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北京學員除夕夜的被打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3月10日】我叫李鳳琴,現年46歲,在北京工業大學國有資產管理處工作,93年1月3日~12日,在北京核儀器廠聽李洪志老師講法,開始了我的修煉過程,99年9月回家待崗至今。

在今年春節的除夕,我一看家裏沒有甚麼事了,就帶著照相機離開家,準備拍幾張照片(我以前是一位業餘攝影愛好者)。

我騎車來到了天安門廣場,到了廣場我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廣場上到處都是大法弟子與便衣警察。學員們不斷地打開一幅幅醒目的橫幅和法輪大法的法輪圖形。整12點時,在廣場中央有學員打開了一幅「法正人間」的橫幅,整整打了好幾分鐘,有好多學員護著橫幅,不讓便衣奪走。在這過程之中,廣場上的便衣就像是惡狼一樣,飛快地奔跑著,見到打橫幅的學員就連打帶踢,拽著頭髮往汽車上拖。見到這一場景,我就拿出相機拍了起來,然後我又來到廣場東側接著拍。這時,在遠處有一個像是頭目的人喊:「抓住那個照相的!」只見一群「狼」狂奔過來,因為他們不知到底是誰在拍照,就都從我的身邊跑過去了,直到最後有一個便衣跑過來一把就把我揪住,問我:「相機呢?相機在哪兒,把相機交出來。」然後他又問我:「你修煉幾年了?」我告訴他:「7年了。」他一聽這話,馬上用對講機告訴對方:「這裏抓了一個修煉7年的幕後,照相的。」就把我帶到廣場裏邊交給了另一個人(是不是領導我不知道),那個人問我:「你得法幾年了?」我回答他:「7年。」他一聽馬上找了兩個警察說把我送到XX地方去。一路上兩個警察的對講機不斷在響,有人在和他們說甚麼,其中一個警察對我說:「你級別夠高的,連局長都知道你了。」快到天安門分局時有一個男青年攔住了我,問我「是怎麼回事?」因我不知道他是誰就告訴他說:「沒事,沒事」。這時一個警察問那個男青年「你是煉法輪功的嗎?」那青年答道:「是。」當時那個警察用拳擊中用的鉤拳,狠狠地向那位青年的小腹猛擊。年輕人當時就倒在了馬路上。警察不甘心,又用皮鞋狠狠地踢,踢夠了就把他和我帶到了天安門分局,他在一層,而我被直接帶到了三層。到了三樓我見到了幾位打橫幅的學員,其中有一個人我認識,就是東城的白莉莉,然後把我們幾個分別審訊,這時的時間還不到12:30分。

一個穿便衣的人(是個領導)把我交給了一個個子不是很高、較胖、長著一臉橫肉的便衣警察,開始幾分鐘他還對我比較客氣,但是過了一小會,我的呼機響了,我拿出來一看上面寫著:你那邊的情況怎麼樣,那個警察就一把搶了過去,他看了看,就出去了,過了一會他又回來了,他非要問我呼我的人是誰,是幹甚麼的,我身上是不是有手機,還讓我把身上帶的東西拿出來給他看,然後他就問我:「是誰讓你來的。」我告訴他:「是我自己」。他讓我站起來,把椅子放到旁邊,我不知他要幹甚麼,就按照他的吩咐做了,他讓我站在屋子中間,他站在我面前又問我:「是誰讓你來的?」我又告訴他:「是我自己。」他左右開弓給了我兩個大嘴巴,然後又問:「是誰讓你來的?」我告訴他:「是我自己。」他又是兩個大嘴巴,然後又問,這時不但打我的嘴巴,還在我的兩條腿上主要是小腿和膝蓋拼命的用穿著大皮鞋的腳去踢,就這樣問一句,答一句,踢上一腳……

打了幾個小時後他對我說:「我和你就是國民黨與劉胡蘭的關係,你比劉胡蘭還擰。」我告訴他:「我和你不是這種關係。」我心裏想劉胡蘭是共產黨與國民黨之間的關係,而我和你是人民群眾與人民警察的關係。他又對我說:「你別硬抗著了,否則是你難受。」我告訴他:「確實是我自己來的,沒有人讓我來。」他就又開始打我、踢我,當打到凌晨3點多鐘時,那個穿便衣的領導進來了,他告訴打我的那個警察,意思是問不出來就先算了,先放到樓下的籠子裏去。等那個領導走了以後,這個警察還不甘心,繼續問我:「是誰讓你來的?」我告訴他:「是我自己。」他就又開始接著打,這時我已經快支持不住了,整個臉被打得面目皆非,腫脹得很厲害,臉上盡是淤血青一道紫一道的,口腔兩側的肉在被打時,擠進了牙縫,被牙咬得全是小肉瘤,鮮血在往外滲。我心裏想,在看電影、電視時看見打人打得嘴角流血,這回可是真的了,而最嚴重的已經不是我的臉了,我的兩條小腿腫脹得像大腿一樣粗,整個腿被踢得像熟了一樣,不光是青紫,整個腿表皮高低不平,踢得多的地方是坑,表皮有創傷,膝蓋及兩側全是青紫色,痛極了,大腿上一大片一大片淤血。

