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01月30日 星期二  辛巳年正月初七日  (萬年曆
新聞聲明:自焚事件的真實情況到底是甚麼?
拉脫維亞學員向拉脫維亞總統、外交部送交呼籲信
拉脫維亞獨立電視台介紹法輪功事件真相
中央社:法輪功曼谷集會泰國政府不反對
中央社:澳門法輪功繼續公開練功
BBC:倫敦華埠迎蛇年慶新春圖輯
大華府法輪大法學員參加僑界聯誼晚會並受到表彰
大華府地區法輪大法學員參加春節遊行
比利時政府反對中國對法輪功的鎮壓
比利時外交部長表示對法輪功人權問題的關注
圖文:澳洲五龍崗澳大利亞日洪法記
芝加哥法輪功學員參加春節大遊行
越南春節慶祝活動洪法報導
西雅圖華人春節聯歡會上別開生面的說真相活動
2001年1月30日大陸綜合消息
天安門廣場見聞
新世紀前夜大法弟子將洪法橫幅懸掛在天安門廣場四週
世紀之交親眼目睹天安門廣場警察的暴力
記我們的一位小師妹
給武鋼公司及青山轉化班的邪惡曝光
記大法弟子徐冰、婁愛卿護法事蹟
進京上訪一天見聞
「邪惡的誓言」與「正善的呼聲」
大哥不再沉默
天安門自焚事件之後瑞典媒體的評論
聖迪市政會議褒獎法輪功側記
(外界評論)民主論壇:天安門廣場的集體自焚
人民報:模仿「黃禍」,自焚者曾高呼「法輪大法好」?
腳踩兩隻船 李肇星暗中聯絡法輪功為己留後路
國際新聞週刊:危險的旅程--一位婦女被監禁的親身經歷
芝加哥論壇:法輪功修煉者行使自由權
中國時報:(新聞週刊)法輪功運動 北京視為頭號敵人
加通社:丈夫修練法輪功被勞教 加籍華婦籲渥太華營救
大法報章:天地蒼生(第十一期)
「韓國著名預言書籍《格庵遺錄》的啟示」補注
意大利語洪法傳單
學員詩詞:好一個「法正乾坤」
阿肯色州首府小石城「法輪大法日」紀實
遠古大劫難之一:冰凍的巨獸墳場(四)
被禁的事實:《考古學禁區》對進化論的強大挑戰(四)
85人發表聲明──聲明一切違背大法的東西作廢
【明慧網2001年1月30日】
聲明:一切違背大法的東西作廢


1999年7月以來,我所說過、做過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訊問記錄及一切言論,以及簽定的「協議書」在此聲明全部作廢。並做到「堅修大法緊隨師」直至生命最後一刻。

北京大法弟子 孫連生
2001-1-29

公開聲明:一切違背大法的東西作廢


我是外交部的一名大法弟子。九九年八月,因執著心不去,在各方壓力下,違心地寫過檢查,交過書。此後一直深感愧對大法,愧對良心。
本人現正式公開聲明,一切違背大法的東西作廢,今後仍將堅修大法緊隨師,直到永遠。

大法弟子:羅曉奎
2001年1月29日


聲明

我於2000年8月廈門大學研究生畢業之前由於怕心和受邪惡的壓力違心寫下悔過書及保證,這些嚴重不符大法修煉者標準的行為使我至今痛悔不已,現特在此嚴正聲明,過去一切違背大法修煉的言論一律作廢,我願從此作一名真真正正的大法修煉者,堅修到底,誓不反悔!

