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法理的幾點個人理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4月9日】

一、「根本上對法還不堅定,那甚麼也談不上。」(《精進要旨》「為誰而修」)

從7月份至今,魔對大法的破壞無所不用其極,使一些修煉者因此失去了辨別真偽、善惡的能力而隨波逐流,離大法越來越遠。其中以假經文的流傳破壞力為甚,因為它來自於學員內部,師父也講過:「外面人永遠都破壞不了法,破壞法的只能是內部學員。」

修煉自始至終都在考驗學員在根本上對法能不能堅定。在現在複雜的修煉環境中,隨著法正人心,善惡、正邪之分越來越顯現在人間,黎明將曉、新舊交替之際,也是最黑暗、魔最瘋狂、垂死掙扎的時刻。製造假經文的手段隨著學員的不斷勇猛精進也越來越「高明」,破壞的程度也越來越升級,對於相當一部份學員而言,這是最難分辨、最難跨越、也是必須闖過去的一大關,因為這關係到一個人是否真正在大法中修的大問題。在大法中修煉,能否圓滿,達到何種境界,那只是層次的差異,而傳假經文、學假經文,卻是關係到一個人是跟著師父回家還是跟著亂七八糟的東西走的關鍵問題。你連師父的話和魔的話都分不清了,還怎麼修呢?又談何堅定呢?談何維護大法呢?「根本上對法還不堅定,那甚麼也談不上。」「修是你自己的事,求甚麼你自己定,常人都有魔性和佛性,思想一不對頭魔性就會起作用。」就會被破壞大法的魔所利用,只能是自己毀了自己回家的路。

師父已經把法完整地留給了我們,把能使我們「修煉提高,在修煉中能得到的東西都壓進這部法裏面去了」,《轉法輪》能破一切迷,何必還要外求呢?猛醒吧!那些敢於寫假經文、傳假經文、學假經文的人!你們想要把自己擺放在何種位置上呢?

二、「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轉法輪》)

有些學員認為在家實修,處處做好,才是圓融法,認為不去上班,不顧家庭,千里迢迢跑到北京上訪、天安門煉功等是人為地改變自己修煉道路,沒有符合常人狀態,嚴重的甚至是破壞法。

甚麼叫圓融法,甚麼是好人,甚麼是壞人,甚麼叫維護法,站在甚麼基點上看待大法,師父在書中已經說得再清楚不過了。

看到大法被污衊,師父被通緝,無數弟子遭受非人待遇,不站出來為大法、為師父、為同修說句真話,說句公道話,這能叫「真」嗎?看到無知的人無知地破壞著大法,無知地害著自己,不站出來告訴他甚麼是好的,甚麼是不好的,這能叫「善」嗎?千萬大法弟子捨生忘死投身護法中,千錘百煉,歷盡艱辛,這不是最大的「忍」嗎?

「作為一個人,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壞人。」「在單位裏,在社會上,有的人可能說你壞,你可不一定真壞;有的人說你好,你並不一定真好。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就這麼簡單的理。」

捫心自問,「真、善、忍」這三個字,我們自己究竟做到了多少?

三、「回首如看修正法,停於半天難得度。恒心舉足萬斤腿,忍苦精進去執著」(《洪吟》「登泰山」)

以前經常聽學員講,可以捨身求法,捨身護法。可是真正到那時候,卻是千絲萬縷,欲罷不能,在情、觀念與大法之間時常反覆掂量、思想中進行著激烈的鬥爭。有相當一部份人為情、為觀念所困,無法從人中走出來置身於護法的洪流中。

相信大家都有過這樣的體驗,當你那隻腳跨出家門去護法之前,當你於獄中或被釋放後面對親人的苦苦哀求或是來自親人的拳打腳踢之時,當你看到親人因為你去護法被抓、被打、被勞教等而遭受痛苦時,家中年邁的老人、幼小的孩子無人照看時……你曾有過甚麼樣的心情?--情就像一堵無形的牆橫在修煉者前進的道路上。可是我們從法理上都明白,在生命的長河中,生生世世有過多少父母、多少兒女,數都數不清,任何恩恩怨怨、痛苦不幸都是業力所致。人生百年轉瞬即逝,為了自己、家人和所有的人能有一個真正美好的將來,對於修煉者和常人來講,「吃一點苦、遭一點罪是個好事!」

宇宙的法理在衡量著一切,「不失者不得」,修煉者在吃苦中磨煉心性,去除執著,提高自己的層次,修出來的是大善大忍之心;常人在吃苦中償還業力,將來可以得好,得到的是福分。在師父正法的歷程中,一切生命都在法中重新擺放自己的位置。

常人就是為情活著,而修煉人恰恰要突破這個情字,突破「情」的束縛才能生出「大慈大悲」;能否放下這個情,對很多修煉者來說,並不亞於放下生死。可是放下生死就是神,人與神的差別就在於此。說難也難,難的是放不下執著,「停於半天難得度」;說容易也容易,容易的是: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

