖和。我開始發正念,今天一定要走出去。

就這樣,我沿著玉米地和田間小路走,向公路方向靠近,腫痛的腳和腿走起來很慢很費勁。大約10點多,在一農民家,我買到一套舊衣服,一雙舊鞋,雖舊但乾淨。洗了臉,梳了頭,要兩個乾硬、已經放了幾天的饅頭。又躲進玉米地,由於疲勞和虛弱,我再也不想動了,放下心來,甚麼都不想,我躺在暖烘烘的地裏,不知甚麼時候睡著了,醒來後,身體感覺非常難受,頭昏,站起來都很困難。索性又躺下,不知何時又睡著了,大約下午4點左右,我坐起來發正念,鏟除邪惡,並請師父幫助,使我能走動找機會脫身。我開始艱難地向前移動,後來在田間遇到一位好心大姐,知道我的情況後,她表示同情。在我再三請求下,她答應幫我找車,可是最後她還是沒有來。(後來我悟到,也許還不到我離開的時候,當時走,不一定能走出去)這時已是下午6點左右,天漸漸開始暗下來,此時我的心情非常祥和,除了腳和腿疼痛外,身體感覺輕飄飄的,我心裏明白,是師父在點化我,我今天一定能走出去。我不斷地發正念,8點前,我被一農民用拉玉米的三輪車,捎腳到他的村子裏。正巧,這裏來一輛串親戚的小車,我花去30元錢,這輛車把我送到3里路遠的小鎮上,那裏通火車和汽車。就這樣,我終於逃離了邪惡的追捕。

錢用沒了,後來幾經周折,在同修的幫助下,我踏上了回家的列車,車上非常擁擠,過道站滿了人,我沒買到座位票,可是慈悲的恩師又一次幫助了我,一上車我便有了一個座位,一直坐了十幾個小時。半路車匪賣座,強行搶走我身邊8個人的座位,我卻安然無恙。在恩師的慈悲下,我安全順利地返回家鄉。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