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真正維護的是甚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月16日】剛才看到《法輪佛法》(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師父講了這麼一段話:「學法睡覺,讀書睡覺,煉功你也睡覺,反正連這個最初期的東西都沒有衝過去,那是意志啊!大家知道,不只你在修煉當中構成人的任何因素都不讓你脫離人,構成人任何環境的東西都不讓你離開,你甚麼都得突破,甚麼魔難都得過去。最大的表現是他們給你製造的痛苦。但是痛苦有不同形式,睡覺也是一種。修煉不了的不精進的人卻不知這是苦。你得不著法,不讓你學法,你還感覺不到它是魔難,除非你的心不在法上不想修。」

我自己現在也在想恢復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為甚麼有這麼大的障礙,是不是我們沒有意識到這也是一種痛苦?記得師父曾經講過我們這個空間正好和做夢一樣,《義解》中講:「因為常人把常人中的事情看得太重,因為他看不到那些宇宙的真相。」其實夢也好,定中也好,天目看到也好,都是不同層次所顯現出來的,都並非宇宙的真實體現,在迷中去悟去修才能真正圓滿,所以我想只要是「以法為師」,從甚麼所見所聞中悟出來的都是修煉的一部份,也並非是法,只是不同大法弟子不同狀態所悟法理之一點而已,所以別的學員所寫的有關夢中和天目景象,我都不排斥,只從中找自己的差距,這也就是我既上網還把網上的修煉體會複印給想看的學員去看的原因所在。我認為網上大部份學員並沒有悟偏,如果現在出去不對,這麼大面積的大法弟子出去煉功上訪都錯了?師父不糾正難道還要看著有人亂法?

大法傳至今天,一切都是因為走得太正不會出現一點偏差,才會有不同層次那麼頑固的舊的勢力和眾生負的一面在阻擋著正法的到來。然而,師父講「宇宙的法理將在人間再現」,公正的合法的修煉環境也必須由大法弟子開創出來,而不會由師父去做好了這一切我們再去享受現成的。從北京電視台一事開始,周圍的一切都可能就在公開阻擋著我們幫助師父正法了,或者是不讓我們去「雞蛋碰石頭」;或者是擔心我們影響了社會秩序和國家安全;或者是以幾十年的社會閱歷告訴我們這是政治運動,「避一避風頭」為好;或以親情、友情、愛情、上級命令相逼;或以上訪幾次、出去煉功幾次遭到甚麼處罰來威脅,……。

這是不是決裂人的考驗?師父說:「就是你不知道,關鍵的時候,看你紮不紮實,能不能邁出那一步來;或者是你在判斷它是對是錯,你怎麼做,就是這樣。」修煉者內部的心性干擾(例如「悟到」已經被定為「邪教」再出去就是參與政治,而和大家交流以阻止大家出去「自找苦吃」;或是從一些出去的學員做得不夠完善的一面,宣揚出去並不一定就會修得好,把握不好還可能走向反面而去勸說其他學員不要出去)、常人社會的干擾、自心不同層次的干擾,還有許多感覺不到的,方方面面都在考驗我們修煉紮不紮實。

現在各地關於出去對與錯的討論總是有,我想每個大法弟子從這個極其複雜的環境中悟出來修出來突破出來才是師父所希望看到的!我們現在所被封閉的這個修煉環境是師父安排讓我們突破和開創新的修煉環境用的。人都放不下名利放不下生死,是因為把這個空間看得太實在了。

師父講執著的概念時講到了根本:「是甚麼原因使人們見不到宇宙的真相呢?為甚麼這個空間是迷呢?我告訴大家,作為一個常人在常人社會空間所看到的、接觸到的和在常人中所學到的知識都侷限著你,封閉著你。你對這個空間的知識,對這個空間裏邊的一切認識越來越清楚,好像是越來越明白的時候,你就在越來越封閉著自己。你們也覺得在常人這個空間認為是真理,其實它很可能是錯的,是反的。所以你們要不放棄常人社會中所認識的那些東西,你就看不到宇宙的真相。特別是我們人為了生存,為了保護自己,為了得到自己更多的利益所放不下的東西,我統統的都把它叫做執著。這些執著恰恰像強大的鎖頭一樣鎖著你,在你前進的路上,每一把鎖你都得把它打開,打不開它就鎖著你,迷著你,你就看不到真相。而且你在通向返本歸真這條路上你打不開這些鎖,你就走不過去,這就是關。你所執著的一切,這就是你的障礙,在修煉中所要遇到的這些關,其實那也是你自己的難。我利用它的目的就是打開你執著的鎖,叫你能夠看到真相,使你的思想能夠得到昇華。」