四、「大法修煉的學員對於宇宙真理的認識是理性與實踐的昇華,」(《精進要旨》「再論迷信」)

在與學員交流中發現有些學員喜歡從理論上去談問題,認為那些學員護法的事蹟確實感人,但是如果不能從法理上悟到,多被抓幾次也沒甚麼用;相反,如果能從法理上悟到,被不被抓只是表面形式,甚至不一定要進去,因為你已經達到標準。

從表面看,似乎有道理,可是實際並非如此。更多去上訪、去天安門煉功表達心願等各種形式維護大法的學員,他們並不是為了自己的圓滿而去的,他們根本沒有考慮過自己在護法中能得到甚麼,境界會有甚麼樣的提高,有的學員幾進幾出,有的遭受了非人的待遇,有的被勞教、判刑,有的甚至被虐待致死,他們想過自己嗎?他們難道不知道自己面臨的是甚麼嗎?他們沒有複雜的思想,完全放棄了自我,只有一顆純淨的護法的心,令天地為之動容。哪怕他(她)不說一句話,他(她)的行為足以表明他(她)的境界,還要多說甚麼呢?

話不是嘴上說說那麼簡單的,不經歷真正的考驗,怎麼判斷你夠不夠標準;不經歷磨難,如何能體會大法的玄妙深奧。面對各種壓力,甚至死亡都能夠坦然處之,不是人人都做得到的,非常的了不起!而空談理論只能是紙上談兵,所言所行蒼白無力。大法「博大精深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

五、「我給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煉形式是要弟子們能夠真正提高上來的保障」(《精進要旨》「環境」)

師父給我們留下了修煉的形式,集體學法,集體煉功,形成一個共同提高的環境。這種修煉形式絕不是常人所理解的有形的組織,而是無形的形式,修煉者沒有任何常人式的組織結構,輔導站只不過是修煉者自髮結合在一起的修煉群體,只有一部大法將大家聯繫在一起,「大道無形」,產生於法中,又溶於法中,能說這一切是有形的嗎?確實有做得不足的輔導員,但這說明不了甚麼。師父留下的修煉形式怎麼能輕易地否定呢?

師父在《精進要旨》--「法定」中指出:「我李洪志每走一步都是為後代大法流傳所定的不變不破的形式,這樣大的法不是一時熱就完事了,萬世永遠都不能出一點偏差。自我做起維護大法同樣永遠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因為他是宇宙眾生的,其中包括你。」儘管在目前的環境下,這些暫時都遭到了破壞,所有大法的行為都被邪變的觀念當成了「違法行為」,而這種破壞師父留下的修煉形式的行為就是在破壞法,真修弟子誰會認同和附和這種行為呢?

六、「發心度眾生,助師世間行;協吾轉法輪,法成天地行。」(《洪吟》「助法」)

在很多人的內心深處都曾有過這樣或那樣的願望。在漫長的歷史中,這些誓約隨著歲月的流逝而被逐漸地淡忘。在大法中我們又重新找到了這一切,當初的願望在大法的無邊威力下得以如願,是師父開啟了這一切,給了眾生無限的希望。茫茫宇宙,幾經滄桑,億萬年不遇的大法讓我們遇到了,我們該如何對待?如何對待大法?如何對待當初所立下的誓約?如何對待他人?如何對待自己?

近一年來,無數大法弟子前赴後繼投入到維護大法的行列中,隨著正法的歷程飛速地昇華著,無數可歌可泣的事蹟,令蒼天眾生為之垂淚。他們真正做到了「助師世間行」。他們不斷捨棄自我,為維護大法,為大法在人間的弘揚,為掉隊的同修儘快趕上來做了無數默默無聞的工作,不僅為法做了貢獻,同時也樹立了自己的威德,他們當之無愧為偉大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無愧為將來偉大的覺者!

可是,還有相當一部份曾經為法做出過很多貢獻的老學員,你們現在還在為大法、為他人付出嗎?很多學員想著你們,卻很難再聽到你們的聲音,很難再看到你們為大法夜以繼日的工作著……還有一部份在巨大的壓力和迷惑中曾在「XX 書」上簽字或者講過針對大法的錯話的學員,你們可不要因為一次錯了就一錯到底啊!師父在等著你們追上來!「共同精進,前程光明」!

七、「歷盡萬般苦,兩腳踏千魔;立掌乾坤震,橫空立巨佛。」(《洪吟》「大覺」)

我們所承受的微乎其微,我們所做的、所付出的與師父給予我們的無法相提並論,但是法輪大法修煉者的偉大之處不在於做了甚麼,而是這一切都是大法開創的,在大法中修煉是修煉者偉大的真正原因。威德要靠自己去修,絕不會從天而降。

天將明,路在前,同修們,勇猛精進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