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 勇敢闖出魔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18日】11月的某日晚上10點左右我和一名同修做大法資料時不慎被抓,警察問不乾膠上寫的「報應」是甚麼意思,可想而知,他們心中也有幾分清醒。

面對惡警我沒有絲毫的恐懼,坦然處之。首先想到「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大法堅不可摧》)。我走進他們的辦公室直接坐在椅子上開始不停的發正念,鏟除他們背後的邪惡舊勢力,讓他們人的一面清醒,準備洪法。我和功友以大法弟子威嚴而慈悲的心告訴他們佛法真理的存在、善惡必報的天理。這群惡警竟開始惡毒地攻擊大法和師父。我猛然驚醒,兩年來他們接觸了無數的大法弟子,論真象他們早已知道了,現在仍如此表現,他們已經將自己擺放在了極為可恥的位置上了。那麼,我既然不是到這裏來洪法講真象的,就一定是自己有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找藉口對我進行迫害。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大法堅不可摧》)。我怎麼能承認它的迫害呢?如果我消極承受了,一會給正法帶來損失,二會縱容了邪惡的迫害。我告訴自己:這裏沒有任何我要修的,堅決不承認、不配合邪惡的迫害,今晚我一定要出去。(此時我和功友已被分開,無法交流)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裏,我端坐在椅子上閉目發正念,鏟除所有迫害我的舊勢力和這個環境內的所有邪惡因素,默念師父授予我們的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沒一會兒這不正的場被糾正了,屋內三、四個警察一片寂靜,用他們的話說:「快睡著啦。」然後不斷有人進屋換著法的問我。「你叫甚麼?」、「你是哪兒的?」、「你們不是修真善忍嗎?怎麼不敢說真話?」、「XXX都說了,你還不說?」……

我一直閉口不答或直接告訴他們「不用問了,我不會告訴你們的」或偶爾講幾句真象。在這樣祥和純正的場中,邪惡幾次要利用惡人對我大打出手,但是一個小小的常人在真正的修煉人面前是很弱的,兩個警察剛到我身邊,我沒有怕,一念打過去──「離開這裏」,他們就「聽話」地走了。

正念堅定,知道師父在看著我,為我加持著,我怕甚麼呢?凌晨1點左右,他們把我鎖在老虎凳裏,準備明天再問。我心情輕鬆,似乎知道一定能從裏面出來,我開始發正念,把疲勞和睏倦留給惡警,叫他們睡著,不准醒來,並請師父和所有佛道神一起加持。這時樓上共有6、7個警察分在各屋,樓下有守衛。

2點多他們終於睡熟,我開始運用大法給我的智慧,想著怎樣出來,開鎖行不通,那就自己出來,一念及此,可能「老虎凳」也震驚了,不敢再困住我,輕輕鬆鬆從鐵傢伙裏出來,徑直開門走出屋內,兩個看著我的警察毫無反應。

5點多,帶著對師父的無限感激和一顆堅定的心,帶著對這次漏洞的慘痛教訓,坐上了遠離魔窟的出租車。又發正念幫助同修,讓他一樣用對大法的正信、正念堂堂正正走出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