我們現在的磨難過不好或者沒有去珍惜這一次次的決裂人的機會,說到底還是我們太迷於這個空間的一切了:我們的家庭和工作,我們還能從這個環境得到的人的一切。師父講「捨盡」,我個人認為對我們從常人中得來的一切都要從內心深處放下,如今的現實才是真正的嚴肅的考驗,放下了多少,就能做到多少,我們一些從監獄出來的學員也在後悔沒有在裏面更好地體現出大法能破一切迷能正一切人心的威力來,然而一些大法弟子卻做到了,而且是我們以前人的觀念所不敢想像的,認為在裏面不能看書不能煉功是不是在自己安排自己的修煉道路,是不是在人為的破壞師父安排的修煉環境,然而大法弟子卻做到了,「難行能行」,人的五官所感觸的人的觀念所自以為是的一切一切都是假相。師父只看我們的心,是不是紮紮實實的達到了標準?沒有就接著修。

我們中的一些人還不想改變生活中學來的高壓下「逆來順受」的習慣,因為我們還有這個社會提供的暫時的安逸,因為在家煉功暫時是不會有麻煩的。師父講到現代宗教和現代科學的實質:為甚麼我們對嚴厲鎮壓的不同態度可能會遭到不同的對待,但是大法弟子在被打壓的過程中,為甚麼心性實實在在的提高卻會帶來出乎意料的弘法效果?

《法輪佛法(在歐洲法會上講法)》中師父說:「任何一種東西能夠在這個世間上立足,能站得住,能夠成立起來,都必須有一個關鍵的原因,就是它必須在這個空間中形成一個場,而這個場是物質存在的。你比如說宗教,能夠建立起來,是因為在很多人相信的過程當中,堅信中談論、崇拜等方式形成的一個環境。這個環境同時反過來也在維護著這個宗教。」……

修煉越深入越發現都是一個道理,以前師父說到西方人真正信的不是他們的天主而是科學,我們都想不到師父對幾十年社會經歷形成了頑固觀念的大陸弟子在講甚麼,現在我明白了:我們現在骨子裏真正相信的真正維護的是甚麼?是大法?還是其他甚麼?為甚麼會用妥協應付甚至於屈服去維護已經敗壞的一切呢?如果暫時的安逸也被剝奪了我們還維護人嗎?師父告誡我們:「人啊!想一想吧!該相信甚麼,不該相信甚麼,為甚麼修煉?為誰修煉?生命為誰而存在?我相信你們會擺正這利害關係的。否則,你們失去的將是永遠都不會再有的。當大法展現在人類時,你們失去的還不止是這些。」「當然了,今天社會的人,被常人社會中的各種所謂的假現實迷得太深了,執著得太厲害了,簡直難以自拔。在法與他個人利益的執著之間,經常發生著較量,甚至於他寧可放棄法也不放棄執著。」……

「歷史上的正面教訓對人好像永遠也不能引以為戒,相反地人總是為自己的利益引用反面教訓為戒。」我們是從耶穌、釋迦和其弟子歷盡磨難的故事中,還是從一些在如今法難當中走偏了甚至走向反面的例子去引以為戒呢?當然我們並不會像把反對自己的人當成敵人,相反,我們會用洪大的慈悲去對待,讓他們了解和接受大法,因為師父告訴我們「叫眾生得法才是真正普度眾生」。大法改變的首先是人心,至於社會現狀怎麼變化那是自有安排的。

以上是我近來的一點體會,希望大家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