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很難見到陽光

——來自唐山開平勞教所的報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3月28日】(編者按: 唐山開平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弟子的行徑令人髮指,懇請國際社會儘早給予關注,避免再次發生類似趙金華、陳子秀被毒打致死的慘案。)

邱立英、白玉枝、周西蒙、段津津、何靜、李青、陶陶等等是為維護法輪大法而被判勞教的大法弟子,無論在任何情況下,對於她們自身遭到的磨難,她們都當作是提高心性與提高境界的好機會。她們之所以要寫下自身的遭遇,是因為宇宙大法在人間被誣為「邪教」;傳法度人,為人類嘔心瀝血的李洪志老師被惡毒通緝;最最善良的大法弟子被判入獄。這一切之所以在中國大地上發生正說明政府中的某些人已經喪失了起碼的辨別善惡是非的能力,為一己私慾帶動不惜以犧牲國家人民利益為代價,逆天而行。這使人類的道德出現更為嚴重的下滑,致使許多執法人員人性惡的一面極度放縱強化,由此為中國社會帶來的災難性的影響令每一個善良的人擔憂。出於對國家民族的責任,我們希望讓世人知道她們的真實遭遇,並希望這種喪失人性、背離人道的情況在中國大陸能夠立刻停止並完全杜絕,使中國的人民群眾真正享受到民主的、開明的、公正祥和的社會環境,使人類的道德真正能夠回升,使人類的明天變得美好,這就是我們的一點願望。

她們在唐山開平勞教所女子大隊被判勞教,那裏有大法弟子21人,以下僅將其中5人的一些情況略舉,希望得到全社會的重視,並能儘快使這一類情況在全國範圍內得到糾正。

她們第一批12人是在1999年11月初來到勞教所的。她們第一次煉功並學法時,勞教所沒有對她們進行任何的談話,而是將她們每人銬在一棵樹上,然後揪住她們的頭髮往樹上撞,從垃圾堆裏找出髒抹布往她們的嘴裏塞,更令人髮指的是竟將女隊以骯髒著稱的一年從未洗澡的一個勞教人員的帶經血的褲衩和襪子塞到她們的嘴裏,此後對她們進行了多次毒打,致使她們第一次持續21天的絕食。

石家莊法輪大法學員邱立英在1999年12月9日來所的第一天,因煉功遭到值班人員毒打,用拳頭猛擊打雙太陽穴、胸部甚至用膝蓋猛烈撞頂下陰部,當初險些暈倒,當場目擊的兩位勞教學員,一個被嚇吐血,一個被嚇癱倒。邱立英在1999年12月4日至2000年1月5日32天絕食過程中,儘管身體非常衰弱,但勞教隊長沒有讓她休息一天,一直在出工,在2000年1月22日以後,再次絕食期間時值隆冬,早晨5點在宿舍煉功,穿著薄薄的毛衣、秋褲、拖鞋,被拉出來銬在樹上,當時寒風凜烈,氣溫是零下16、17度。她無論在甚麼嚴酷境遇下,始終表明著堅修大法的堅毅態度:無論何時何地,修煉的人既修又煉,決不放棄煉功!只要摁不倒我,就一直煉下去。

原石家莊法輪大法輔導站副站長周西蒙2000年1月1日煉功被值班人員用棍棒毒打並被吊銬在樹上近五個小時,將手嚴重凍傷。她從一月十九日開始,由於看到大法受辱,大法弟子受難,無法進食。一月二十四日零晨四點多因起床要煉功被班人員銬在宿舍,隊長知道後叫銬到外面並不許穿大衣、戴手套和帽子,因她經常面帶笑意,隊長過來看到後怒不可遏,一邊說『我叫你笑』一邊開始左右開弓連續打了近二十下,直到隊長手疼的打不下去了才罷手,但是她的臉上依然是原來的微笑。在她絕食第十二天在大院清理衛生時滿院幾十個人,隊長點名叫她拉平板車,她只有一米五幾的身材,此時的她瘦的不足七十斤,隊長說『叫你不吃飯,就得叫你拉車,看你吃不吃』,學員都想替她,可是不敢,她硬是用虛弱的身體,在隊長的監督下拉著沉重的垃圾。在她絕食二十多天已經在床上起不來後,隊長到床前要求她出工,並叫一個學員扶她出工,那時的她已經沒有力氣,膝關節失去反應幾乎無法行走,結果走在半路送她的學員回去了,隊長去辦公室了,她自己站在道上找不到支撐幾乎摔倒,幸虧有一個同宿舍的人看到了將她扶到出工點。

段津津,何靜,都只有二十四歲,在她們絕食的56天裏,直到第49天被送到醫院前,一直被強迫出工到磚廠搬磚。何靜多次暈倒在出工點,臉上還留著摔傷的疤痕,當她要求休息一下時,隊長沒有任何表示就像沒聽見。在段津津絕食期間,三九天為防止她煉功,晚上睡覺時只讓她穿一件內衣,然後將她的雙手斜向交叉銬在頭上。這時津津已經絕食三十多天了,這樣的天氣別人蓋兩床棉被都感到寒冷,而她整夜上半身裸露在外,手銬冰涼刺骨,再加上一夜無法翻身,漫漫長夜,她在寒冷和身體僵麻的折磨下,整夜不能入睡,早晨鬆開手銬後到下午才能恢復正常知覺。

