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正法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2日】我是在冬季的某一天坐上了開往北京的列車的,晚上10點到達北京,到達北京後,我和一位同修一出站就被一女青年纏上,她非讓我們住店,說10元一夜,說北京到處是警察,我們不理會她,她就大聲喊「警察會抓你們的」,並一直糾纏不休,我就對她說「我們不是壞人,幹嗎抓我們?」她一直攆了很遠,看沒戲才走了。

因為天黑也不知怎樣坐車,我們又回到火車站候車室,在這裏碰到兩位同鄉的大法弟子,她們告訴我,一進北京就上當進了黑店被詐去400元還挨了打,北京的治安竟這樣黑。12點的時候開始查票,過來六七個警察讓我們罵人,罵老師,說不罵就是大法弟子,還滿嘴髒話,邊說邊強行翻包,把東西倒了一地,我說這哪是人民警察,這是流氓強盜,(我們的國家叫這幫人管治安能管好嗎?)後來趁他們又在盤問別人的時候,我們出了候車室,走進車站的食品店。這裏的人很多,有蹲的,有坐在地上的。

天亮後,我們便來到天安門廣場附近,剛踏上廣場,被一個穿便衣的人盤問是煉法輪功的嗎?我沒有理會他,他便示意前面的武警攔住我問:是煉法輪功的嗎?說著就招呼警車開過來,兩個警察強行把我往車裏拖,我就高喊「快看警察隨便抓人了」。他們把我硬是拖上了車,我一看一車人,警察把我們帶到天安門派出所,他們逐個問姓名地址。都不說。就揪頭髮,拽領子把人搡到後院,我一看滿院子都是大法弟子,有一個大法弟子臉被打腫了,警察揪著頭髮把人搡到院裏,她高喊「法輪大法好」,我們齊聲喊「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聲音響徹天宇。這裏的警察個個窮凶極惡,後來人太多了就一車車送走分流到各地,我們被送到了北京懷柔縣看守所。

一進看守所,我們就被強迫脫光搜身,把隨身帶的東西全部銷毀掉,把從身上搜出的錢威脅我「說出地址和姓名,錢還給你。不說你就把錢撕了」。當時就想,寧可把錢撕了,也不告訴你,抓起錢一把撕了扔在地上,一個女警察氣急敗壞,狠命的打我耳光,臉當時就腫了起來,然後揪頭髮往牆上撞,又用腳踹,也不知打了多少耳光,也不覺得疼只感到木木的,我知道是師父在替我承受。之後被推到院子凍著,我們這次進來大概是140多人,有老人有小孩一直從中午凍到後半夜,都是犯人看管我們(這是甚麼世道?壞人管好人)。期間不准蹲著不准大小便,不准說話,一天大法弟子都沒有吃喝一點東西,凍到後半夜,才把我們帶進監室,並編了號,監室裏光板鋪也沒有被子,我們只好蜷縮在一起躺在冰冷的板鋪上,第二天都開始絕食,第一次被提審時惡警問我姓名地址,我拒絕回答,又問來北京幹甚麼來了,我說來正法,我們的師父冤,他說既然敢來為甚麼不敢說出姓名地址,我說「為了當地政府,公安和家人不受牽連。」惡警說「你以為不說就治不了你嗎?!六四不是武力鎮壓了,對你們難道不敢嗎?!」後來要我在拘留證上簽字,我拒簽,我說:「我沒有犯法。」那警察急了說:「你到北京就犯法,你不簽我替你簽。」過後我被迫到風道上凍著有一小時。

從此每天被提審都是一個問題「說不說」,不說,就是一頓拳腳相加,上風道不讓穿襖,不讓穿鞋,有的大法弟子只穿秋衣、秋褲光著腳站在雪堆裏,有一次在外光穿毛衣,光著腳在冰地裏站了四個小時,腳都凍僵了,下午繼續又是四個小時(回家後很長時間腳才開始鑽心的痛有了知覺,耳朵被打壞直往外流膿,耳朵失聰,也是很長時間才恢復一些聽力),有時晚上剛躺下,一盆冷水潑過來,監室的大法弟子渾身濕透,惡警還罵罵咧咧,這是寒冬臘月,北京是很冷的。電視上那是騙人的把戲,懷柔監獄是人間地獄。

開始在25號監室後來和另外兩位大法弟子換到20號,犯人強迫我們吃飯,她們勸了我們兩句,看不行也不再勸了,(我們告訴她們我們是無罪的,我們要求無罪釋放)後來才知道她們也得了法,第二天又調到22號,即使這樣我們經常切磋,煉動功,背《洪吟》。絕食第五天強迫我們灌食,是放了很多鹽的玉米糊,使人口乾得厲害,噁心嘔吐,第二次灌食插入氣管差點窒息死亡,後來,我們在一起悟師父的經文《窒息邪惡》,都覺得不能配合邪惡,在第四次灌我們時,我們都不跟惡警走,他們就叫男犯人抬著走,我趁其不備的時候,朝牆撞去,結果被女管教抓住辮子和另一男警按在炕上又打一頓,由幾個犯人按著強行灌食,誰知下午他們就把我放了。到此我們已經絕食12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