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裏走出來--精神和物質是一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2月16日】甚麼叫護法?肯定不能用是否去天安門作為一個標準;甚麼叫走出來,肯定不能用是否去北京來衡量;怎樣才能在正法的過程中成為一個真正的修煉者,肯定不能用是否進監獄作為一個尺度。

也許我可以被稱作一個「走出來」的弟子吧,去年12月14日,我和趙晨,黃雲在深圳被捕。在福田看守所被拘留了十三天。嚴格地說,這十三天對我來說是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這一命題的具體實踐。從公安局到拘留所,因為我們懷著正念,我們使謾罵我們的公安緘口不言,使有的公安向我們道歉,使有的公安和我們交了朋友,使最嚴厲的管教對我們煉功默許,使吸毒者發誓戒毒,使妓女發誓不再賣身,使詐騙犯放棄復仇的計劃,使幾乎80%以上的囚犯學了法輪功,使有的妓女說要為法輪功坐牢,使牢頭說要用真善忍管理牢房,使互相仇恨的囚犯互稱姐妹,最後我們使打罵不絕的牢房一片詳和,幾乎像一個學生宿舍。

從這些實踐中我看到了大法的威力和正念的力量。我為甚麼這樣說呢?因為在這十三天的日子裏,只有一次,我偶爾對一個管教由於產生了一點怕心而出言不遜(我的念就不那麼正了),因此這個管教對我大聲呵斥,當我意識到我的錯誤向他道歉時,師父借他的口對我說,「李洪志知道會罵死你」。我聽了面紅耳赤,更加體會到正念的重要性。

回到美國以後我才知道,我們聖地亞哥地區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所在的研究所很多科學家都為我寫了信。有一位叫Jessica的美國人,一個人就為了營救我在她的親戚朋友中收集了40多封信寫給李肇星要求釋放我,有一些以前反對大法的人也為了我的事向李肇星提出抗議。李肇星的公眾買好計劃也因此打了一個結。此後,不斷有美國人和中國人加入我們的煉功隊伍。許多自7.22後不再修煉的弟子重新堅修,許多不支持修煉的弟子的家屬也改變了態度。我覺得這些行為都是走出來,都是為法正人間添磚加瓦。
  
在目前一個有權勢的政府說我們是邪教的狀況下,對於當慣了順民的中國人來說(其中包括修煉人),甚麼是走出來?我覺得任何拒絕認同這一指控的行為都是走出來。堅持認真閱讀《轉法輪》就是走出來,堅持煉功就是走出來,堅持弘法就是走出來,能讓常人說政府錯了的任何行為都是走出來。今天,你讓一個人認識到大法是走出來;明天,你要讓更多的人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也是走出來;堅持集體學法和煉功還是走出來。當然,去信訪局上天安門更是走出來。看起來這些行為之間似乎有些差別,但我覺得,能在心底裏認識到「法輪大法是正法」,能在心裏真正分辨善惡和好壞就是走出來。儘管走出來的形式不同,但是殊途同歸。因為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我們法輪大法是正法,你只要堅修,就能區分真正的好與壞,善與惡,你就能提高。在你提高的同時,修煉的人的力量就會影響周圍的常人。如果,越來越多的常人意識到,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那麼所謂的「邪教」這個指控也就不攻自破了。今天他能說你是好人,明天你的堅定就能使他們消除怕心,後天你的修煉者的堅定信念就可以使他意識到大法的威德。那不就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瞭嗎?甚麼是我們弟子的責任,簡單一點說,通過我們對大法的堅定,去告訴常人甚麼是真善忍,因為常人不識真善忍。師父用真善忍喚醒了我們,我們要助師用這部宇宙大法去喚醒常人,去法正人間。

修煉者要有修煉者的胸懷。我們弟子應該互相理解和寬容,其中包括對常人和對同修。主佛為了正法和度我們計劃了漫長的時間,在衝破黎明前的黑暗之際,更需要同舟共濟。不可能人人都去北京,不可能人人都去上訪,不可能人人都回國,更不可能人人都進監獄去修。但是,人人都可以也都應該從心裏走出來,佛只看人心。實際上,依我之見,心裏走出來,才是真正地走出來。那時,你會切切實實地體會到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當你在精神上走出來時,物質(形式)上的走出來也就順理成章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