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隨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4月30日】「4.25」至今已整整一年了。一年前,數萬名大法弟子到中南海向國家領導人反映自己修煉的真實情況,在這之中所表現出來的大法修煉者的崇高風貌,集中向世人展示了甚麼叫「真、善、忍」。今天,當我們回顧這一壯舉的時候,可以更深地領悟到些甚麼呢?

一)關於「忍」。在這一點上非議頗多,除世人有誤解外,大法學員中也有不同的看法。宇宙的最高特性是「真、善、忍」,我們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修煉,我們是「真善忍 」同修。我們所說的「忍」,是在修煉過程中個人所受到的種種魔難,個人利益的損失,我們講「忍」,而這種忍還是根本不產生氣恨,不覺得委屈的「忍」,這種忍是源於我們悟到了更高層次的法理,從而放下了常人的執著心,與常人為顧慮心之忍,絕非同一境界。「忍」並非無原則地忍,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三個字分開來,每個字都具足「真、善、忍」,「忍」中包含著真與善,如果連真偽都不分了,善惡都不分了,那樣去忍,不是連宇宙、生命的存在都變得無意義了嗎?大法是宇宙的最高特性,當宇宙的最高法理受到歪曲和攻擊的時候,大法弟子如果不站出來說一句話,那麼這種所謂的「忍」,已經丟掉了真與善的內涵,並非是符合宇宙特性的「忍」。對於善良的人和有模糊認識的弟子可能是一種誤解,而對於別有用心滿身魔性的反對大法的人,則是用極端化的思維方法來攻擊大法的歪理而已。事實上,自96年《光明日報》事件以來,一些心懷叵測的人從來沒有停止過對大法的污衊和攻擊,直至發展到4月20日對天津大法弟子抓、打、關及下文明令禁止大法弟子修煉,在這種情況下才有了「4.25」萬名大法弟子和平上訪。上訪中數萬人沒有標語,沒有口號,沒有影響交通和環境衛生,充滿詳和寧靜,大家心中沒有個人的得失,唯有真實地向政府反映情況,求得合法的修煉環境這一條,這還不是「忍」嗎?這是具足「真、善、忍」之「忍」,受到了那麼不公的待遇還是心懷善念地去講真話,依法行事,這就是符合宇宙法理之「忍」!

二)關於「不參與政治」。許多常人不了解法輪功,他們認為大法弟子去中南海,向國家領導人反映情況是政治行動,一年來大法弟子的前仆後繼的護法、弘法活動也是「參與政治」,搞得一些大法學員也糊塗起來,說:「我們不參與政治,我們不反對政府,」其實所謂政治,是對一個國家的管理系統,包括各種政策、法令和為實現其而設置的管理機構(包括整套國家機器),國與國之間的關係系統,以及圍繞這些系統所開展的活動。大法弟子對這些是決不參與的,因為所有這些都是一定天象下在常人社會中的反映,與我們的修煉無關。對於國家的各項政策(包括國內、國際政策、政治、經濟政策等)、法律、法規,大法弟子從不反對,涉及到本職工作的,還要盡力做好。但是我們這一法門是不脫離常人社會進行修煉的,我們需要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當這個修煉環境遭到嚴重破壞,甚至要被取締時,我們僅僅反映了一下情況,僅僅在這一個問題上說了一聲「不」,就硬被強加上「參與政治」的帽子。一年來,成千成萬的大法弟子為了護法,徹底放下自我,走出來,他們遭到的是殘酷的鎮壓,刑訊關押,其野蠻程度,簡直讓人難以相信這是在世紀之交的中國,他們承受了那麼多,僅僅說了一句話:「法輪大法好,我要修煉。」這難道也算「參與政治」嗎?事實上中國政府無論在甚麼問題上怎麼做,大法弟子都不管,惟獨在鎮壓法輪功的問題上表了態。如果一個人說大法是邪的,我們對他說「不」,人們可以認可不算「參與政治」,現在中國政府說大法是邪的,我們對政府說「不」為甚麼就是「參與政治「呢?難道對像變了理也變了嗎?更何況我們大法弟子在向政府表明大法好時完全是用了善念呢?在世界各地,大法弟子以「 真、善、忍」的胸懷,向各國人民、國際機構、新聞媒體所說的話,歸根到底也只有一句:「法輪大法好,但中國政府在不顧事實地鎮壓。」這決不是「參與政治」!當然,大法弟子中也有些人由於學法不深,在常人心帶動下,總想把護法活動搞成一個表面形式上轟轟烈烈地運動,這只是他們的個人行為,他們一定會在不斷的學法當中得到提高,修正自己。

