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進程中成為一個整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9日】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對大法弟子整體的要求越來越高。我們還要繼續根除各種變異,用大法純淨自己,真正成為法中一粒子。下面就談談自己近期的體悟。

一、慈悲之善與人之善

一次回到某地,功友們見到我很高興,說:哎呀,你可來了!這麼長時間不見你,心裏一直惦著呢!也許長期漂泊的辛勞在起著某些作用,一聽到這話,心裏覺得很舒服,很慰貼,進而又感到和他們很「親」、很「近」(以前也很熟)。以至於後來一段時間裏,在協調工作、分配資料時,總是先想到他們,不知不覺中就有了主觀傾向,有了主次之分。這種摻雜了「情」的「人之善」具有一定的迷惑性,如果不能用修煉人的心嚴肅對待,時間久了就會出現矛盾和麻煩。而我們所具有的應是慈悲之善,是不摻雜個人因素、個人目的、完全為了大法的「純善」。

二、私的一種表現

在目前的邪惡迫害中,我們經常聽到、身邊也時有同修被抓被打甚至是被迫害致死的事情。明慧網上經常有各地同修倡議大法弟子或本地大法弟子鏟除本地邪惡或針對某一具體迫害事件的邪惡,這很好。但後來出現了一個現象:當自己的親人、熟悉的同修被迫害或邪惡勢力迫害本地大法弟子時,大家都能做到自覺發正念除惡,同時想方設法破除迫害。而當其他大法弟子遭受同樣的迫害時,卻不能同樣對等、同樣用心,相對地表現出一種遲鈍與麻木。除去客觀環境差異的因素外,那麼這種表面上的反差背後是否隱藏著一顆摻雜了情的私心?作為一個常人,也許無可厚非,但作為一個正法弟子、未來宇宙的保衛者,思想上該不該存在這種親與疏、遠與近的觀念呢?師父要求我們做到「無私無我」,「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我想就應該突破這種框框,因為在大法法理面前這是一種愚見。(當然當地大法弟子在當地做正法工作針對性強,符合具體情況,這裏是講一個理)

再說說正念除惡。明慧網上每天都有不少各地大法弟子正念除惡的倡議,如果我們每一個都分別具體去做,還真不一定記得住,效果也不一定好(我自己的體會是這樣的)。我記得有位同修在文章中談過這個問題,我贊同其觀點,那就是:最好是按照《發正念》中的要求去做。因為師父教給我們的口訣以及方法,是威力無窮而又博大精深的,就如同師父教給我們的功法一樣,雖然動作簡練,但他所煉的東西很多很全面,控制著身體的各個方面,控制著要出的很多東西。而且我們在正念除惡時是「無所不包、無所遺漏」的,我想這裏就包括著方方面面,也就同樣包括著我們所倡議的那些具體事情。這樣做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全世界大法弟子能夠達到同心同念,這才是真正的威力無窮呢!

另外,正念除惡這一正法行動,不直接表現在我們這個空間,是功能和神通在另外空間起作用,而功能和神通是有靈性的,自己就知道如何去做。當然針對當地具體情況發正念除惡也是必要的。舉個常人中的例子:集體和個人的關係。針對某一小範圍或具體事件除惡是個人,全世界統一除惡是集體。集體包含個人,個人不包含集體,應以集體為主。

三、明確「一個整體」的概念

師父在講法中告訴我們:「你們是個整體」(《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的講法》)。我們也都知道是一個整體,也都知道對每一個大法弟子的迫害都是對整個大法的破壞,可是從思想深外往往不能真正達到一個整體的標準和要求,究其根源,上面所談到的「私」是一種因素。(由此可見,正法進程的快慢與我們每個人的提高都密切相關啊!)我認為明確「一個整體」的概念,是正法全局的需要,也是一個因素。

其實,邪惡對大法的迫害也是以整體的方式出現的,也是一個邪惡的整體。「它是過去舊的宇宙中的那些高層生命安排的,而且是層層層層宇宙中的舊的生命系統安排的。」(《李洪志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因為這個邪惡的勢力,從上到下貫穿下來,每個層次不落的在干擾正法」(《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的講法》),表現在人間,就是「對大法與大法弟子開始全面的邪惡鎮壓,抓人、打人、勞教、判刑、毀書、利用軍、警、特務、外交及所有電台、電視台、報紙、採用流氓手段鋪天蓋地的造謠迫害,大有天塌之勢,其邪惡程度覆蓋了全世界」(《預言參考》)。針對這種情況,我們也應該發揮整體的作用。

師父說:「每個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為每個人的基礎不同、各種執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點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環境不同等等因素,決定了每個人修煉的路不同,去執著心的狀態不同,過關的大小不同」。(《路》)我理解,正是由於這些不同,構成整體中的各個環節,發揮著不同的作用,相互獨立而又相互圓融,相互促進。我還發現,協調得好、整體作用發揮得好的地區,正法工作開展得就好,也有條理,否則,容易造成人力、財力浪費。這是從表面上講,當然深層還有修煉提高的因素。

一個大法弟子在整體中也容易最大限度地發揮出智慧和能力。特別是在大陸目前情況下,整體的力量是最大、最強的,也是邪惡最怕的,這已經得到了證實。溶入整體,放下自我,在正法中還能使邪惡無藏身之處而被徹底鏟除,如對勞教所邪悟者,我覺得有許多破壞大法的邪惡生命就隱藏在那歪理中得以存在。我們應該徹底鏟除一切邪悟之理及其構成因素,讓那些邪悟者自己都覺得沒意思,甚至想不起來那些邪惡的東西,也是在挽救他們,清除其對正法的惑亂。

我們都知道,現在的分分秒秒都是師父用巨大的承受換來的。師父說:「現在的時間要珍惜利用,這時間是留給眾弟子的。」(《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的講法》)我忽然對師父的這個「眾」字有了更深的理解 ,原來其中還包涵著「一個整體」的一層法理(如此看來,正法進程不但與每個大法弟子的提高有關,同時還與國內外大法弟子整體的提高有關啊。)

以上僅為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