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去對法的迷惑與誤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4月18日】師父講:「法有不同的層次,修煉者對法的認識也是自己修到此一層的認識,每個修煉者對法的理解的不同是每個人所在的層次不同。」從這個法理上我們就不難理解在當前極其特殊的形勢下,弟子之間的千差萬別,認識的不同分歧。然而,大法只有一個,「...怎麼樣能把看到的對方如何如何,反過來看自己...」(《和時間的對話》),這是否是一個修煉者起碼應該做到的呢?師父說:「告訴大家,這法大得不可想像,其法理你們永遠也不會全部知道和理解」。有甚麼理由我們自己認為自己的認識是絕對的唯一認識呢?筆者在最近有緣接觸了較多不同意見、不同狀態的學員,也就基於上面的認識,淺說一些不成熟的個人認識與大家交流。

《道法》篇中講:「長期以來大法中的眾生,特別是弟子一直對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著一種不同層次的誤解」。這也許包括著我們每個修煉者,下面是我們了解的一些認識,也把功友的不同看法聊一聊。

一、認為當前是「政治鬥爭」,想明哲保身

中南海事件發生直至今天,有一部份特別是經歷中國各種運動的年紀較大、在常人中講的閱歷豐富的學員,對這事一直是困惑。而「政治敏銳性」恰恰是擋住對大法的正見的很強的常人觀念。人類的所謂進步在神的眼中就是倒退,老師講了張果老倒騎驢的道理嘛,人類在不知不覺中淪喪著做人的標準,任其發展會到甚麼境地?把人類從萬惡不赦、萬劫不復的懸崖拉上來是不是維護宇宙、慈悲於最低的人類這層生命呢?而中南海上訪事件的發生,不正是一下把大法--真正給人新生的大法,展現給世人了嗎?有功友講:這是一次最大、最有效的弘法和護法。

那麼多人(西方報導中普遍說一萬人,其實十萬也有了)同時放下個人的利益為大法上訪,為更多的人能受益而說真話,沒有個人目的,沒有政治訴求,怎麼能說是搞政治呢?有人說從此我們就被捲入了政治並招致了政府對我們的取締,其實事實是:大法問世以來,一直有人為了政治鬥爭和個人私利的需要,想方設法想搞垮我們;到天津打人抓人事件發生時,那些人已經到了非常明目張膽的地步;學員們在那樣一個社會環境下走出來,實事求是地向中央領導反映情況,那不正是為了不把我們捲入政治而做出的努力嗎?大家到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和平請願,上訪,那不是在履行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嗎?那不是對政府領導的信任嗎?合情合理合法,怎麼能成為取締的藉口呢?一年來眾多學員的護法行為也是為了不使大法為那些骯髒的所謂政治家隨意利用,保持大法修煉的純潔。說我們「萬人包圍中南海」,「和平抗議(示威)導致取締」,那是不了解我們的西方媒體的看法,是常人的看法呀。

而且,這也是對所有大法修煉者的最大的考驗啊,「......特別是在大氣候下,都說大法好,從社會上層到一般百姓都說好,有的政府也說好,大家也都跟著說好,那麼哪些是真心的呢?哪些是隨和的呢?哪些嘴上說好,實質在破壞的呢?我們把常人社會的形勢改變一下,大氣候反過來的形勢下,看誰還說大法好,看誰的心態在變化,這一下子不就表現得淋漓盡致了嗎?」(《大曝光》)。請問您的「明哲保身」,是否是師父講的這種情況呢?在當前的現實情況下,您還敢堂堂正正面對任何人、任何壓力說一句「法輪大法好」嗎?修煉中的考驗和常人中的事情表現形式相同,可內涵卻是完全不同的。

二、強調天象變化,要靜觀

面對當前鋪天蓋地的一切,有認為這是天象的變化,而且《卷二》中講:「誰逆天意而行誰都要遭報的,」在目前要「靜觀世人,為幻所迷。」這種觀點我們認為如果是一個開悟圓滿的覺者,筆者不配與其探討,可我想和還沒有真正圓滿的功友切磋切磋。