廊房學員康淑香在絕食期間,也是同樣的被整夜銬在床上,由於不能翻身,段津津身體一側竟被漚出兩塊茶杯大的『褥瘡』。

更令人慘不忍睹的是段津津等人由於收工後趕不上醫生下胃管灌食,結果就在工地被灌。每次由五個人操作,一個人揪住頭髮,一個人捏住鼻子,一個人捂住嘴巴不讓進去一絲空氣,一個人捏住喉嚨,另一個150斤重的大胖子坐在津津絕食一個多月後單薄如紙的肚子上,她被她們折磨得發出慘絕人寰的嘶喊,以至別的學員都吃不進飯去,可這些灌食的人和隊長竟面無表情、毫不動心,就等她被憋得快窒息時一張嘴給她灌進食物,施行她們所謂的人道主義救護,可是她們沒有想到醫生之所以從鼻腔下管,就是怕長期不進食食道粘連直接進食時容易嗆死。對於她們這樣的灌法,津津每次都面臨著被嗆死的危險,正值數九寒冬,津津的棉衣到內衣,裏外全被湯水濕透,剩下灌不進去的流食,她們甚至就直接倒在她的脖子裏和衣服上,然後不准她換,就這樣津津被灌食了十次。

石家莊轉來的,原井陘縣法輪大法輔導站站長,井陘縣政協常務,連續多年被評為市級勞動模範,享有多項榮譽的白玉枝,在絕食62天的艱苦歷程中,更是受盡折磨直到生命垂危,幾乎搶救無效,逼近生命終極的邊緣,絕食初期她被關小號半個月,從早六點到晚八點,回到宿舍,她又被從夜裏十二點銬到早晨,讓她只穿一件內衣內褲將宿舍門窗大敞,一隻手銬在斜上方最高處,一隻手銬在斜下方最低處,只能是一個最難受的彎腰半蹲的姿勢,然後把全班尿了尿的尿桶放在她的面前,讓她沉浸一夜。遭受毒打更是常事。在唐山寒冷的日子裏,她常常被銬在寒風裏,直到她絕食已經近50天的時候,有一天地上積雪很厚,天上飄著大雪,她先是被值班人員用自得地稱為『燕兒飛』的姿勢,雙手吊銬在宿舍內的樹上,她的帽子手套被扔到房頂上了。然後被移到操場大院背銬在樹上,她已經實在沒有力氣站著啦,就跪在了雪地裏,漸漸暈了過去,大院人來人往,隊長學員就眼見她這樣在雪地裏,大半天過去了才有人發現她早就凍暈在地了,直到這時她才被送進了醫院,之前她一直在菜園勞動,拖著拖不動的身軀在寒風中倒騰冰冷的白菜。為了能煉上功,白玉枝倒下了,她說她要煉功,要法不要命,她開始吐膽汁,然後吐血,連喝口水都吐,她的左眼已經沒有視力,左眼非常模糊,120斤的體重只剩了80斤,已經不能在插鼻管,輸液也毫無作用,眼見就要告別人世......,這時才驚動了上上下下的領導,要求不惜代價搶救,最後甚至同意了讓她煉功,因為出了人命的話不好交待。可這時她想煉都起不來,想吃吃不進去了。在62天中,她沒吃一粒瓜子,一塊糖,忍受著飢寒的交迫,天天盼著能煉功,靠著堅決的信念和大法的力量,白玉枝現在已經活過來了,並且五套功法能全部煉上一遍,她用生命換來了她本該與生俱有的修煉大法的權力。

女隊的大法弟子除一二人之外,全部遭到過毒打,或有上述經歷。以上是我們僅能知道的一些典型例子,她們四個人都是從生命垂危或極度衰弱或十分虛弱中被救護過來的,她們是用自己生命,換來了暫時能夠煉功、不再被銬被打,享受到生命中最大的幸福。然而,全國又有多少被關押的功友,依然經歷她們昨天的痛苦,他們的生命依然受到威脅,全國的監獄、勞教場所,又有多少被冤屈的、被非法折磨的無辜善良的百姓,即使很多人犯罪,他們合法公正地得到人道對待了嗎?我們希望全社會都來關心一下看守所、監獄、勞教所,這裏的地方很難見到陽光。


後記:
我們懷著悲壯沉痛的心情,記述著發生在我們身上及我們身邊的事情。

一九九九年七月,翻開人類歷史上最悲哀最恥辱的一頁。宇宙大法在人間被誣為『邪教』;傳法度人、嘔心瀝血的曠世尊者李洪志老師遭到通緝,大批的修煉者被捕入獄,一時間狂風巨浪向法輪大法和大法修煉者們席捲而來。然而,正是通過這史無前例的磨難,真正展現了大法弟子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和無私無我的崇高境界。一批偉大的修煉者為了讓神聖莊嚴的『佛法』在人間有一個正確的位置,為了讓更多渴望返本歸真的善良的人們,能夠有機緣在大法中修煉,不惜犧牲自己的一切,工作,家庭,親人,乃至自己的生命去上訪進諫,他們真正創造了驚天地、泣鬼神的偉大壯舉。當他們因此而進入監獄或勞教所後,他們依然初衷不改,堅修大法,純真善良的心,不但無怨無恨地承受著一切磨難,而且依然為大法在人間正名。他們為了讓世人了解法、得法頑強不懈地努力著,雖然因此而招來更多的污辱,承受更嚴酷的打擊直至獻出生命,他們坦然依舊。他們光彩奪目的言行震撼了多少善良的心為他們流淚,『佛法』的光輝普照他們周圍的人,又使多少已經污濁扭曲的靈魂找回新生的希望,甚至是直接迫害他們的人也被他們感動。

史無前例的磨難之中,一個個偉大的生命誕生了。可是,那些助紂為虐,喪盡天良的各級執法人員,在邪惡勢力對大法瘋狂破壞中充當急先鋒,無知地毀滅著自己。人所做的一切都將自己償還,法正人間,「天清體透」之時,他們的生命將去哪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