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法,相信師父,走正修煉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2日】今年四月十一日晚我與同修到光耀村散發真相傳單,被當地巡邏民兵發現,為首的村書記許軍(現已遭報)使出了最卑劣的手段,用繩子將我捆了起來,並通知了城郊派出所。當晚九點左右我被帶到了派出所。第二天4.28來人親自審問我了,逼我說出材料來源等一系列問題,由於我拒不配合,氣急敗壞的一個姓劉的警察惡狠狠地說:「如果你是個男孩子我非打你個半死。」我並不理會他對我怎麼樣。一個叫伊兆發的老頭作筆錄,偽善夾雜著恐嚇說我不說真話。「如果你說出來源我們可以給你研究一下,讓你帶罪立功,早點回家,如果不說你這一生就夠嗆了,一定給你送勞教,那最低也得二年,你現在還很年輕,回頭是岸還來得及。」我說:「我沒犯法,我沒錯。」心裏默念師父的話:「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因為你們是合格的、達到標準的真正修煉者,拿錢財、拿物質利益嚇不倒的,這些是修煉人本來要放下的。而且這些修煉者連生死都放得下,還怕以死來威脅嗎?」(《去掉最後的執著》〕。

我心裏想:我一定要走得正,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我絕不能讓這些邪惡小丑鑽空子,我是神,絕不會出賣大法的,因為我是大法的一粒子,我將生死置之度外,溶於法中,我如果是一塊金子,無論走到哪裏都會閃閃發光的,正的永遠是至高無上的。我很嚴肅地對他們說:「你說了不算,我師父給我安排的道路,誰也改變不了,別說勞教我2年,哪怕10年、20年我還是堂堂正正的我。」師父說「修煉者堅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認識,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遠都無法理解的,同時也無法被常人改變,因為人是改變不了覺者的」(《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他們見我心不動,又用親情欺騙我,說我影響了家人生活,家裏又為我操心,沒人心,指著妹妹一人上班度日,為父母、為家庭、為自己、有個好的前程還是說了吧!我想我敢為大法犧牲生命,即使被迫害致死也不說。我說:「那都是政府及你們這些邪惡的人迫害的,如果不迫害,我們每個人家庭都是幸福的,其實我並不覺得苦。而且我的前程是光明的。」他問我甚麼是惡的,我大聲說:「打擊善的就是惡的。」《轉法輪》302頁中說:「對煉功人講,人的意念指揮著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為一個常人來講,意念指揮著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由於我堅定了正念,使邪惡膽顫心寒,他們無從下手了,又擺出了常人的大道理,使出了糖衣炮彈的招數三番五次地勸說,我還是不配合,不符合常人思想。他們盜用大法斷章取意批判,我就用大法去向他們回答,並告訴他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誣蔑大法就遭惡報,並藉機會向他們講清真相,他們都說我太頑固了,不可救了。

劉終於暴露了真面目,暴跳如雷地說:「再給你一次機會,不說就別想出去了。」並罵了一些難聽的話,我嚴肅地說:「該說的都說了,就是撒傳單了,就這麼簡單,再也沒甚麼可說的了。你也用不著生那麼大氣,放心吧!」劉說:「我們知道了根源就和你無關而且你就是立了大功。」就這樣從早晨一直拷問到下午,並且劉親自抄了我的家,一片狼藉,如掃蕩一般,翻出一本《轉法輪》、一手抄本、一白布寫的《洪吟》。最終他說:「我也不問來源了,問了你也不說,你還煉不煉了?」我說:「走到哪煉到哪,即使走到天涯海角我也煉。」他們嘆息道:「可惜呀。……」之後將我送入市第二看守所。

就這樣,在師父的保護下,在正念場的作用下,邪惡之徒沒敢打我一下。(後來才知道,所有撒傳單被捕的,我是第一個沒挨打的)。

在獄中,我被非法判了勞教一年,這裏的同修也多,我們每天必讀《轉法輪》學經文及明慧材料,不錯過每一分鐘,時刻用法充實著頭腦、整體提高,並且每天煉五套功法,抓住每個洪法機會。所長進來檢查我們依舊煉。獄中要求,每人都穿黃馬褂,碼鋪,我們拒不穿馬褂也不碼鋪,正一切不正的。最後所長說;「真拿你們沒辦法了。」後來《固定時間發正念》及新經文到手,我們時刻正念除惡。而且我們發正念堅決不去勞教,師父不承認邪惡的舊勢力的安排,我們更不能承認,不存在勞教的問題,誰說了也不算。我默默地對師父說:「弟子堅決不去勞教,因為弟子想儘快出獄,還有那些人需要救度,我還沒完成我的使命,還有我永遠都做不完的事,我不能跟隨邪惡設的框裏走。」師父經文中說:「有學員說、為了證實法都到拘留所、被勞教、判刑才是最好的修煉。學員們哪不是這樣啊,走出來用各種方式證實法是偉大的行為,但決不等於非要被邪惡所抓走,如果是這樣,為甚麼走出來的學員上訪中還要要求釋放所有無罪被抓、被拘、被勞教、被判刑的學員哪?被抓不是目的,證實大法才是真正偉大的、是為了證實大法才走出來,既然走出來也要能夠達到證實法,才是真正走出來的目的。」(《理性》〕其實師父早就教導我們如何破除舊勢力的安排了,隨之而來的是無窮的力量通透整個身體。

六月十一日我們幾個被判勞教的學員匆匆地被押上車。在上車之前我和值班管教說:「我們一會就回來,他們不要我們。」汽車直奔邪惡的萬家勞教所駛去,此時我們已沒心情去觀望外面那青翠的景色,只是發了一路正念,頭腦特別清醒,誰知到了勞教所剛下車我感覺我突然不會動了,不能走路了,到了方廳我已說不出話了,偶爾也只能勉強擠出幾句話,很微弱,此時我心跳得咚咚地響,站在我身旁的管教聽得很清晰,我像一灘泥一樣坐在沙發上,而且手指也張開了,不能回彎,只覺得無窮的力量制約著一切,而且力量越來越大,是法輪以最快的速度在我身上旋轉著遍及全身,發出強烈的正念之場。另一同修經常血壓高達190,她也不能動了,而我則心率過速,角膜炎等症狀填在了表上。

大夫見此情景很生氣,並訓斥管教說:「你們老往這送,黑龍江就你們雙城最多。」隨後又將我們押回看守所,在回來的途中我像沒發生甚麼事一樣,到了看守所我很正常的下了車,拿起行李直奔監室走去。各個監室的同修們都為我們沒被勞教而高興,本監室的同修們激動地說:「你們可回來了,我們給你們也發了一上午正念,願你們早點回來,終於回來了。」之後,我們又集體交流了一些體會。一個星期三的早晨管教叫我們下地說是去省公安醫院鑑定,我們一路上還是發正念,到了醫院我又出現了上次的症狀且做了心電圖,拍了片子,回來後一切行動自如,管教們都很吃驚,不知為甚麼,我向管教說:「我師父給安排的路誰也改變不了,大法就是超常的。」

7月25日市公安局開大會將我釋放,在釋放之前我和同修在監室牆壁上寫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鏟除邪惡以告後來人記住這就是佛法的慈悲於人。

我的體會是:不管甚麼時間、甚麼地點,相信大法,相信師父,走正修煉的路,而且這是最根本的問題,但必須放下自我,超越自我,這樣修出來的才能是無私的,才能超越一切。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