首先,我理解師父原話講的是「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不是甚麼人都能理解「靜觀」的,更不要說做到真正的靜觀。另外,大家都記得師父在關於天目的問題、宿命通功能中講述了修煉的層次問題。「他沒有修煉到那麼高層次中去的時候,他認為那些東西是不存在的,不可信的,這是層次決定的,他的思想也不能夠昇華上去。」(《轉法輪》第41頁)也告訴我們:「無論你修到哪一個層次,在你層次以下,對你來講都不是迷了。盡在眼底,能看到這一切的真相。可是高於你層次上的一切,將永遠是你的迷,你永遠都不知道。 」

當前大陸是出現了這麼大的形勢的變化,人間的惡勢力在極力排斥、打壓,妄圖破壞正法這件事情,可這僅代表在宇宙舊的勢力控制的一定範圍啊!大的天象的變化你看到了嗎?「真善忍」是宇宙最根本的法理,宇宙正處於正法過程之中,大的天象一定是應該順應正法這個最大的天象的,逆動的能是真正的天意嗎?修煉人應該順應甚麼樣的天象而動呢?

在國外大法的弘揚日益受到各國政府,世界國際組織,善良的人們的幫助,許多人因此而走入大法修煉和好人之列,這不是天象的變化的表現?國內大法弟子走出家門煉功者日增,上京反映情況者前赴後繼,不論在任何情況下每個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證實大法,處處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在社會上幾乎所有人心裏都清楚了一點:這些是好人,法輪大法真了不起;人心都日益明白了這一切真相,對政府極少數人的做法都知是錯的,這是否也是天象變化?

法正人間!這一切變化除了高層空間我們不了解的情況外,不是包含著學員們捨身忘死的護法,堂堂正正修煉帶來的變化嗎?《轉法輪》中講:「天象變化下面要是沒有人去動,還不能給常人社會帶來一種狀態,也就不稱其為天象的變化了。」法正人間這才是總的天象變化,那麼我們是大法在人間被正法、圓融的一分子,我們是不是應該順天意而動呢?可是我們有些學員把政府個別人的一句錯話當做天意,他是一個常人啦!他代表天意、民意嗎?他符合宇宙的根本大法「真善忍」嗎?我們是堅信大法呢還是迷信於這個常人的錯誤決定呢?

其實《道法》篇中有精闢的論述:「其實「自然」是常人解釋不了對宇宙、對生命、對物質的現象而不負責任的自圓其說,他們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甚麼。由於受這種意識的影響,你們認為這一切魔難都是必然的,就是這樣的,產生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不要去強調外面的變化與壓力,甚至以天象來掩蓋心中的東西。只看局部不看全局,帶著常人觀念的靜觀,不是真正執著心無存、人心無存的靜觀。

三、認為在家堅定實修才是符合常人狀態;出來煉功護法破壞修煉環境

對於這種情況,《挖根》中講:「我要告訴你們的不是這件事的本身對與錯,而是要指出,通過這樣的事情暴露出一些人,從根本上還沒有改變常人的觀念,還在用人那種人維護人的觀念認識問題」。有的老學員講,師父講要給學員創造一個不受干擾穩定的環境修煉,是輔導員最大最大的責任,我們應該按照政府告訴我們的去做,不要破壞了這個環境。可是,我們冷靜的想一想,是我們破壞了修煉的環境,還是他們破壞了這一環境呢?大法在人間遭到取締,師父被通緝,這麼多學員被迫交書、洗腦,因為不肯說大法的壞話、因為堅持修煉而被拘禁、勞教、判刑,這難道還不是政府中的壞人被魔利用來對大法進行嚴重破壞嗎?按照他們告訴我們的去做,他們是常人,他們告訴我們寫保證書我們就寫保證書,他們告訴我們在家偷偷煉我們就偷偷煉,他們告訴我們應該揭批我們就揭批,他們告訴我們徹底不要煉了我們就徹底不煉了嗎?「符合常人狀態」是為了修煉而不是為了混同常人啊。

捨生忘死護法,不就是去請中央政府給我們一個合法的環境嗎?《法正人心》中講:「我們大家都是在做好人,對社會、對人類是有益的,為甚麼就不應該有一個公正的合法環境呢?弟子們你們要記住,大法圓融著你們而你們也是在圓融著大法」。每個真心護法的學員都在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維護大法,自己出來集體煉功的做法在一些人眼裏可能不是「最高明」的做法,可他是符合大法法理的,怎麼能說這樣的學員破壞修煉環
境呢?在人間破壞我們的,是政府中少數為了私利一意孤行的人和他們的爪牙。

四、修好了才去護法

有功友講修成金剛不壞之體,打不痛,餓不壞時才去。試問這種狀態已經是神的狀態了,能允許用神的方式來做常人的事嗎?其實這本身就是怕打,怕這怕那的執著嘛!這樣的執著心不去能修好嗎?