就是這樣事情還沒有結束,那個警察又用手揪住我的衣服,攥拳把中指突出對準我的喉嚨又問我:「是誰讓你來的?」我回答他:「我自己。」他拽著我突然用大力把他的拳頭(主要是中指)一下子杵在我的喉嚨上,那個感覺就像自己的喉嚨裏不知被塞進了甚麼可怕的東西,就這樣被反覆杵了7~8次,後來聽和我同時被關在監獄裏的一位在某醫院工作的骨科護士講,平常人用這種方式被杵上十幾下就能昏過去。

杵過喉嚨之後,又開始踢腿、抽嘴巴,到最後我被他打得爬在地上,他就用皮鞋狠踢我的尾骨,他最多允許我休息1分鐘,然後就說:「歇夠了吧,站起來。」站起來後接著踢,就這樣從初一0點多一直打到凌晨5點左右,整整打了4個多小時。他見問不出甚麼,到了5點左右就讓我下樓,我一步一挪,非常艱難地走下了三層樓,被送到了關學員的鐵籠子邊,還不讓我進籠子,就把我放到籠子外邊,讓我坐在負責看管學員的武警的軟椅上,可以靠在暖氣邊,當時籠子裏關的學員都是在廣場打橫幅的學員,有許多是北京學員,其中還有熟人,但是他們誰也認不出我來了,我叫著其中一位學員,他們才知道我是誰,學員們看見我被打成這樣很難過,大家爭著把自己手中的水和食品、糖果塞在我的手裏,讓我吃。

下午3點多時,打我的那個警察又把我叫到了三層,重新開始審訊我,這次他沒有再打我,口氣也緩和了,從審訊記錄上我看到公安人員是兩個人的簽名,我記住了其中一個人的名字:李忠。

下午4點多鐘,我被我住地的警察接回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馬上把我關在了鐵籠子裏。在鐵籠子裏,我冷極了,我把鞋襪脫了,用手搓著腳,把腳捂熱後馬上套上襪子,然後把鞋放到嘴邊,往鞋裏吹熱氣,再把腳伸進去。到晚上7點多鐘,又從昌平接來兩位老太太,一位60歲,一位68歲。我們三人在11點多時被送到了拘留所,在拘留所體檢時,醫生問我:「有外傷嗎?」我告訴他腿上有,他說我看看。我把褲子脫了讓他看,他非常驚訝地問:「你這腿是怎麼回事?!」我告訴他是警察打的,他又說:「怎麼打成這樣?!」我沒說甚麼。不知為甚麼,我體檢完了之後,這位醫生有很長時間沒有再給別的學員檢查,儘管外面還有很多學員等著體檢。終於辦完了各種手續,我們被送到了女監。值班的是一位長髮披肩的女警察,她看著我的臉問我:「你的臉怎麼打成這樣?」因為我一直沒看見自己的臉,我也不知道變成甚麼樣。她又說:「你自己照照鏡子。」我回頭照了一下,張開嘴,只見口腔兩側全是青紫色,臉腫得像個大南瓜,上面還青一道、紫一道的。我告訴她我的腿腫得更厲害。她讓我脫了褲子讓她看,當她看到我的腿時,我能看出來她很難受。她問我:「是警察打的嗎?不是警察打的吧?是聯防打的吧?」我只說了一句:「是警察打的。」她又問我:「他打你時,你叫喚嗎?」我說我不會叫,在我心裏不知道還有叫喚這件事。

分到監號裏,負責搜身的兩個人,其中有一個是學員,她看到我被打成這樣,難過極了。因為已是6號早晨4~5點鐘了,她沒有叫醒別人,她把她自己身上穿的羽絨服脫下來給我穿上,讓我靠著牆,坐在地上,就這樣我睡著了。到了上午,牢頭要把所有新來的人登記,她看到我的情況,就安排我坐在木板的最前面一排,因為這樣我可以把腿伸直,不用彎。但是第三天,我還是跑到後面去坐板了。

到了2月23日,我和兩位老人同時無罪釋放,接我的是派出所警察。下午4:30,我們又被關進了鐵籠子裏。到了晚上10點來鐘,兩位老人的家屬將他們接回了家,而我則被整整關了一夜。幸虧那位68歲的老人在臨走時把自己的棉背心和棉褲給我留下,否則我真不知道那個夜晚我怎麼過。因為我的腿和腳冷極了,我的腿上的淤血還沒有完全褪下去,小腿的下半部和腳還是黑的。到24日上午10點多才放我回家,平時走20分鐘的路,我整整走了2個小時才到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