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懷柔縣拘留所的親身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2月17日】 我叫胡利娟, 女, 現年48歲,家住懷柔縣。

我於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1999年10月25日晚新聞聯播報導江澤民說法輪功是XX教之日,去北京和平上訪,於次日被懷柔縣拘留所行政拘留15天。拘留期間,由於不承認自己有罪,不背監規,被女管教於忠輝、褚立群把我的手反銬26小時。同時把我和王延(化名)兩人的腳用鐵鐐銬在一起,晚上無法睡覺。我們在號裏學法背論語時,被所長連踢帶罵,抱頭罰站。

12月7日,我再次去北京中辦、國辦信訪局上訪被抓拘留10天。

2000年2月5日,我在懷柔縣城晨煉時兩次被抓,刑事拘留一個月,13天內不給我們任何生活用品,如衛生紙、牙刷、牙膏、洗衣粉、被褥等。

2000年4月17日因上訪無門,我和妹妹到天安門和平請願,又被抓刑事拘留一個月。現我妹妹陳力(化名,已被勞教,在天堂河勞教所)。當我被抓到天安門派出所時我看到警察桌上有一本《轉法輪》,我知道這是他們從大法弟子那裏抄來的,便把寶書揣在懷裏,帶回了懷柔。在拘留所裏,被管教發現了,讓我交出來,我不交,馬志澤隊長大打出手,狠狠地煽了我幾個耳光,把我拉出去,所長揪著我的耳朵把我摁在地上,褚管教和幻所長叫兩個犯人找來大手銬和大腳鐐想給我帶上,為了保護寶書,我拼命反抗不讓戴,由於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幾乎暈倒,或由兩個武警摁著我的頭,叫我背飛,女管教李紅霞強行從我懷中把寶書搶走、撕碎,並用書抽我的臉,罵著髒話。

我們絕食第五天時被五個武警摁著強行灌胃,灌的是辣椒油、濃鹽水及玉米麵粥,並用風油精做潤滑劑。插管時,管教於忠群故意把管來回抽動,並譏笑地拍我的臉,叫著我的名字問:怎麼樣啊?說說說說……灌得滿頭滿臉都是辣椒油和風油精,味道難聞,嗆得睜不開眼。灌完後不讓回監號,張管教用大寬叫帶把我的胸部纏住,繃得很緊,喘不過氣來,幾乎窒息,只好張著大嘴喘氣。她把我的手也用叫帶繃在頭頂,彎腰蹶著,腰稍直一點、稍低一點連踢帶打,必須一個姿勢蹶著。和我同時蹶著的有武平、米蘭、劉力、於靜(均係化名)等人,每人由一個武警摁著,我的大腿以下全被踢得青紫。從上午灌完時一直蹶到下午不知幾點才把我們揪著胳膊押回監室,被折磨得死去活來。

在這期間,我和另外三人(米蘭、劉力、李俊梅)共4人被關在小號監室,小號只有一張大板,4人根本無法睡覺,同時,前三個星期除了吃飯的碗、勺以外,甚麼生活用品都沒有,連例假也只能忍著。完全沒有一點人心善念。直至最後一週才給我們訂衛生紙、洗衣粉、洗髮液等;一個月沒有被褥,晚上管教們還把天窗打開,凍得我們無法入睡。

7月18日又無端把我們從家裏抓進拘留所,形式拘留18天。在此期間幻所長用電棍電我們同號4人,有陳小珍、鹿民、張銀玉和我,還給鹿民戴手銬腳鐐,炎炎夏季,酷暑難當,受盡折磨。

以上是我的親身經歷。大法弟子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承受了無名的苦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