大法弟子:龔達新
2001年1月29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自己的執著心放不下,被邪惡勢力所利用,寫下了對不起師尊和大法的「認識資料」,並放縱了邪惡勢力對這些資料進行了任意的改動,在大法和弟子中造成了極壞影響,本人在此聲明以前所寫過的這些資料全部作廢。以後將更加學法精進,作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跟上正法的進程。

大法弟子:曾浩
2001年1 月29 日


嚴正聲明

由於以前學法不深,曾經在壓力下寫過保證書、悔過書,違背了「真、善、忍」,對不起恩師,對不起大法,我們痛悔。因此嚴正聲明:以前我們寫過的違背大法的東西一律作廢,重新回到助師正法的洪流中來。

濰坊大法弟子:於新民、李秀芹、李樹梅、董傳芳、趙光葉、趙玉花、李風花、趙光東、趙光景、趙愛美、王成臻、陳家村、陳恆忠、陳久村、徐洪亮、趙天春、張玉琴、李永周、王美娟、秦麗華、趙守春、周瑞娟、亓安芝、亓安俊
2001.1.24


嚴正聲明

以前在壓力下寫過保證書,對不起恩師,對不起大法,現聲明一切違背大法的文字全部作廢,並以實際行動跟上正法的進程。

大法弟子:李文書、王金榮、王國貞、姚金花、鄭芳英、李美堂、王金、王翠
2001.1.22


聲明

我以前做得不夠精進,現在重新回到助師正法的洪流中來,決心做一個大法好弟子。

大法弟子:石愛俊
2001.1.23


聲明

以前受宣傳媒體的迷惑,曾寫過與法輪功劃清界限的保證書,現在我們聲明以前所寫的所有對法輪功不利的文字全部作廢,從現在開始認真修煉法輪功,一修到底,決不後悔。

大法弟子:王瑞吉、楊春美 
2001.1.22


嚴正聲明

我們以前所有說過、做過、寫過的不利於法輪大法和師父的一切聲明作廢,要加倍彌補我們的過失,跟上師父正法的進程,勇猛精進,今生今世堅修大法心不動!

大法弟子: 王玉梅、 高瑞蘭、 林福壽、 林福田、 吳志立、 孫京春、 馬紅平、 馬鳳仙、 潘淑娥、 宋旭東、 王金光、 王恩玉、 王電亮、 王志生、 王芳
2001.1.22


聲明

2000年元月1日0點,我去了天安門廣場煉功請願。結果,被押到天安門派出所。兩天後,被遣返至戶口所在地。由於迫於家長的壓力,寫了再不去北京上訪的保證。雖然沒有寫不學、不煉了的保證,但作為中國公民都有上訪的權利,任何人都可以去北京。當時的做法是錯誤的。雖然從去年回日本後,我又兩次去北京準備上訪,被海關拒絕入境,從行為上我已使那個保證失效。今天,我還要特此聲明,當時的保證無效。

日本法輪大法弟子 谷曉紅
2001.1.29.


嚴正聲明

我叫趙雪霞,2000年9月份進京上訪,後被關押在本縣看守所又轉到縣法制教育中心。家人為讓我能回家過春節,在政府的脅迫下,替我寫了保證書,回家後我才知道。為此我特別難過,現我鄭重聲明此保證書作廢。

大法弟子 趙雪霞
2001年1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聲明於1999年10月在北京寫的所有不利大法的書面材料及言論一律作廢。

韓寧 2001年1月29日


嚴正聲明

現在我申明我以前所寫的保證書作廢,我已向有關部門申明我的意見。

楊華 2001年1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是南京玉環集團職工楊恆玲,在1999年7月份以後曾給單位寫過一份保證書,現聲明作廢。

南京大法弟子:楊恆玲
2001年1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9年7月以來寫的保證書聲一律作廢。另在2000年5月我在與南京市白下區公安分局,公安人員談話時的部份表態完全違背了大法修練者的心性要求,純屬邪悟,對不起師父,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現聲明作廢。我將堅修大法,證實大法。

南京大法弟子:陳淑媛
2001年1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叫張曉冬,在1999年9月及2000年7月19日,由於在各種執著心的帶動下,摔了跟斗,違心地寫了"悔過書","保證書",給大法帶來了一些負面影響,也給自己修煉造成了不必要的障礙。每當想到此,我非常愧疚和難過,現在我鄭重聲明收回並廢除"悔過書","保證書",堂堂正正做一個修煉人。因為我們每個修煉人都是在嚴格按師父的教誨,真真正正的在做好人、做道德高尚的人、做符合"真、善、忍"宇宙標準的人。我們何罪之有?為甚麼要保證不煉呢?!憲法規定公民有和平上訪的權力,為甚麼要保證不上訪呢?!

