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4日天安門廣場護法及被抓後見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月1日】2000年12月24日,天安門廣場天氣晴朗,遊人雲集,同時也布滿了警察和便衣。10時許,在廣場東北側,大法弟子打出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等橫幅。同時高呼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等口號。

這時,早已等候在廣場上的警察和武警手執警棍從四面八方衝了過來,毆打並抓捕大法弟子,抓衣服、揪頭髮,往開過來的警車上送。大法弟子被抓打時仍不斷地高呼著「法輪大法好、就是好」!等警車啟動了,車上有位大法弟子拉開窗戶把準備好的傳單撒向廣場中的人群,立即遭到車裏警察(警號為051621)的毒打,車上的弟子齊聲高喊:「不許打人,你算甚麼人民警察」。才被迫停止行兇。這時前面駕車的警員(警號為051620)聽到對講機中傳來「前面有三個軍人是否打橫幅」時,他就對另一警員(警號為051621)說:「咱倆就說他們剛要打,就被我倆抓住了,好領獎金」。其實三個軍人早已把橫幅打開,並向前沖了十幾米。這兩個」人民警察」竟然為了一點私利編造謊言。

在廣場上被抓的大法弟子,被陸續地送到天安門公安分局,幾乎所有的弟子都不說姓名、單位和地址,都被攆到兩個樓之間的空地上。一個小時左右就達到二、三百人。弟子們在裏面背誦「論語」、「洪吟」,並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法輪大法清白」等口號。當警察謾罵大法和師父時,弟子們就高呼「窒息邪惡」等口號。一個小時以後,大法弟子被陸續分別送到北京市各派出所和外縣公安局。有50人被送往密雲縣公安局。

下午一時半左右,這些被送往密雲縣公安局的大法弟子,被強迫編號、照相之後,被繼續提審。縣公安局本部辦公室、交通大隊和刑警大隊某辦公室都成了「臨時刑詢室」他們採用毒打、凌辱、謾罵及輪戰等手段,大發淫威。由於警察毒打弟子已有四名暴死,現在該局警察已不親自打人,而是驅使被僱用的社會流氓惡棍來毒打弟子。他們採取的手段是極其惡毒的令人髮指。如一個60多歲的男弟子,竟被他們連續打100多個耳光。之後又由四個人踩住他的手腳,由另兩個人用警棍毒打,並長達三個小時。有8名男弟子遭到此等「待遇」,對女弟子則極盡毒打、凌辱,有一個女弟子被三個惡棍同時毒打,嘴角鮮血直流,之後又讓該弟子撅起屁股,用警棍狠打屁股,該弟子被打得遍體鱗傷。還有一個弟子被他們毒打後,頭腫大了近一倍,臉部青紫淤血,雙眼球出血紅腫,出血眼睛瞇成一條小縫幾乎不能視物,臉嚴重脫像。連尚有良知的警察和駐京辦事處的工作人員見後都嘆息道「也太狠毒了」。還有的女弟子被他們狠打陰部,使其糞便都拉了一褲子;有的女弟子被他們狠踩腹部,把尿都踩了出來。這幫流氓對一個女弟子說:「你知道不,日本人進入東北是怎麼對待你們女人的嗎?」一邊說著一邊就抓該女弟子的衣褲欲行姦污,在大法弟子的嚴斥下才住手。這些施暴的人都不穿警服,有的警服就掛在牆壁上。

不報姓名、單位和住址的弟子,大多數被連續提審並毒打,提審時不讓穿鞋子,光腳從牢房到審訊室。有的達數天。每天有的到晚上10點多鐘。不提審時弟子關在看守所的牢房裏,條件相當惡劣,房間裏有一個冰冷的地坑,能擺放十餘人,沒有被褥。牢房門旁的窗下有一小片暖氣,門旁邊靠牆有一個帶水龍頭的小水池就算洗臉飲水處,其旁邊有一個小水泥池也就是大小便池了。屋裏陰冷並散發著臊臭氣,這裏哪是人待的地方。弟子的待遇比囚犯還差。

據聽到的電話消息:截止到12月24日,送往密雲縣公安局大法弟子批數有記載的已為18批。24日分去50人,據悉26日分去的指標為80人,每日都有分往京郊各縣公安局被抓的大法弟子指標。各縣公安局的看守所已住滿了被抓的大法弟子。為完成上面派來的任務,據悉各縣公安局已數次將不講姓名、單位和住址的弟子轉移到天津市的各收容站和勞改場所裏,因此有些大法弟子已不知去向了。

另據從平谷縣返回的弟子講,24日晚從天安門派出所拉往平谷縣約50人,其中30名男弟子,(女弟子情況不詳)每人都遭到毒打,他們雙手被銬在暖氣管子上,警察驅使犯人用警棍毒打他們,最長的達一天一夜。以至打手們累得呼呼直喘。而警察則在犯人們打夠了之後出現,假惺惺地做好人。

(大陸大法學員供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