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學員:我們在共同以生命護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4月9日】 二月二十五日傍晚,我鎮十幾個功友被帶到敬老院接受「教育」,天很冷,雪不停地下著。晚飯後大家通過交流悟到:我們要堂堂正正集體煉功。鎮幹部們一聽要公開集體煉功,五、六個人急忙從屋裏跑出來阻止我們。功友們說:「我們煉功不出聲也不影響老人們休息,為甚麼不行?」但幹部們就是不准。他們有的往地上狠摔學員,有的揪女學員的頭髮,有的踏學員,僵持約半個小時,功也沒煉成。回到屋裏,一位小弟子哭著說:「這麼好的大法為甚麼不煉了?你們怕甚麼?」聽到此話的功友震驚了,這不是該我們去掉怕心勇敢地為大法站出來嗎?大家都哭了。於是先後都站到院子裏開始集體煉功。這時幹部們又叫來七、八個公安,公安把兩個五十七、八歲的女功友一次次推倒,一次次用拳頭打倒,她們卻一次次從地上爬起來。一個公安在地上拖其中一個的雙腳,拖了幾十米又放下,她只要一站起來,公安就用拳頭把她打倒在地,連續幾次,女功友終於從地上爬了起來。公安有的揪著女功友的頭髮又摔又打,鎮幹部用小竹竿打功友的頭、臉,嘴裏還不停的說:我讓你們煉,我讓你們煉。功友們一次次被打倒,又一次次爬起來;一次次被打倒在屋裏,又一次次衝出來。一位女功友被一公安揪住衣服左摔右摔,不知被摔了多少跤,關了多少次,又不知從屋裏衝出多少次。別的女功友一看連忙抱住她的腰,四、五個人一個抱一個緊緊地抱成一條線。那女功友每一次被摔倒爬起來,每一次又從屋裏衝出來,都微笑著對公安說:「我一點也不恨你們,但我必須出來煉功!」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摔打,公安們說:你們勝利了!幹部說:讓他們煉吧,給他們照下像逮捕他們。功友們沒一個畏懼的,在刺骨的冰天雪地裏,我們煉了一個多小時,個個手凍的疼痛難忍,但大家沒有半句怨言,有的眼睛裏還閃動著淚花。這是大家共同保持正念的結果,也是大法威力的體現。

二十七日下午,鎮幹部讓人在我們房間裏拉有線廣播。有的功友告訴幹部不要拉了,拉我們也不聽。幹部說:「是你說了算還是我說了算。」最後強行拉上了。可是他們一放破壞法的錄音,功友們就把開關關了,沒辦法他們把開關剪斷了。一功友到放錄音的屋裏把錄音帶丟到爐子裏燒了。這一下幹部們可慌了,連聲說「反了,反了,竟敢燒政府的宣傳材料。」公安被叫來了,鎮裏的主要領導也被叫來了,要單獨帶走這位功友。其他功友呼一下全站起來了,齊聲說:不准隨便抓人,要走我們一塊走。大家毫不猶豫都向警車走去。幹部、公安都驚呆了,一動不動地站著。大家都被帶到派出所。第二天有一幹部問那個功友:如果還有那樣的錄音帶你還敢燒嗎?那功友說:保證燒,決不容忍任何破壞大法的東西存在。

三月一日上午,三名男功友一名女功友被強行帶走了。幹部們認為這一下頭們走了,剩下一群老婆孩子好管理了。沒想到功友們每天晚上照樣出來煉功,每一次都要經歷一次考驗,一次比一次嚴峻。一天晚上,一幹部用爐鉤狠狠地打了四、五個學員,她們的手、腿被打腫了,青一塊、黑一塊的,有的功友被打得跳了起來,幾天後還疼痛難忍。有一次,一幹部反背著女功友的胳膊,邊走邊說:我就不信制不住……。他狠狠的打女功友,把我們功友往牆上撞,窗被撞破了,門也被撞破了,但那位功友沒有絲毫退卻。另一幹部用床撐狠狠的敲一位男功友的腿肚子。第一下敲下去時,我們的功友前後踉蹌了幾步,臉痛苦的變白了,但他堅持沒有倒下去。第二下敲下去時,他像巨人一樣未動。多麼堅定無畏的功友啊!