以上都屬於走不出決裂人的這關鍵的一步的功友的一些認識。而誤解與迷惑也存在於曾去參與護法的學員。

一、我去了北京,或者如何了,我圓滿了,可以不動了

師父一再講修煉的實質是修人的心,而神只看人心而不注重形式。在護法的過程,我們的心性是否真正得到了昇華?是通過這種過程使自己真正脫離了人的一切呢,還是從拘留所出來以後,又陷入常人的名利情的重重包圍中而不能自拔?是覺得自己越來越溶入法中,達到圓滿不同境界的標準,還是反而在內心深處有一種甚麼都沒有得到,心中有割捨不盡的痛苦?「修得執著無一漏才能圓滿哪!」

當然,您已經放下了生死,可能真是屬於將來註定圓滿的修煉者之列了,可是,師父講修好的一面馬上就給我們斷開,剩下的是沒有修好的一面,我們都有人身在,都有人心在,那麼多其它執著不得我們自己修去嗎?還記得師父怎麼說的嗎?「弟子們啊!師父心急而無用啊!你們為甚麼就放不下那顆常人之心哪?就不願再向前一步哪?」(《再去執著》)這個法那麼大,修無止境啊!修煉時間都是非常科學有序安排的,沒有左顧右盼執著於自我的餘地。

二、下一步應該怎麼做?

這也是存在於我們當中的一個普遍的迷惑。下一步怎麼做,那就是「以法為師」繼續維護大法,繼續修煉提高嘛。有人講我們聽站長、輔導員和老學員的,話是沒有錯,因為符合師父給我們開創的修煉形式。可是師父講:「一個生命如果能真正在相關的重大問題上,不帶任何觀念地權衡問題,那麼這個人就是真的能自己主宰自己,這種清醒是智慧而不同於一般人的所謂聰明。如果不能這樣,那麼此人就是被後天的觀念或外來思想所支配,......」修煉要對自己負責。每個真修者都會在大法中找到自己應該得到而且是絕對合適的位置,路是我們自己選擇的。修煉人也只有真正以法為師,才能辦好煉功點,輔導站,大家共同精進。好事絕對化了往往反而走向反面。從哪面走極端都不符合宇宙特性。大法是根本。

另一方面,我們不能在大法中找針對別人的去看,或者為「找對執著要幹的事有利的話來看,為其執著找根據,這不叫學法,更不叫修煉」。(《給大法山東輔導站的信》)如果放不下維護自己,或者維護自己認為對的觀念,這不是執著嗎?修煉要不斷向上突破層次的,不放棄原有層次上的觀念能繼續提高嗎?真正圓滿的人會像我們這樣執著於想讓自己的認識被別人接受嗎?八萬四千法門的不同神都來修煉大法,(何止八萬四千法門),都在大法涵蓋之中,我們每個人真正能知道多少?而無論是任何一種形式的修煉,(上訪,出來煉功,在家,......),實質都是修心。我們不妨問問自己,無論以怎麼樣的形式,達沒達到提高心性的目的?

有人講上訪入獄這不是修煉,可是,修煉不只是打坐看書啊!況且現在這種環境對我們的要求已經超越了個人修煉。採取上訪這一形式的弟子在護法過程中以「真、善、忍」的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泰然面對一切魔難,這就不是修嗎?採取各種形式護法,包括上訪,這難道不是修煉人應該做的嗎?不是我們想到監獄裏去修,而是破壞我們的人想用監禁這種手段達到他們的目的,可那些不怕坐牢的功友做到的是:讓這個世界知道,鎮壓改變不了修煉者的心,迫害只能使真修者更加堅強。

有個別功友對一些事情的認識是有一點極端的,師父在《取中》中已經明確講過這個問題了。護法中要不斷提高自己才能真正維護好大法。就像師父說的,「我們碰到了甚麼問題都要去從法中找答案,我們要看自己,看自己的內心,我哪裏做得不對呀?今天突然間發生的這個問題是不是我做得不對呀?仔細想想這個問題。」一味堅持自己的觀點而把不同意見當對立面是無法向內修的。(《在北美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