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涿州市羊碼頭地區五名大法學員慘遭迫害紀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2月13日】我是陳凌梅,一名普通的農村家庭婦女。我在沒修煉之前,渾身是病,從小就愛得病,整日在病魔的折磨之中。

自從我修煉了法輪大法以後,我的病消失了,達到了一身輕的狀態,我才真正體驗到了沒有病是一種甚麼滋味,高興得我都想呼喊,我解脫了。可是這麼好的功法卻被定為邪教,使我百思不得其解,從那日起我就想,為我們的法輪大法上訪。在11月19日,我們幾個人去了北京天安門廣場,警察問我們是煉法輪功的嗎?我們說是,就這樣他們我們帶到一個地方,那裏已經關了不少大法學員,他們當中有工人、農民、大學生,國家幹部……他們都在談著自己的修煉體會。過一會兒,警察把我們帶到保定駐京辦事處,轉送到涿州市公安局。當天審問時,就被毒打,邊打邊問,提審結束後送進看守所。第二天晚上提審時,還是邊打邊問,把我摁在地上讓我跪著……後來把我、臧翠清、常恆春、刑俊花,我們四人帶到訓練基地辦學習班。然後天天逼著我們寫保證,念攻擊大法的報紙、寫退出所謂「非法組織」保證,如不服從,就逐一地被送到隔壁一間房子裏,進行毒打、用電棍從後背一圈一圈地縮小著電,一直到頭頂、頭部。他們看此方式不行,就大嘴巴子掄圓了打,他們的手疼了累了,用腳踢、用棍子渾身亂打,更殘忍的用一尺多長的木板往臉上打,不讓睡覺,就這樣折磨到半夜。擊打聲、漫罵聲,加上學員痛苦的呻吟……不時傳到隔壁關押的大法弟子耳中……

五十歲女學員陳凌梅事後敘述說:一名警察用電棍電擊軟組織,她緊握雙拳,忍受著。該警察見不奏效,就用電棍電擊腋下,長時間不移動,該學員痛苦得用手抓住自己的棉褲,其感覺就像煙頭灼燒皮膚一樣。據出獄後的學員常恆春敘述:陳凌梅的愛人曹召會受盡了看守所的刑具,其中包括三十多根電針的刑具,把人吊起來在全身部位進行通電,該學員寧死不寫保證,至今仍被關押。

被毒打過的學員不堪忍受漫罵、攻擊大法以及老師的報紙和身體的折磨,學員刑俊花一頭撞在牆上,昏死過去,鮮血流了出來。學員臧翠清,難以目睹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以上廁所為理由,用自己的腰帶懸梁自盡,寧死不寫保證。大約幾分鐘後,兩個警察進去一看該學員已上吊了,馬上解下來,把她拖到樓梯裏,用腳踢她說:裝甚麼死。見學員沒反映,警察也慌了,急忙送醫院(該學員未經搶救甦醒,頓覺法輪全身旋轉)。第二天,學員藏翠清被送回原地。在這段日子裏,學員們受盡了折磨,警察見各種辦法都無濟於事,就讓學員家屬寫出:如若再去上訪,家人罰款二萬元的保證才被釋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