這麼好的功法我是要一修到底的。

聲明人:深圳大法弟子 張曉冬
日期: 2001年1月28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單位要我們填表表態:」不上訪,不煉功」。當時以為敷衍一下,這是不符合大法的表現。現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

陝西大法弟子:鄧倫適 高愛芝
2001年元月29日


聲明

我鄭重聲明:以前我寫過的所謂保證書,還有我丈夫代寫的擔保書全部作廢!
宇宙大法早已深深地在我心裏紮下了根,捍衛宇宙真理我不惜付出一切!

大法弟子 石銳 2001年元月29日


聲明

我因學法不深,在邪惡壓力下,在魔難中有怕心違心寫了保證書,(不進京,不上訪等等,)特此嚴正聲明一律作廢!(包括家人代寫的)
我決心在正法中做一名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 代立霞 於淑芳 王化東
2001年元月29日


聲明

我在壓力面前,寫了保證,因學法不深,悟性差,當時只想玩文字遊戲,以為心裏有法就行,其實都是怕吃苦怕坐牢。現在知道錯了,特此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全部作廢!我要助師世間行,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直至功成圓滿。

大法弟子 胡曉波 楊寶華


聲明

我因學法不深,悟性差,讓邪惡鑽空子,幾次抓進看守所,都是他們捏造事實,他們說市長有話,怎麼打都可以,留口氣就行。我因怕心寫了保證,及家人代寫悔過書,現聲明一律作廢!

大法弟子 湯海雲 2001年元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們於99年底月進京證實法被抓,被香坊分局非法關押,出來後給單位寫了保證書,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我們聲明:一切違背大法的文字材料一律作廢!我們永遠做偉大慈悲師父的弟子。

王秀悅 孫紅 2001年元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於99年7月23日早上煉功被抓,被迫寫了保證。99年10月15因進京上訪被拘留,又寫了保證及單位寫的家屬寫的所有不利於大法的文字一律作廢!堅修大法,做師父合格弟子!

唐竹茵 2001年元月29日


聲明

在1999年7月22日邪惡勢力全面鎮壓法輪功以來,在單位、家庭等各種壓力下、在「怕心」的作用下我們違心地寫了悔過書、保證書,現在我們已經覺悟了這些做法對大法造成了損失。為此聲明以前所寫的一切不利於大法的文字作廢,並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九江學員:張景明 譚賢平 黃水榮 吳周雲 羅義明 許峰 沈盛 曹俊成 劉禮茉 王月蘭 張永仙
2001年元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是南昌市法輪大法修煉者、師父的真修弟子陳寶芝,因修煉大法於2000年4月24日被西湖公安分局南站派出所無故拘留關押77天,在頂住了各方面壓力,沒寫任何悔過書、保證書的情況下,於7月中旬將我無罪釋放,但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單位領導情的帶動下,違心地寫下了不去北京上訪、不與功友交流等文字保證書,給大法帶來了損失,事後十分後悔和痛心。雖然後來單位領導數次找我談話,勸我停止修煉法輪
功,我當面向他們表態:就是將刀架在我脖子上,也要堅修到底;並且於2000年12月底進京證實大法,但心裏一直覺得對不起師父,不能彌補自己的過失。為此本人鄭重聲明,在修煉中所寫、所做的一切有損大法形像的東西作廢。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無論在修煉中遇到任何艱難險阻也擋不住我堅修到底的決心。

陳寶芝
2001年1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