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悟、正念,使我走出魔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5日】我是一名銀行職工,在修煉中曾經走過彎路,在壓力面前寫過「保證」,也曾有過邪悟,在修煉的道路上留下了可恥的污點。為了彌補自己的罪過,洗刷恥辱,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心中萌發了一定要到天安門正法的正念。於2000年12月17日我踏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車,18日下午來到北京天安門,當我打開橫幅,把「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舉過頭頂,高喊「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我不停地喊,警察來抓我的時候,為了能多喊幾聲,我雙手高舉著橫幅,邊跑邊喊。這時我才真正體悟到放下生死瞬間的感覺。雖然時間很短,過後每當想起這個時候,還如同身臨其境一樣,眼淚就止不住的流了下來。被抓後,我於2000年12月23日被押回舒蘭市看守所,開始了八個月的鐵窗生活。

押回看守所後,我們單位的主要領導開始逼我放棄修煉。行長說:你只要能決裂法輪功,單位給你保出去,不然開除你公職,你還得被勞教。我表示堅決不決裂,並向他們洪法。單位領導多次來找我談,我每次都是態度堅決,放下一切名利。單位領導一看做不通我的工作,就退讓了一步,三把手王行長說:不讓你決裂,你只要寫一份保證不進京、不上訪、不參加法輪功的一切活動,單位就可以把你保出去,出去後你該上班上班,該煉功煉功。我認為那是變相背叛信仰,便拒絕他們所提出的一切要求。一把手徐行長說:全吉林地區咱們系統因為你一個人煉功,省行把全吉林地區的年終獎扣了伍拾多萬,你這是善嗎?我說:這都是國家造成的,正是因為我煉了法輪功,我的工作才幹得非常好,年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把他們說得無話可說。就在這期間,我丈夫進京正法,下落不明(現在已經堂堂正正的走出魔窟)。孩子也因進京正法被學校停學了,學校說甚麼如果孩子能交4000元「罰款」可上學。因為我的孩子沒做錯,為甚麼交「罰款」呢?我告訴孩子不能交「罰款」。孩子不會做飯,沒有地方去,孩子每次和我見面時都淚流滿面。在多方壓力同時壓向我的情況下,我頂住了各種壓力和干擾闖了過來。

2001年1月16日,我被非法判勞教一年,被送到吉林市勞教所。檢查身體時查出我有心臟病,被退回舒蘭市看守所。這時我單位的領導又來找我談話,並告訴我說,現在銀行可以買段工齡,你要買段的話能給你十來萬元,但你必須寫「決裂」。我說:我寧可不要錢也不寫「決裂」。這位行長說:你真是你們老師的好弟子呀!又接著說:你不決裂,我也給你辦買段工齡,你同意嗎?我說:同意。就這樣辦理了買段工齡的手續。可報到吉林省銀行時,省行沒有同意我買段工齡,因為我煉法輪功,說是不能給我十來萬元錢支持我煉法輪功。這樣銀行領導又來找我談話,並發出最後通牒。如果再不決裂,就開除我。我態度堅決,表示一修到底。最後銀行領導因為我進京正法,又堅持不決裂,以曠職五天的名義,於2001年3月16日將我無理地開除了。

2001年4月25日以後,舒蘭市公安局法制科、舒蘭市「610」、吉林市「610」、吉林省「610」來給我們因有病被勞教所退回的大法弟子洗腦。他們找我談話時說只要我決裂,他們可以給我恢復工作,並釋放,如不決裂長期關押。我表示:堅決不決裂。就這樣,在5月31日,「610」辦公室再一次把我們沒寫決裂的大法弟子送到吉林市勞教所進行勞教。功友們一路上發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鏟除一切邪惡,無所不包,無所遺漏。這樣,在正念的作用下,我們破除邪惡勢力的安排,在檢查身體時,我們都因身體不合格再一次被退回。退回後把我們關押在舒蘭市拘留所,這時一些同修因為有單位擔保被釋放出去了。就剩下我一個人,我因無單位擔保,就這樣被無限期的非法關押著。「610」辦公室周主任,舒蘭市政法委的李書記分別給我洗腦,我態度堅決,堅決不決裂,他們無計可施。

由於被非法長期關押,又不能及時學法,在思想上想出去的心特別強烈,以至形成執著,便採取了人的辦法,心想,只要不決裂,寫個「不進京、不上訪、不參加法輪功的一切活動」的保證也是可以的,出去還能洪法、正法,企圖蒙混過關。結果在執著心的帶動下寫了這種「保證」。這時一個功友給我送來了師父的新經文。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大法堅不可摧》)師父的話一下觸動了我的內心深處,我雖然寫的不是決裂,但這不也是向邪惡妥協嗎?這是對大法的不敬啊!我立刻通知610週主任,我所寫的「保證」作廢。真是師父及時給我點悟,才得以挽回我對大法造成的損失。師父真是太慈悲了。

2001年8月8日,「610」又把我非法關押到舒蘭市精神病院「洗腦基地」,進行強制洗腦。這時有幾個功友到「洗腦基地後」,在壓力面前已向基地劉主任表示不煉了。經我和他們溝通後,他們馬上認識到自己所作所為是不應該的,並表示堅決不決裂。基地劉主任發現是我做的工作,經和市政法委李書記請示,決定第二天把我押回拘留所進行長期關押。功友們說:你在這的工作已作完了,你應該走了。我也悟到,我是應該出去了。這時又有幾個功友決定和我一起走,這樣,晚上我們一起發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鏟除阻止我們出去的一切邪惡。請求師父保護弟子們安全出去。在8月13日晚12點從基地的鐵欄杆的空隙中硬擠出去了,安全地走出了魔窟。

現在我雖然被迫害的流離失所,但我又回到了洪法、正法的洪流中,我感到非常欣慰。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