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獄警扒光女學員搜身,男獄警拽手腳淫笑助陣

——控訴中國大慶警察的下流無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1月20日】 受中國傳統的薰陶,和大法弟子修煉的慈忍純真。對於一位貞潔善良的女性來講,你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污辱她的人格那真比拿刀子捅她的心還讓人難以忍受。

這件事就發生在黑龍江省大慶市東風拘留所裏。污辱人格的醜聞本來早就應該曝光於世,但由於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確實受到了難以承受的打擊,且又在後來的獄中日子裏繼續受到了欺凌虐待,幾乎導致她精神失常和記憶力的喪失。是大法給予了她重新面對人生的信心、力量和勇氣,使她從精神打擊的桎梏中走了出來。近日才在功友的陪同下,向筆者悲憤地講述了此事。

姜紫蘭(化名),女,三十九歲,是大慶市某廠職工。今年五月初她和幾名功友相約到某處去串門,被聞訊趕來的派出所民警以「多人聚會」為罪名而拘捕,並立即送到了大慶市東風拘留所,強行無理拘留15天。至5月11日師父生日之日,姜紫蘭等17名被非法關押學員同時悟到。我們修煉大法沒有錯,我們的師尊沒有錯,我們在一起談宇宙真理,提高心性,做世上最好的人沒有罪,沒有錯。於是大家以絕食來抗爭,利用一下這唯一的一點人生的權利,

可是在東風拘留所這個人間地獄裏,我們大法弟子連這麼一丁點人權都被剝奪了。這事很快觸動了邪魔們的邪火,引起了獄卒們的恐慌。於是從5月12日開始,他們瘋狂的向大法弟子進行報復,災難很快的落到了姜紫蘭的頭上。

當時姜紫蘭正光著腳坐在號內的通鋪上,獄卒和另一名男管教依次闖了進來,對姜紫蘭說:「所長要找你談話」。於是不由分說就一人架著姜紫蘭的一隻胳膊,把尚光著腳的姜紫蘭拖到拘留所的值班室。姜紫蘭一瞧,那有所長呀?只有一名帶著手套的女獄卒和另兩名不認識的男獄卒,在斜眼看她。(其他功又補充說那女管教好像姓崔,那三名男管教分別叫郭春光、程善義、王光緒)。說時遲,那時快,尚未等姜紫蘭醒過腔來,架她進來的兩名男獄卒早已把她摜到在地上。隨即又分別按住了她的兩隻手,幾乎又把她從地上薅了起來。另兩名男獄卒則迅速的分別抓住了她的兩隻光著的腳。只見那女獄卒面露猙獰、兩眼鬼光,人性全無像母夜叉一樣,撲到姜紫蘭的身邊。隨即在邪勁的驅動下,把姜紫蘭的毛衣扒到了頭上,又三下五除二解開了姜紫蘭襯衣紐扣,扒光了她的上身。隨即女獄卒鬼火中燒又扒下了姜紫蘭的毛褲。雖然只剩下了褲頭,可女獄卒並不放手。拿一隻手用力撐開了姜紫蘭的褲頭,另一隻手則伸到了姜紫蘭小腹下亂抓了幾把。

這一場景完全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四名男獄卒抓腿扯膊下,在十隻邪惡淫欲目光聚焦下完成的。這一突如其來的災禍,早已把姜紫蘭這位貞潔善良的女性嚇蒙了。她真是肝膽俱裂,從她眼中流出來的已不再是淚。她的大腦一片茫然,只有那女性的本能在促使她機械地呼喊:「救命啊!救人啊!!!」。她責問那母夜叉:「你還是女人嗎?你還是人嗎?你們還知道羞恥嗎?」對於這一聲聲撕心裂肺的善良生命的吶喊,那母夜叉卻並不手軟,反而卑鄙無恥的責怪起受害者姜紫蘭來。說:「你喊啥?我不還給你剩下褲頭了嗎?」……

姜紫蘭雖然用生命在高呼救命,可在這座人間地獄裏,其他功友被囚在牢中愛莫能助。這時的姜紫蘭才真正地遭遇到了、認識到了甚麼叫痛不欲生。

接下來的就是這五個狼狽為奸的狗男女,把奄奄一息的姜紫蘭重又拖回了監獄,當時只把她的褲子提上了,上身仍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郭春光(男獄卒)指派同監的大法弟子給穿上,同監的弟子說:你們太沒人性了,衣服是你們給扒光的,你們不給穿上反倒讓我們給穿你們還夠人字的兩撇嗎?它們也自知理虧,心虧,扔下姜紫蘭溜溜地走了。

談到此事姜紫蘭說:「我真的一直在努力把這悲慘的一幕從我的記憶中抹掉,我真不敢回首此事,因為它幾乎困擾著我不敢面對人生。如果我不是一個大法修煉者,我真的沒有活下去的膽量了」。

我說,我們之所以要把這件事講出來,就是讓全中國善良的百姓,讓全世界尚有同情心的人們來看看,在這江澤民的暴政統治下,在它券養的國家專政機器下,它們是怎樣殘害無辜生靈的。它們的可惡之處,卑鄙之處,就在於從本質上要徹底地敗壞人類尚存的唯一的那麼一點賴以生存的道德。

如果沒有了道德的約束,人也就失去了做人的標準,那和禽獸又有甚麼兩樣呢?江澤民現在正是倒行逆施,保護邪惡,摧殘善良。所以我們有責任把真相講出來,讓人們認識江澤民的邪惡本質。

事情雖然發生在我們大法弟子身上,可是作為中國的廣大人民群眾來講誰沒有妻子兒女啊?誰沒有父母兄弟姐妹呀?我們是非不分默默無聲地容忍下去,那就是在助長邪惡的氣燄,那就是縱容邪惡使其更加猖狂。任其發展下去,誰敢保證有那麼一天災難不會降到你的頭上那?人啊,醒醒吧!再不可姑息養奸啦。

(大陸大法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