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邪惡,堂堂正正地走出「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18日】2001年9月10日下午2:45分,單位領導通知我到「洗腦班」去。我知道那個地點很邪惡,專門迫害大法弟子。老師說:「大家知道,這個邪惡它看到了自己要被清除的時候也是極其囂張的。它就是壞,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像那個毒藥一樣,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這樣的東西,那麼在清除它的過程中也要毫不客氣,就是清理掉。」(《在2001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講法》)。「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經文《大法堅不可摧》)。我必須堅決抵制邪惡,決不配合邪惡,全面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堅決不能進「洗腦班」。我意識到它們會強行帶我去邪惡「洗腦班」的,因此我必須走出去,證實大法。3:40左右,我就離開單位了。

10月4日,我在一機場被邪惡之徒發現了,單位派出所發來傳真,要求機場的邪惡之徒把我扣留下來,等他們來帶人。他們把我關在黑屋三天,屋裏面積不足6平方米,沒有光線,老鼠、蚊子成群,很多大小便、垃圾。10月10日晚單位派出所政保股長等三個惡警把我帶回當地,由警車直接送往邪惡「洗腦班」。

7:30左右到了單位賓館東平房的南平套(即邪惡「洗腦班」地點),首先是「610辦公室」一惡徒宣布為我專門成立了所謂的「洗腦班」,還宣布了限制各種自由的制度:一切作息時間要服從他們的安排,不許與外界做任何聯繫,不許以任何形式煉功學法,不許洪揚大法等。並用偽善面孔迷惑我說:「我們這裏不像外邊傳說的那樣,沒有人摸你一個指頭。」他們想利用偽善的一面放鬆我對他們的警惕。

晚飯後,他們把我叫進了會議室,那些邪悟的小丑們在那裏等著了。看到這些忘恩負義、助紂為虐的可恥叛徒們,心裏有點氣,特別是當他們提到師父及大法時,覺得他們厚顏無恥。他們說他們是來「幫助」我的。這正如師父所說:「被魔利用後表現出來的邪悟還覺得是在理上,還自己斷章取義地從法中找為自己辯護的理由。」(《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這時我的頭就開始疼了起來,我意識到這是邪惡在另外空間乘虛而入,不能聽他們講這些亂七八糟的誹謗大法的邪悟。師父說:「你去聽,你不是去求了嗎?你不往耳朵裏灌,它能進來嗎?」(《轉法輪》213頁)。師父說:「視而不見──不迷不惑。聽而不聞──難亂其心。」(《洪吟》「道中」)。我就時刻提醒自己聽而不聞,心裏發著正念,鏟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他們沒有辦法,惱羞成怒,就撕下偽善的面孔,拍茶几、瞪眼睛,講各種難聽的話氣我、激我。我想起師父說:「人在衝動的時候,支配人思想情緒的不是理性,而是情感。(經文《為誰而存在》)」我不能動怒,不能上他們的當,不能失去理智,不能讓他們鑽空子。他們一看達不到目的,就轉而作自我批評,他們說:「我們做錯了,向你道歉,你可以轉化我們。」這實際上是一步步引你上勾,我還是不理他們,在屋裏散步。他們要我坐下,我說:「我困,坐下就睡著了。我今天坐車累了,我要休息!」他們講:「工作人員沒發話,不能走。」就這樣持續到了十一點多鐘,我反覆說該睡覺了,他們講:「不行。」直到有人通知睡覺了,才讓我進了臥室。他們通知看守民警看住我,寫好思想彙報後才准睡覺。我發正念:堅決不寫。民警說:「這是規定,可以寫簡單點。」我說:「我好困,我要睡覺。」我就脫衣上床睡覺。

凌晨三點整,我醒了。我想我從來沒有在三點醒過,是師父點化我離開這個邪惡之地。穿衣起床,看守我的兩個民警還在打呼嚕。我的身份證等證件和一萬多人民幣被那三個民警非法扣置,沒有手續,現在在那個政保股長枕頭下,我準備拿時他翻身壓得更緊。我想只好先離開。我開臥室門,門很響,兩個民警一齊翻身,我立即發正念:你們聽不見,你們好好睡吧。出了臥室門,進入走廊,發現走廊兩頭門都是鎖上的,我想我一定要出去。我發現走廊窗子能打開,我就翻了出去,進入了東平房院子裏,但是整個東平房的三處門鎖得很死,我爬上房頂但下不去。我第三次到了東平房大門,大門被自行車鏈鎖牢牢鎖住。此時肚子突然很疼,我想邪惡又直接參與搗鬼了,我就立掌發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師父,幫助我離開魔窟。」這時,我看見門上自行車鏈鎖突然動了一下,我想師父點化我從鏈鎖突破。我就用雙手一拽鏈鎖,鏈鎖慢慢斷開了,我出門將鏈鎖扔到花池裏。然後來到賓館大門,見兩個門崗睡得正香,大鐵門緊緊鎖著。巧的是左邊鐵門斷了一根鐵欄杆,正好能容我通過。我出去後,搭一貨車連夜到了一大城市,離開了魔窟。

就這樣,在慈悲的師父幫助點化下,通過正念抵制邪惡,清除邪惡,越過四道門,堂堂正正走出了邪惡的「洗腦班」,又溶入了正法洪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