三月一日下午幹部們又讓人拉有線廣播,功友們勇敢地站出來,你拉我就掙,被打倒了再爬起來。他們只好不拉了。從此以後,功友們白天拿出《轉法輪》來集體學,幹部們一看忙叫公安來抄書,功友們齊聲說:你們敢抄我們就撞死!他們畏懼了,我們用生命開創了公開學法的環境。

在拘留所的四位功友及其他鄉鎮的三位功友,三月一日進拘留所就開始絕食,並明確的告訴公安我們不是犯人,而是堂堂正正的修煉人,要吃飯我們回家吃,決不吃這裏的一口飯。他們每兩天給功友灌一次奶。硬插到胃裏的塑料管說不出是一種啥滋味,難受極了,但功友們沒有被嚇倒。每次要強行灌奶時都採取狠狠的撞牆、撞鐵窗以示對虐待大法學員的抗議。那巨大的撞擊聲驚天動地。有的頭上撞出了血,有的撞出了大血泡。市委、政法委、公安局長、婦聯等部門的幹部都來了。青島市公安局派一位處長來了。拘留所公安隨時向市局彙報。

每一位幹部找功友談話,都是一次絕好的弘法機會,也是向師父交的一份答卷。他們問第一位被灌奶的功友時,他邊流著淚邊向十幾個部門的幹部說:「今天我鄭重的告訴你們,大法中說『大法可正乾坤,當然就有其鎮邪、滅亂、圓融、不敗之法力』。法一定會正過來,正過來的早晚不在於政策如何,而在於大法弟子心走出來的早晚。我可以告訴你們,下一步我們要公開煉功、學法。今天我希望你們不要強人所難,強行給我灌食,我要回家吃飯。」一位局長說:「不行,你不吃就要灌。」這功友說:「你們把道德高尚的大法弟子強行關押,使他們沒有人身自由,這是非法的,為了大法,我個人的生死無所謂」,說完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向牆上撞去。頭撞破了,頭髮撞掉了一些,還起了一個大血泡,那些人震驚了。

還有一幹部對一功友說:您不要煉了吧,這樣煉下去,錢不能掙了,活不能幹了,弄不好還要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功友說:您是一位有文化、有職位的政府幹部,別人說法輪功好,您也說好,別人說不好,您也說不好,這是對自己負責任嗎?你是不是可以抽出一點時間系統的看一看大法的書,實際的調查一下修煉者的情況,實事求是的向上反映一下,我們見面也是緣分,我這是真心的對您好。那人連聲說:好,好!

兩位市委幹部當著一功友的面污衊老師,攻擊大法,那功友對他們說:我善意的告訴你們,罵佛的人是要下地獄的,我不告訴你們是我的錯,你們以後會罵我的,你們好好想一想吧!一位說:我就不怕下地獄。功友說:你是我見到的第一位自己願意下地獄的人。第二天這幹部卻主動的找到那功友說他不想下地獄了,回家後他要好好看看書,真正了解了解法輪功。

在市委黨校的一功友說,一政法委幹部曾問她:你聽到美國反對中國的人權,有甚麼看法?那功友說:這還用問我們嗎?每天四、五個人、甚至十幾個人輪流看著我們,或把我們鎖到屋子裏,不准與任何人見面,這是尊重人權嗎?那人無言以對,只好悻悻的走了。

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裏,我市很多功友在不同的關押地點,有的忍受了殘酷的毒打,有的忍受了從頭澆到腳的刺骨冷水,但都沒有退縮的。這些功友已經決心用生命護法,為我市全體功友堅持修煉、堅定護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但還有許多功友正在覺醒或未覺醒,他們走不出來,這需要我們去幫助他們提高。當大法、師父蒙難時,我們難道連說一句真話的勇氣都沒有嗎?不讓學法煉功不是破壞大法在人間的弘傳嗎?「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讓我們的生命在護法中共同提高、共同昇華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