三)徹底決裂「人」,走出來護法。 從「4.25」到現在已經一年過去了,大法在中國遇到了空前的磨難,一年來大法弟子前仆後繼的護法事蹟和中國當局的殘酷鎮壓表明,如果說一年前中國政府的領導人還受到少數陰謀人物的矇騙,需要大法弟子去向他們說明真實情況的話,一年來他們在充份了解法輪大法事實真相的同時,卻用造謠惑眾、顛倒黑白、張冠李戴等卑劣手法,必欲置法輪功於死地而後快,他們對大法的所作所為,是高層空間對抗宇宙正法的魔在人這一層空間的反映,大法弟子在護法鬥爭中所受的魔難,並不全是弟子個人的業力所致。正如有的弟子所悟的,被刑訊監禁的弟子所受的非人折磨,如果是因為自己的業力,只要一提高心性就應過去,可是事實上只要堅持修大法的,這種折磨反而加重,這不正說明是魔造成的嗎?師父之所以傳這麼大的法,是因為整個宇宙在漫長的歲月中都偏離了宇宙的特性,很高層空間往下都在正法之中,那麼伴隨著這麼大範圍的正法,對抗正法的魔反映到人這一層中來,也必然是十分劇烈的。有的弟子誤以為眼前的魔難是師父為弟子圓滿所設的難,大法是光明磊落的,大慈大悲的師父決不會以這種形式讓弟子圓滿。如果對這場宇宙正法與魔的對抗認識不足,就會給人間正法帶來影響,對弟子自身的修煉造成損失。

面對宇宙正法與魔的對抗的大搏鬥,每一個大法真修弟子都無可避免地要做出自己的選擇,這同時也是在擺放自己未來的位置。我們的修煉和圓滿之所以同歷來的修煉有所不同,其殊勝與偉大之處就在於是和宇宙的正法聯繫在一起的,也就是說,如果把自己的修煉和正法隔離開,那麼修煉的圓滿將和本次正法無緣(當然那樣的修煉也是修煉,只不過是正常修煉了)。「4.25」一年來,走出來護法的大法弟子的修煉實踐表明,「走出來」就是要從常人的觀念中走出來,徹底決裂「人」。護法的方式有多種多樣,徹底放下常人心是關鍵,面對如此大的魔的干擾破壞,而不能把自己個人的修煉和正法、護法聯繫起來,必然是根子問題。從常人中走出來,不只是形式上走出來,走出來一次,又「走回去」了,還不是徹底走出來,只有真正把自己的修煉和正法、護法聯繫在一起,直到法正乾坤,才是做到了決裂「人」,走出來了。所以,每一個大法真修弟子都會沿著「4.25」的路走到底,直至圓滿,直至大法的光輝普照寰宇。

四)開啟大法賦予的智慧,更加廣泛深入地護法。 「4.25」以來的一年,大法弟子的精英以對大法的堅定信念,心懷「真、善、忍」,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寫下了可歌可泣的護法故事,在世人面前樹立了大法的光輝形像,在修煉中建立著自己的威德。如果說人間這一層的護法、正法鬥爭,「4.25」之初是向國家領導反映事實真相,之後是向全世界展示大法的光輝形像和表明近億大法弟子修煉與助師護法的決心的話,一年後的今天,弘法已經越來越顯示出其在護法中的重要作用了。在當前的形勢下,弘法的意義已經有所不同,「4.25」以前弘法主要是引導有緣人得法,而現在,尤其在中國國內,人們已皆知大法,弘法的意義更重要的在於讓更多的常人了解大法,破除中國政府對大法捏造的種種謊言,也就是讓更多的常人知道大法是正的,知道大法好。既然中國政府主要領導人已經分明地站在了大法的對立面,我們已無可指盼其改變立場,他們自己已經擺放了自己的位置,那麼正法與魔在人間的較量就反映在讓更多的善良的人從內心去認知大法。

我們有近億大法弟子,在這場魔難中真正掉下去的只是極少數,如果每一個大法弟子都能讓五、六個人真正從內心認識到大法不是「邪」的(其表面態度並不重要),而是高德正法,在中國將有五、六億人從內心傾向大法,那樣中國政府的一切魔性的發作,都將失去作用而歸於失敗,天清體透會接近到來。我們真應該把向世人弘法擺到十分重要的位置上來!

師父傳予我們的是宇宙大法,大法不僅可以指導我們修煉圓滿,也賦予我們每一個弟子以智慧。既然當前的魔難是魔對宇宙正法的反抗,而弘法又在護法中有如此重要的意義,那麼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是不是應該開啟大法賦予我們的智慧,不給魔施展其魔性的可乘之機,機智而有效地弘法呢?回答是肯定的。我們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的,每一個弟子都有自己的親人、朋友,單位裏有領導、同事,家裏有街坊、鄰居,師父為我們開創的重要弘法形式就是人傳人、心傳心,我們每一個弟子都從自己身邊做起,用我們的切身體會,用我們的「真、善、忍」之心,用我們體悟到的法理,讓幾個對大法有誤解的人從心裏站到大法這一邊來,這是我們每一個大法真修弟子應該做,也是可以做得到的。如果億萬弟子真能人人做到,大法將會展現其無窮的威力。

讓我們每一個大法的真修弟子,包括還在猶疑彷徨的弟子、「閉門靜修」的弟子,以及說過一些錯話、做過一些錯事的弟子,都能徹底地決裂「人」,走出來,溶於法中,從身邊弘法做起,在弘法中修煉,在護法中走向圓滿!

大陸大法弟子 二000年四月二十三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