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邪惡殘暴玷污的白手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2月16日】 12月8日我參觀毛主席紀念堂後很想方便一下,按照工作人員的指點找到了歷史博物館正門以北的公共廁所,這個地方與天安門廣場間隔一條東邊的馬路。我進去的時候,在附近灌木叢內側的長椅上坐著兩個和善的男青年,周圍很安靜。當我從廁所出來時,已有兩名武警戰士向那坐著的兩個男青年問話,安靜被打破了。

「你們知道法輪功嗎?」這麼敏感的話題,使我不由得向他們緊走兩步。但武警馬上對我高聲喝道:「你靠邊站!你靠邊站!」我往後退,聽不清他們說甚麼了。只見一名武警揪住一位男青年的領口推推搡搡走到灌木叢外側,另一名武警卻跑開了。我擔心他們發生衝突產生惡劣影響,便上前想勸一勸。這時武警高喊:「蹲下!蹲下!」兩個男青年誰也沒聽懂。我忙插嘴:「等下,他讓你們等一下。」「等一下呀!」一位男青年笑了。另一位男青年吐出嘴裏的口香糖,邊走邊指著不遠的果皮箱說:「我扔了口香糖就回來。」誰料武警發起火來,嗓門更大了:「蹲下!我讓你們蹲下!你們是不是法輪功?」「我是法輪功學員!怎麼啦?我不蹲下!」

武警立即掏出腰間的對講機,我以為他要向上級報告呢,可他沒有,而是一下一下用對講機向上挑起男青年的下巴,另一隻手依舊揪住他的衣領,低聲威脅道:「你再說!」「我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大法好!」青年人的回答,聲音洪亮,底氣十足。剛才跑走的那個武警也回來揪住另一位男青年的衣領,那位青年人也高聲道:「我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大法好!」「你再說!」「我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大法好!」堂堂正正,鏗鏘有力!「我扇你!」說罷武警揮手一記耳光打在男青年臉上!

接下來的情景更讓人震驚。武警大打出手,先是拳腳相加,繼而又是一個「大背胯」,將男青年摔倒在地,又一腳踏在他胸膛上。嘴裏仍然是那句低沉陰冷的威脅:「你再說!」「我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大法好!」辟辟啪啪,一陣腳步聲,跑過來幾個便衣,照著青年人的頭上臉上一陣亂踢,一顆頭顱,怎麼能容得下那麼多的腳,很快人就沒了動靜。

與此同時,一個便衣狠踢另一位男青年腿後,青年人應聲倒下,又是照頭上一陣亂踢,青年人不動了。武警舉起對講機狠狠地照他臉上一砸,頓時鮮血湧出,流了滿臉。

這時開來兩輛「依維柯」警車,交叉成八字停在灌木叢前,將「戰場」擋了起來。我四下裏望去,才注意到我身邊、身後、馬路上駐足觀看的人都和我一樣看不見真相了。我繞過汽車走到另一邊,看到兩青年被塞進汽車,地上有兩道長長的血跡……

我看清楚了,打人的野蠻武警帶著白手套──就是那國旗班戰士帶的白手套,就是那儀仗隊戰士帶的白手套。它在外國賓客面前顯示出我們中華民族的尊嚴,在天安門廣場一向與正義、文明、和平、純潔相聯繫。然而今天他卻被邪惡殘暴玷污得面目全非。

淚水奪眶身離開現場,走出不遠竟哭出了聲音。我不懂,同樣是血氣方剛的年齡,為甚麼一方大打出手,另一方卻打不還手;一方要用汽車擋住人們的視線,另一方卻大聲疾呼想讓天下人都聽見。我也從未見到有哪一條法律法規禁止法輪功煉功群眾去天安門廣場,卻允許在天安門廣場毒打無辜百姓。是誰給他們如此粗暴踐踏法律的權利?我從心裏吶喊,我也是納稅人,天安門廣場也有我一份,我不允許你們那麼做!


(目擊者投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