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上訪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月2日】我是一名大法女弟子,今年二月中旬,我因受良心的譴責,終於到國家信訪局為法輪大法和曾經救過我及我全家人生命的恩師說一句公道話。

可是剛到信訪局,就被當地公安人員扣留。不一會兒張市駐京辦事處把我們接走,然後由張市五一路派出所押送回來。11點左右到達派出所,下車就開始審問。鄧所長命我們直脆在地上並兩臂平行伸直,頭上再戴兩頂鋼盔。動作一不標準就連踢帶打,污言穢語,不堪入耳,一百折磨到天亮。又把我單臂吊烤在傳達室二層床架上。第二天上班時又吊銬在院外的車棚。一天不讓吃喝,一直吊到晚上11點左右才把我放下帶到副所長辦公室。又冷又餓的我,還沒站穩腳,辦事處王書記和主任進屋,二話沒說,就在我臉上來回抽耳光。打得我頭暈日眩。這時,鄧所長把我雙手緊緊銬死,然後在銬子中間墊上手帕抓住銬子在地上來回摔我。直到他筋疲力盡時才把我扔到地上。又用腳用力在銬子上跺。旁邊的一位幹警忙搶過來把銬子打開,也許他以為我的手腕斷了吧!接著鄧所長又用電棍在我手上電,連電三次也沒電上,他說不愧是煉法輪功的,又在我臉上亂電。我剛從地上爬起,他們又讓我兩臂伸直,並在臂上放上鋼盔,取笑、侮辱我。王書記和主任見這樣還不過癮,就強行讓我趴下,在眾目睽睽之下(沒有女士在場)把我的褲子強行拉下,連內褲也不剩。然後用皮鞋在我臀部狠狠地抽打。書記打累了,主任打。打得我的臀部紫硬紫硬的。後聽辦事處的人說,他們的皮鞋也打開口子。然後又讓我起來做頭頂抱輪動作,這時我嘴裏流出了鮮血,我準備擦血他們不讓,我只好一口一口地吞到肚裏。我當時只是想用我的忍與善喚起他們的良知。誰知他們已失去了人的本性,他們笑我愚昧無知,對我更加實施暴行。主任又端來一盆水,第二次強行扒光我的褲子,用洗衣板沾水抽打我的臀部。問我還煉不煉?我說煉,他們這種慘無人道、流氓式的做法恰恰使我更堅定了我的信念。因為我只有走上修煉的路,明白了超常的理,才能有今天的大善大忍之心,否則能做到嗎!大快亮了,他們也打累了,把我鎖在刑凳上。等快上班時把我送到十三里看守所。裏邊關押不少同修。他們看到我傷痕累累,都流下同情的眼淚。15天後又把我轉到宣化看守所。一個月後因絕食釋放,在獄中一共45天。出獄後又罰款1000元,無收據。這就是上訪的回音。

我將這些寫出的目的是想喚醒那些善良的人,應該糾正這種不正確狀態。因為我們是一個法制國家,應該制止暴行,以免繼續損失政府在人民心目中的形像。

現在我仍生活在監控中。辦事處「軟禁」對我是平常事。比如,在10月23日晚上11點,辦事處工作人員到我家敲門說有事。那時我已睡了。我說有事明天再說吧,沒給他們開門。誰知他們又把派出所的人叫來,把我家門踹開,一下子闖進十幾個人。當時把我的孩子都嚇呆了。把我帶到辦事處又軟禁了9天。不知它們這樣胡作非為的日子還得過多久?

被扒褲子打臀部的還有兩位功友。一位已被勞教,一位要送勞教沒抓到人。

證人有:張市所有被關押的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