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地正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30日】98年我有緣修煉大法,從疾病纏身、等死的痛苦生存中獲得了新生。在大法修煉中,我改掉了以前罵人、賭錢的壞習慣,身體的疾病也全部消失,我一下能蹬人力車服務於社會了。大法給我帶來了歡樂和幸福。

722邪惡勢力開始迫害大法,我毅然進京正法,被公安非法抓捕拘留,我用善心向公安講我修煉受益的體會,第六天他們就放了我。後來單位找我時,我被執著心帶動,胡亂照報紙抄一個悔過了事。事後我發現做錯了,被魔鑽了空子,找出了以下幾點:

一、沒放下利和情,被帶動了。
二、沒做到真,說了謊話欺騙別人和自己。
三、沒做到證實大法的目的。寫悔過是站到邪惡的一邊破壞了大法。

我非常悔恨自己學法不深被執著帶動做了不該做的事。認識到了以後就下決心:無論以後遇到甚麼可怕的環境,一定要理智地用大法來衡量自己的所為,站在證實大法的基點上。為了挽回我的過錯,就寫信實事求是的談了我的修煉大法真實體會和受益情況,用自身實踐證實大法好,向省市及單位同時發了五封信。這時,政府來人又讓我簽字,我堅決不簽,並和他們講道理。他們認為我頑固,就把我抓進了看守所,99年11月3日又把我投入勞教所。

我失去了一切自由,發現勞教所是一個黑暗邪惡的角落,獄方不把我們當人看,搞的都是虛假欺騙那一套,幹警素質很差,張嘴罵人舉手打人,吃的是發糕,喝的是無油的凍菜湯。能吃上鹹菜就是過年了。我下決心開創修煉環境,在邪惡勢力不讓學法煉功、刁難、體罰、打罵、虐待、強制洗腦欺騙的情況下,闖出一條真修的路。

記得2000年2月12日晚5點30分,同修吳純龍、石孟昌因為煉功被惡警反覆毒打後扒去上衣,在攝氏零下20度的室外進行冷凍體罰,惡警還邊打邊罵,這樣還不解氣,還讓他們開飛機,又往身上澆涼水。大法弟子為了開創修煉環境忍受著痛苦的折磨。我流淚了,不能讓邪惡逞兇。我就與好多同修一起去找所領導抗議並集體絕食。展開了與邪惡的較量。當時勞教所開始隔離嚴管,我不服從,不但煉功還背經文,常被銬在暖氣管上,還坐了三天三夜的老虎凳,勞教又被加期。這還不算,獄卒們派一些敗類成天在跟前輪流的騷擾欺騙,在這場考驗中,我堅定的站在維護大法的基點上闖了過來。

2000年11月3日,十幾名大法弟子在邪惡勢力開所謂的表彰慶功大會的時衝出勞教所融入正法洪流。這偉大的壯舉給邪惡勢力迎頭痛擊,也給了我們堅修者以極大的鼓舞。

後來,邪惡勢力拿我們堅定者沒辦法,就把我們分到各個中隊嚴管,讓犯人24小時看著我們,當時煉不了功,也學不了法,心裏難受極了。決定盡一切努力開創學法煉功的環境,我把這個想法和同修講了,我們決定用最純淨的心態來正法。此時邪惡很猖獗,只要不悔過,到期也不放,我們悟到這是對大法的迫害,體現在我們大法弟子的身上,

我們不能消極承受認可這種被邪惡迫害的行為。我們開始絕食抗議,並寫了遺書。那是2001年5月15日。絕食第五天,邪惡開始給我們強行灌食,奶粉中加濃鹽水,灌完大家都出現嘔吐、腹瀉現象,連灌三天,從12點到晚6點離不開廁所,我們被折磨得非常痛苦。夜裏我作了一個夢,有人給我一把鐵錘讓我打開一道鐵門,我打開鐵門後發現,好大的一個屋子裏裝的都是果,就聽有人說,每人只給一個果,於是就給了我一個。另一個同修也做了一個夢,夢中有人叫他的名字告訴他,大學畢業了。

通過這一次絕食,我知道了在正法中,在遭受迫害的痛苦中,用堅定的正念和純淨的心態做正法的事是在解脫常人和業力的束縛,從而達到更高境界的標準,我在修煉的路上成熟起來了。

從99年9月17日開始,我就是這樣堂堂正正的走過在勞教所這段正法修煉的路。現在勞教所無條件的釋放了我。

我勸那些寫了悔過的冷靜想一想,不要被魔控制走向邪悟,你們吃了那麼多苦是為甚麼?不是想證實大法好嗎?多問幾個為甚麼,趕快猛醒!

沒有走出來證實法的功友們:邪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自己的怕心和執著,放不下名利情是修不出來的,當你放下生死走過這一步回頭一看,並不可怕。失去這千古機緣太可惜了,讓我們鼓足勇氣跟上正法進程,共同迎接普天同慶的日子到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