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正人心需要我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4月8日】 前赴後繼的學員在護法中提高上來了,感到恢復老師留給我們的集體學法、煉功的形式,必須從我開始,從現在開始。一月二十八日清晨,我來到過去的煉功點煉功,發現有幾個學員已經煉上了。走出來煉功的,慢慢增加著,放下生死,還有甚麼怕的?

考驗來了。正月初一早晨正煉功,我們就被抓去了。一天一夜沒吃沒喝,但人人都精神飽滿,笑容滿面。我們最終被分別關進了不同的囚室。裏面關的大部份都是功友,大家背《論語》、《洪吟》,集體煉功。雖然時刻受著監控,可是這次沒給我們上手銬腳鐐。這就是法正人心的證明。當然考驗一個接著一個。

1、 不動才能制萬動

「一個不動,就制萬動」,不動的是心。正月初五那天,哥哥、弟弟、兒子還有治保主任來了。按規定,在判刑之前是不許任何人探監的。我明白:這是家人疏通的。治保主任告訴我,初七就可以出去,讓我做個保證。我拒絕了。他們很失望,可是到初七,連局長也勸我來了。我平靜地講法輪大法給我帶來的身心變化,闡述大法是正法不是邪教。治保主任可氣壞了,說自己跑了三、四天找不著人、找局長怎麼難。我解釋自己不是不通情理,而是不能放棄宇宙中最高的理,請他諒解。

下午四點,連家人帶親戚來個二十多口,把我包圍住,一個接著一個的勸,硬的不行就來軟的,把七個月的外孫抱給我,我當時只有一個念頭:過好這一關,絕不能當叛徒。到後來乾脆上來連拉帶拽。但是我堅持不做甚麼保證。弄得哭聲一片。我把孩子送給誰誰也不接,我就說:「那我就抱到裏頭去。」這一下他們害怕了,趁機我趕緊出來走回牢房。這一份考卷,終於答完了。

2、 功友切磋心更正

十三個真修弟子,在嚴酷形式下能同住一個囚室,朝夕相處,每天切磋,這在外界是絕不可能得。我們每個人都從功友身上學到不少好東西,一天一個變化。初九那天,來了好些人,舉著攝像機的,拿著照明燈的,上面的領導要抓一個幫教「典型」,問:「誰要說不煉了,立刻出去。」「煉不煉了?」得到的回答是:「煉!」管教面對眾人兩手一攤無可奈何地說:「瞧!不煉了,誰上這來幹啥呀?!」

此時此景震撼了所有人的心!不是高德大法,能使人心這樣純淨,這樣平靜嗎?!沒有比學比修,能這樣齊心,這樣堅定嗎?

3、 獄中弘法沒結束

囚室裏的頭板(號長)因犯貪污罪被判二年。從去年十月份以來,她接觸了許多大法弟子,這其中有博士、碩士、研究生、高級知識分子,也有工人、農民。剛開始的時候,她對大法弟子不了解,就用想看大家煉功的方式取笑大家:她假裝對修煉感興趣,讓大法弟子給她煉功看,然後喊管教,讓管教訓斥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們都很堅定,給看守擺道理,管教氣得夠嗆,而她覺得很好玩,哈哈大笑。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發現大法弟子就是跟犯人不一樣。每進來一批大法弟子,她就多明白一些修煉的道理,聽著大家背書,她就像也在讀著《轉法輪》。聯想到社會上的種種現象和自己的經歷,漸漸地她萌生出了修煉的想法。

初一晚上11點,我們進去後,沒有被褥,只能躺在光板鋪上。天氣很冷,而她卻把自己的被褥拿出來給大家鋪蓋。看守看到後,就訓斥她,不讓她給,而她誠懇地說:「她們也是人,我看不下去,我也要做『真、善、忍』」她對我說:「你們都是從農村來的,一看就都純真善良,你們和我不一樣,我的思想很複雜,轉得很快,和學大法的不一樣。」

看守們為了籠絡人心,經常找她談話,問她:「監號裏誰是輔導員?誰組織大家外出煉功?誰在搞串聯?誰帶進書了?她們都商量甚麼事?」還和她說:「這是你立功的機會。」她回答說:「她們沒有組織,沒有串聯,她們只是在證明『法輪大法』是正確的。電視老是說法輪大法是邪的、法輪功死了很多人,還說學大法殺人了怎麼怎麼回事,其實都是他們自己做得不好。李洪志老師也沒讓他們這樣做,是他們自己做得不好,思想不正。沒按『法輪大法』的要求做,被魔利用了。」

別看她接觸大法時間不長,學法不多,但悟性很好。有一次大家吃蘋果,她得到一個又大又鮮亮的,可她剛咬一口,卻發現裏面都爛了,沒法吃。她悟到了說:「我就像爛蘋果一樣,外邊好看,而裏邊都是不好的,骯髒的。也就像師父說的那樣:「一個爛蘋果,地球在這個龐大的宇宙中就像我們看一個蘋果一樣,它已經爛透了。蘋果裏面的每個分子就像每個人一樣都已經腐爛了,那麼這個蘋果不就是要把它銷毀掉、扔掉、處理掉嗎?」我不能像那個爛蘋果那樣。」

有一次看守所所長還有其他成員找她談話:「XXX你對學法輪功怎樣看法?你說學法輪功的人能做到『真、善、忍』嗎?」她回答說:「能!」她說:「我相信學法輪大法的學員都是好人,社會一直號召向英模學習,他們不用號召,你們想一想全國12億人口別說每人每天做一件好事,就說這12億人口一輩子就做一件,社會將是甚麼樣?你們說李老師如何如何,李老師用一本《轉法輪》讓全世界都轉起來,能使學法輪大法的學員每時每刻都向內找,勸人向善,你們說他不好,你們誰能做到?我來給你們唱首歌吧: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人間……現在只需要你們對法輪大法學員獻出你們一點點愛就夠了。」她又哼了一句歌詞:你不當兵,我不當兵,誰來保衛祖國,誰來保衛家。他們明白了:修煉的人,你不護法,他不護法,誰來維護大法?所長甚麼也沒說,便讓她回來了。

通過長時間的交流,她明白:法輪大法不僅教人向善,更重要的是要人明白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要返本歸真,最終使修煉的人返回到自己那最善良的本性上去。而且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所以她也漸漸地開始學習煉功。

剛開始煉功的那幾天,每次看守都從瞭望孔看她,訓斥她「XXX幹甚麼呢?你也煉功呢?讓你看著她們,你也煉上了?」她不吱聲,也就不敢煉了。接連幾天,老這樣干擾她,後來她自己悟到這樣做不對勁,應該和大家一起集體煉功。這樣悟到做了後,再也沒有干擾了。

一天晚上她突然對我說:「明天是我生日。」我說:「祝你一天比一天精進,祝你生日快樂。我們為你過一次特別的生日。」她睜大眼睛鄭重地對我說:「我的生日改在四月三十號,那是我出獄的日子,我出去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轉法輪》,做一個李老師的真正弟子。」

我聽了很感動,她「比學比修」找自己的不足,我體會真是比我還好。我出來時她叮囑我:「一定要把大法的所有書備齊。」後來,聽後出來的弟子講:她在新調整的環境中處處嚴格要求自己,做得越來越好。

「大法弟子千百萬,功成圓滿在高處」。我被無罪釋放了。我相信自己在圓滿的道路上又前進了一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