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曲陽縣公安殘暴摧殘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2月24日】 10月上旬,曲陽縣因有法輪大法學員進京上訪,縣委書記王軍下令全面抓捕大法弟子,進京上訪的和參加過在此之前一次交流的大法弟子全部被抓,有許多在家正常生活的大法弟子也被關進拘留所,如劉勝國、葛連喬等,她們都是正在家收秋種麥。在縣拘留所和看守所,曲陽縣公安凶殘地對待大法弟子。

1.毫無人性地拷打善良的大法弟子

高建宏,男,30多歲,曲陽縣北關人,為人善良正直,樂於助人,平時在縣汽車站開三輪車。10月6日因參加了一個10月3日的法輪功交流會被毒打,它們逼迫他說出是誰組織的交流會。毫無人性的惡警先是抽耳光、用皮鞭毒打,後見無效改用電棍,罪惡的電棍「啪啪」在高建宏身上打著藍火花。他只有一句話:「不知道」。氣急敗壞的惡警將高建宏吊起來繼續毒打,拷打進行了整整一天,一個人打累了換個人接著打。

龐金玉,女,30多歲,同樣被拷打,手被反綁上,吊起來打,整整打了一個多小時,毒打中的慘狀目不忍睹,眼淚鼻涕一起往下流,到最後大小便失禁,頭部失去知覺。現該學員已經被所在工作單位靈山電廠開除,理由是曠工。

2.採用日本法西斯的手段(當面毒打老人和孩子)逼迫大法弟子妥協

我們在電影中看到過這樣的鏡頭,侵華日軍把整個村的人集中在一起,拉出一個人逼問誰是XX黨,不說就拷打,再不說槍斃一個,XX黨員就因為不願連累百姓,站出來說:我是XX黨員。在2000年的中國,又出現了同樣的鏡頭:不是日本侵略軍拷打百姓,而是XX黨官員拷打法輪大法弟子,地點:河北省曲陽縣看守所,時間:2000年10月x日。

為了抗議這種非法的拘押和非人的拷打,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大法弟子唯一的選擇就是絕食,大法弟子願意用生命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沒有罪。為了鎮壓這次抗議,凶殘的曲陽縣公安採用了侵華日軍法西斯的手段:嚴刑拷打老人和孩子,逼迫其他人就範。它們將朱家峪村年近60歲老太太楊愛俊和女中學生楊聰豔吊在樹上和門框上,把其他大法弟子集中起來,當著所有大法弟子的面一下一下進行毒打,讓所有的大法弟子看著這一老一小的慘像,聽她們痛苦的慘叫。善良的大法弟子不忍心看同門遭受痛苦,含淚同意停止絕食抗議。這時,這些鬼獸不如的惡警發出猙獰的食人狂一樣的大笑。

3.長期關押懷孕婦女

劉亞青,女,26,大學生,於10月7被關押於曲陽縣拘留所,此時已身懷有孕,至10月中旬反應劇烈,拘留所拒不理會她家家屬的要求,10月19日到醫院做了檢查,醫院作出鑑別結論劉確實已經懷孕,可曲陽的公安仍拒不放人,並繼續向其家人索要一萬元「罰款」,就這樣,這位懷孕的學員一直被關押了40多天,直到11月16日才被放出來。值得一提的是,在曲陽縣拘留所的大牆上,赫然寫著:「禁止拘押懷孕婦女和哺乳期婦女」。

4.官方造謠污衊法輪大法學員

曲陽縣縣委書記王軍在全縣緊急會議上稱接到上級密碼電報,說法輪功學員xxx組織法輪功學員上訪,每有一個人上訪就發給999元云云,以此污衊法輪大法學員,迷惑不明真相的群眾,以挑起不了解法輪功的群眾對法輪功的仇視。

縣委書記王軍和公安局,本縣地痞無賴黑社會他們不敢管,明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卻要殘酷鎮壓,真是和江澤民一樣地邪惡(參見《江澤民十惡不赦的鐵證》)。該縣刑事殺人案每年都有發生,地方小黑社會為所欲為,他們不敢管,因為他們怕這些亡命徒會報復。本縣有個地方一霸,曾把警察的槍奪過來對著警察連開數槍,這樣的人他們不管,縣委書記不敢管,公安幹警更不敢管,因為他們的公安局長與該地方一霸結拜成了乾兄弟。



惡警錄

段樹勛,曲陽縣政法委書記,在許多民警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而不願行兇的情況下,親自動手拷打大法弟子。辦公室電話:0312-4212560轉政治處,家庭電話:0312-4216898

xxx,該惡警剛調到公安局,喪心病狂拷打大法弟子的最賣力惡警,拷打大法弟子時經常戴墨鏡,將龐金玉、楊聰豔、高建宏吊起來瘋狂毒打並無人性毒打近60歲老人楊愛俊的最惡毒民警。希望有人能提供他的個人資料。

(大陸弟子整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