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的威力使我們堂堂正正走出了公安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28日】今年6月18日我和小黃為一個偏僻農村的同修送去師父的新經文、明慧資料和真相資料,好讓她跟上正法進程。但是正值農忙季節,沒見到同修,因不通電話,事先也沒有辦法約好,只好把資料放到柴禾垛上就往回走,得走五、六里路才能到車站。不料被一個在勞教所的同修家屬發現,他們都認識我,就派人騎摩托車舉報到鄉派出所。我們等車時鄉派出所就來了四個警察。當時我想到師父的話:「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拒絕上車,先是兩個警察拽我,我使勁掙脫,我雖然50多歲了,但兩個年青力壯的男警察拽不過我,真是顯出了大法超常的威力。沒辦法4個警察一起上,把我連拖帶抬,強行拖上了警車。我大聲高喊「法輪大法好」,其中一個惡警用拳頭打我臉,但制止不住我正義的呼聲,一看制止不住前邊坐的警察說:「別管了,讓她喊吧。」這樣離鄉派出所約30里路的途中我一直在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不要做江澤民的陪葬品了」等。小黃也一直在心裏默念正法口訣。

到鄉派出所他們又把我強行拖下車,這時眼鏡、鞋都拖掉了,把我拖到一個屋,不讓我起來,我還是繼續喊,一個惡警氣急敗壞地說:「別喊了,怪鬧心的」,但我還在喊,我想你不讓我喊,我越喊,邪惡最害怕這正義之聲。這時邪惡之徒說這就別怪我不客氣了,用穿皮鞋的腳使勁踩我的腮幫子,但還是制止不住這正義之聲。

我還問警察為甚麼抓我們,他說不出來啥,只說有人舉報就得抓,這時舉報的邪惡常人也在派出所都聽到了這震天動地的正法之聲。有一個女的來勸我,別固執了,就說不煉就放你了。她還誹謗我們師父。當時我義正辭嚴地說:「別造謠,閉上你的嘴!」 她再也不敢說甚麼了。警察往市政保科打電話時告訴我別喊了,我更加使足了勁喊了起來,這聲音通過電話傳到了公安局政保科,有力地震懾了邪惡。惡警又生一計,要用膠條貼我的嘴,他拿著膠條等待我嘴合上時貼住我的嘴,結果還是只勒了我的嘴,我還是喊,同時用被手銬銬住的手把膠條拽開扔到一邊,邪惡之徒還不死心,一計不成又生一計,要用抹布塞我的嘴,我說:「大法弟子的嘴是塞不住的。」

這時另一警察從小黃身上搜出了20來張大法真象資料。他們好像撈到了稻草,邪惡地說:「這回你有啥可說的。」這時我強大的正念更加堅定了,邪惡勢力的安排在我腦中沒有位置。我說:「這是因為你們不讓我們說話,我們只好用這種方式說話,讓世人知道真象。你們好好看看吧」。這時邪惡警察到了小黃那屋,換了另一個警察,他說我讓你說話。這樣到了對面的屋,要問口供,問我姓啥,叫啥,住哪。我說:我是大法弟子。你記錄吧,我說啥你記啥,「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警察說都記了,問還有甚麼要說的,我說:「還師父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我看到這個警察還有善心,我就跟他洪法,講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道理。他還說要看《轉法輪》,讓我給他找一本。

這時一警察進來問我:「那個女的姓啥、叫啥、家住哪?她腦袋撞壞了。」我甚麼也沒告訴他們,就說:「我得看看她呀,她是上我家串門的,我把她帶來了,我得領她上醫院哪。」但是他們不讓我過去。後來聽小黃說淌了一地血,昏了過去,找當地衛生所大夫縫了五針。

這時警察們把我們藏在柴禾垛裏的經文、真相照片、資料等都搜出來了,他們都傳著看,真是起到了意想不到的講真相效果。大約在下午兩點,市政保科開車來了兩個警察,一來便認出我來了。他們急著要知道小黃的住址,她因被勞教離了婚,住到外地娘家去了,但我只告訴離婚了,沒家,到我家串門。

他們說我沒人情味,他們還說得趕快讓他們家裏來接人哪,出了事賴他們怎麼辦等等。我說我領她去醫院,但是他們仍然把我們拉到了政保科,在路途中小黃還昏迷,我扶著她,接著洪法:「你們記住「真、善、忍」吧,記住「法輪大法好」吧。」他們也沒有反駁的,也沒有了兇狠。我悟到這是大法的威力。到了公安局,我扶著小黃到了三樓政保科,有十來個警察在屋裏,我們一到,他們把搜到的資料互相傳看著。他們看到人權惡棍江澤民的醜態照片。我說:江澤民利用憑空捏造對法輪功的迫害,你們好好看看吧,對你們生命的永遠都有好處,你們要記住「真、善、忍」,記住「法輪大法好」。我不停地向他們洪法講真相,有的警察還「嗯」「嗯」答應,真是師父的巧妙安排,讓有緣人都知道真相,往日充滿邪惡氣氛的政保科也沒有了邪惡的氣氛了。我深深體悟到了正念的威力,慈悲的力量,他們又追問小黃的住址,但我始終沒有告訴他們。他們到科長室經過一番商議,回來說:你趕快領著她上醫院吧。這樣我扶著小黃堂堂正正地走出了公安局大門。

小黃雖然頭部撞壞,流了很多血,開了一個大口子,縫的時候也沒打麻藥,但一直到拆線,沒有任何疼痛的感覺,真正顯示出大法的神奇。我回到家照鏡子看到臉上留下的腳印,才想起邪惡踩了我的臉,腳印十多天以後才消失。邪惡打我也好,踩我也好,一直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我們悟到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替弟子們承受了過去。感謝師父的洪恩,我們悟到只有更加精進學法,保持堅定的正念,堅定維護大法,全面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才是最好的報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