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消息:河北省景縣一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柳連義
【明慧網2000年12月12日】我於去年(1999年)10月31日被抓進景縣看守所,與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柳連義關在同一號內,以下所述事實為我親眼所見,確鑿無疑。

柳連義,男,54歲,體格較瘦。他比我早幾天進入看守所,常被犯人毒打,但無論這些犯人打得多狠,怎麼逼他說不煉功了,他也沒說過一個"不"字。11月1日,也就是我被關進看守所的第二天,柳連義又因為背不過監規遭到犯人們的毒打。這之後,他就經常用手捂著肚子靠著炕蹲在一邊,即便是這樣,他還是隔三差五的被犯人毆打。沒過幾天,柳連義被提審回來後就像前幾天一樣用手捂著肚子蹲在炕邊。犯人朱永山走過來,大聲喊道:「柳連義,你還煉不煉?」柳連義說:「我就是覺得好,我這麼多年的胃病怎麼吃藥都不好,煉功之後全好了。」朱又問:「我就問你煉不煉?」柳答道:「煉!」犯人朱永山聽後,一腳將柳連義踹倒在地上,柳連義用手捂著被踹的心口,緩緩貼著炕邊站起來,還沒站直就被朱永山一腳狠狠的再次踹倒在地上。朱喊道:「你還煉不煉?!」柳再次緩緩地站起來,說了句:「煉!」話剛出口,又被朱踹倒在地。就這樣,我也數不清柳連義到底被踹倒多少次,直到犯人朱永山累得不想打了才停止。

高精度圖片
柳連義的生前身份證

第二天中午午飯時,柳連義剛剛咬了一口窩頭,就突然倒在地上,蜷縮著身體抽動不止,大小便失禁。學員們急忙托起柳的頭,又取來被子鋪在柳的身下,同時高呼管教人員,它們卻根本不加理睬。一會兒柳連義挺直身子在地上翻滾起來,犯人們看到事態緊急,也開始喊起管教來。這時,管教才不急不忙地走過來,看了看,喊了柳連義幾聲,然而柳已不能回答,只是在痛苦地掙扎。有人建議趕緊送醫院,管教卻不緊不慢地回答:「看看再說。」過了一陣,管教一看真的不行了,才叫來一個醫生,往柳連義的嘴裏塞救心丸、打強心針、量血壓,折騰了老半天也不見好轉,就將柳連義送到醫院去了,從那以後我再也沒見到過他。後來得知,看守所已把柳的死訊通知給他的家屬了,說是死於心臟病突發。可是我們都知道柳連義根本就沒有心臟病,一樁命案就這樣被他們敷衍過去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